义胜利者为治世,利克义者为乱世

义与利者,人之所两有也。虽尧、舜不能去民之欲利,然 而能使其欲利不克其好义也。虽桀、纣亦不能去民之好义, 然而能使其好义不胜其欲利也。故义胜利者为治世,利克义 者为乱世。(《大略》)

 

【鉴赏】 义利之辩是中国自古以来备受关注的一个问题。

义即宜,指公正合宜的道理和行为;利是物质利益。义在中国两千多 年的封建社会中,一直是居于主导地位的道德价值评判标准,也是人们恪 守的行为准则。中华民族历来就是一个尚义的民族:为了报燕太子丹的 恩,荆轲慷慨高唱“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西渡易水,只身 一人深入虎穴刺杀秦王;刘备、关羽、张飞为了拯救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 在桃园结为兄弟,希望共同做出一番事业,一句“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 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至今还让人们感叹唏嘘;春秋时晋国忠臣赵盾被奸臣 屠岸贾陷害而惨遭灭门,赵氏遗孤被程婴救出,而屠岸贾下令将全国一月 至半岁的婴儿全部杀尽,以绝后患,为了保护赵氏遗孤和天下无辜的孩 子,程婴决定献出自己的幼子代替赵氏遗孤,这些都是出于义的考虑而放 弃个人利益。而利呢?传统的训导是君子不言利,似乎谈及利益就是可 耻的,就不是君子了。但如果人人都甘于淡泊,耻于追求利益,个人和社 会如何生存?如何发展?

其实即使是圣人孔子也丝毫不讳言他对利的追求:“富而可求也,虽 执鞭之士,吾亦为之。”(《论语·述而》)但若是“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 云”(同上)。荀子“今人之性,生而有好利焉”(《性恶》),“好荣恶辱,好利 恶害,是君子小人之所同也”(《荣辱》),也就是说趋利避害之心存在于每 个人的心里,与生俱来,即使是尧舜这样的仁人统治天下,也不能让人放 弃追求利益,但是可以让人在义的统领下去追求正当利益;同时人生来也 是有向善的本性的,即使是桀纣这样暴虐的君主,也不能完全使人放弃对 义的追求,重义轻利就是治世,重利轻义就是乱世。

荀子认为,人们追求满足自身的利益是天性使然,无可厚非,关键在 于如何在义与利之间寻找平衡点。正如孔子所说:“富与贵,是人之所欲 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 也。”(《论语·里仁》)孟子更是视义重于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 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孟子·告子上》)西汉的董仲 舒也在其著作《春秋繁露》中指出:“天之生人也,使之生义与利。利以养 其体,义以养其心。心不得义不能乐,体不得利不能安。”对于利益的追求 必须要在合乎义的范围内进行。

所以我们应该坦然言利,不必谈利色变,但同时又要以义统利,见利 思义,所谓“君子义以为上”、“君子义以为质”,建立正确的义利观即重义 轻利而非背义趋利。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11-23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guji/xunzi/mingju/35466.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