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 原《九歌《国殇》

2019-05-13 可可诗词网-经典诗词赏析 https://www.kekeshici.com

屈 原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

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 殪兮右刃伤。

霾两轮兮絷四马,援玉枹兮击鸣鼓。

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屈原(约前340-前278),名平,字原,战国时楚人。为楚王同姓贵族,曾任左徒、三闾大夫等职。具有远大的政治理想,后为上官大夫所谗,被怀王疏远,悲愤忧郁,投汨罗江而死。屈原是“骚体”的创始者,其作品想象丰富,文辞绚烂,是古代积极浪漫主义诗歌的典范。吴戈:吴地所出的戈,是当时最好的兵器之一。后面的“秦弓”意思和用法与此相同。被:披。凌:侵犯。躐:踩踏。左骖:战车左边的马。殪:死。右:战车右边的马。霾:通“埋”,陷入泥中。絷:绊住。玉枹:镶有玉的鼓槌。天时怼:犹言无地昏暗。严:壮烈地。忽:遥远辽阔。惩:悔恨。诚:的确。毅:威武不屈。

入选理由

表现爱国主义精神的好诗;句式整齐、韵律优美的好诗。

诗词赏析 这是《九歌》组诗中的一篇。《九歌》是楚辞原有的形式,全是与巫风盛行的文化相配合的人神交流的歌词。然而本篇不仔细读是不能领会到这个结构特点的,人们往往会简单地认为它是一篇歌颂阵亡将士的诗。其实,本篇的主题表达的仍然是超现实的内容,换句话说,本篇的闪光点仍是鬼魂,而不是人。诗的前面部分极写战事的艰苦,死伤之惨重,将士们的英勇,但毕竟战败的事实却不可更改。据《史记·楚世家》的记载,楚国自从和秦国关系恶化之后,发生了多次大战,一次战役楚国就阵亡若干万人,这是让诗人触目惊心的现实。既然现实中我们不能取胜,那么寄希望于超现实的冥冥之中就成了正常的情理,而楚人的文化传统正契合了这一点。于是希望鬼魂来帮助楚国就成了本篇的主题思想,结尾便有了不能轻轻放过的一些字句:神以灵、鬼雄等。如果用现代话语来诠释,那就是“你们虽然悲惨壮烈地牺牲了,但你们的灵魂一定会帮助祖国的,你们是鬼中的英雄!祖国一定会因你们而打胜仗!”由此看来,前面的部分只是为最后两句所作的铺垫描写。由此解读,也就让《九歌》全是神话题材内容的说法再次得到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