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头调)伤心最怕

        伤心最怕黄昏后,似这等风月无情,何日方休?在人前强玩笑来强讲究,无人时凄凄凉凉实难受。朝朝暮暮,岁月如流,对菱花谁是保奴的容颜常照旧?恨只恨花残叶落,要想回头不能够。
        这篇曲子的主人公是一个遭到冷落,并将被遗弃的女子,她怀着绝望与悔恨,叙述自己的凄凉心情和悲惨处境。她也曾有过美丽的青春,因而被贪情好色的风流男子追逐、占有。现在红颜衰减,男子便恩移情替,另寻新欢。这可怜的女子芳年已逝,生活的路不能重走。于是,只能独自苦熬岁月,忍受着无限的凄凉。
        小曲一开始,从她长久的孤独生活中截取最凄凉的片断,写黄昏时候,女子的孤凄、悲伤。她自叹: “伤心最怕黄昏后,似这等风月无情,何日方休?”我们可以想见,日暮黄昏,大地一片沉寂,鸟儿都要投林归巢,许多人家更是灯火团聚。可这女子却孤身只影,院中室内一样的凄冷。夜深独入罗帐,更会别有一种悲凉。因而,她深深地体味到,自己这样的伤心人,最怕这黄昏后漫漫长夜的孤居独处。那么,谁是解救她的人?只能是那曾经同她共度黄昏,同入罗帐的夫君。可现在他对自己竟没有一点风月之情。风月,指清风明月的美好风景,又指男女情爱。《红楼梦》中曾说: “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酬。”这里是说自己托付终身的丈夫对自己已经没有爱情。因而,她孤居独处的凄凉时日便没有尽头,那可怕的黄昏也将是循环无穷。黄昏后的长夜里她深感冷落凄凉,白天的日子又是怎样呢?小曲接着写道: “在人前强玩笑来强讲究,无人时凄凄凉凉实难受。”她白日的生活有人前人后的两种悲哀。在人前,要掩饰内心的痛苦,她要 “强玩笑”、“强讲究”。连用的两个“强”字,写出她万般无奈时的自我强迫。本来心在滴泪流血,却要装作玩笑之态;本来心灰意冷无意于容颜的修饰,却要精心地穿着打扮,好像有什么喜事将临。这样在虚假中作态,实在令人哭笑不得。那么人后呢?女子觉得 “凄凄凉凉实难受”。这就是说,人前强颜欢笑极大的痛苦。
        下面,曲子写出这弃妇怨女的又一重悲哀。这女子在遭受冷落、遗弃的生活里被痛苦啮咬着灵魂,同时,又被岁月减却了风华。她痛苦地自叹:“岁月如流,对菱花谁是保奴的容颜常照旧?”这样的民间女子,红颜消退,风韵衰减,她就完全没有魅力,其命运就会更加可悲。现在,这女子期待着丈夫回心转意,可她一次次对镜自看,已分明感到,自己容颜日见衰老,渐渐失去了昔日的风采。这对她是更大的打击。因为她知道,自己青春已去,即使有一天那无情人回到自己身边,也会再度离开。想到这些,心中更添悲凉。
        曲子最后写女子想重新安排生活,但深感为时已晚的更深的绝望与悲哀:“恨只恨花残叶落,要想回头不能够。”这孤苦的女子熬过了一个个悲凉的黄昏、长夜,又深感岁月匆匆,韶华易逝,她不能不想想余下的光阴要怎样度过。她对自己那无情的丈夫已经绝望,想到只有另依他人才能改变命运。可是又一想,自己已将人老珠黄,还有什么另寻依托的条件呢?所以,只能无限悔恨地悲叹。当年以红颜悦人,何曾想到有被弃之时;现在被冷落丢弃,方知这男子的薄义寡情,可是青春不能讨回,要另择良人佳偶,已不可能。这样,这女子只好一步走错而终身受苦了。
        这支小曲注重揭示人物心理。无名诗人以冷静客观的笔调,写出这位怨女弃妇对自己命运的清醒认识,她认识了丈夫的无情和自己的孤苦处境,又想到岁月流逝,自己只能红颜暗老,处境也会愈加悲惨。最后又分明地想到另择他路也不可能,只有在孤苦怨恨中度过终生。这样,把弃妇之苦深入而客观地表现出来,使小曲具有丰富的现实内容和社会意义。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7-12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gushiwenshangxi/gdmg/221308.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