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巫

        越巫自诡善驱鬼物〔2〕。 人病,立坛场〔3〕,鸣角振铃〔4〕,跳掷叫呼,为胡旋舞禳之〔5〕。 病幸已〔6〕,馔酒食,持其赀去〔7〕,死则诿以它故〔8〕,终不自信其术之妄。 恒夸人曰:“我善治鬼,鬼莫敢我抗〔9〕。 ”
        恶少年愠其诞〔10〕,��其夜归〔11〕,分五六人栖道旁木上,相去各里所〔12〕。 候巫过,下砂石击之;巫以为真鬼也,即旋其角。 且角且走〔13〕,心大骇,首岑岑加重〔14〕,行不知足所在。 稍前,骇颇定,木间砂乱下如初。又旋而角,角不能成音,走愈急。复至前,复如初。手慄气慑〔15〕,不能角,角坠;振其铃,既而铃坠,惟大叫以行。 行闻履声及叶鸣谷响,亦皆以为鬼。 号〔16〕,求救于人甚哀。
        夜半,抵家,大哭叩门。 其妻问故,舌缩不能言,惟指床曰:“亟扶我寝,我遇鬼,今死矣!”扶至床,胆裂死,肤色如蓝〔17〕。巫至死不知其非鬼。
        
        〔1〕本文选自《逊志斋集》。方孝孺于文后附有这样一段说明:“有《越巫》、《吴士》二篇,余见世人之好诞者死于诞,好夸者死于夸,而终身不自知其非者众矣,岂不惑哉! 游吴越间,客谈二事类之,书以为世戒。”可见文章旨在讽刺那些好诞者。越巫,即越地的巫。古时迷信活动盛行,有些人以降神驱鬼为职业,人们称这些人为巫。 男巫又称“觋”。 方孝孺(公元1357~1402),字希直,宁海(今浙江宁海)人。 自幼聪颖好学,少从师宋濂,早享盛名。洪武年间为汉中府教授,建文帝时任侍讲学士。 燕王朱棣(成祖)起兵人金陵逐建文帝夺取政权,命他起草登极诏书,因不从被杀。 著有《逊志斋集》。
        〔2〕自诡:自己诡称。
        〔3〕坛场:这里指巫者作法事的地方。
        〔4〕鸣角振铃:吹角摇铃。角,用动物角制成的乐器。
        〔5〕胡旋舞:古时一种多旋转动作的舞。这里指狂乱旋转地跳。禳(rang):祈祷消灾免祸。
        〔6〕病幸已:病侥幸好了。已,止。
        〔7〕赀:通“资”,钱财。这里指酬劳的财物。
        〔8〕诿以它故:用其他原因来推托。诿,推托。
        〔9〕莫敢我抗:“莫敢抗我”的倒文。
        〔10〕愠:讨厌、怨恨。诞:荒诞,欺诈。
        〔11〕��(jian):窥探。
        〔12〕去:距离。里所:一里左右。所,表示约数的虚词。
        〔13〕且角且走:边吹角边跑。角,用作动词,即“吹响角”。
        〔14〕首岑岑:头麻木胀疼。
        〔15〕气慑(she):吓得不敢出气。慑,恐惧。
        〔16〕号(hao):大声哭喊。
        〔17〕肤色如蓝:即皮肤发青。
        
        作者以对越巫自欺欺人行为的描写,揭露和讽刺了社会上那些欺妄而执迷不悟的人。越巫自认为“我善治鬼,鬼莫敢我抗”,并为获取酒食钱财而以骗术行骗。这位“终不自信其术之妄”的越巫,结果竟被愠其诞的少年们吓裂了胆,且“至死不知其非鬼”,真是可卑又可怜。文章篇幅短小,立意鲜明,故事情节完整,描写细致生动。作者通过对越巫心理、动作、行为等的具体描绘,不但将此虚妄而执迷不悟者的丑态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同时又具有多层次的象征意义,发人深省。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6-30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gushiwenshangxi/zpjz/203561.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