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张机(醉留客者)

        醉留客者,乐府之旧名;九张机者,才子之新调。凭戛玉之清歌,写掷梭之 春怨。章章寄恨,句句言情。恭对华筵,敢陈口号。
        一掷梭心一缕丝,连连织就九张机。从来巧思知多少,苦 恨春风久不归。
        

其一


        一张机,采桑陌上试春衣。风晴日暖墉无力。桃花枝上, 啼莺言语,不肯放人归。
        

其二


        两张机,行人立马意迟迟。深心未忍轻分付。回头一笑, 花间归去,只恐被花知。
        

其三


        三张机,吴蚕已老燕雏飞。东风宴罢长洲苑。轻绡催 趁,馆娃宫女,要换舞时衣。陈廷焯:刺在言外。
        

其四


        四张机,咿哑声里暗颦眉。回梭织朵垂莲子。盘花易绾, 愁心难整,脉脉乱如丝。
        

其五


        五张机,横纹织就沈郎诗。中心一句无人会。不言愁恨, 不言憔悴,只恁寄相思。陈廷焯:意殊忠厚。
        

其六


        六张机,行行都是耍花儿。花间更有双蝴蝶。停梭一晌, 闲窗影里,独自看多时。
        

其七


        七张机,鸳鸯织就又迟疑。只恐被人轻裁剪。分飞两处, 一场离恨,何计再相随。
        

其八


        八张机,回纹知是阿谁诗。织成一片凄凉意。行行读遍, 恹恹无语,不忍更寻思。陈廷焯:苦心密意,不忍卒读。
        

其九


        九张机,双花双叶又双枝。薄情自古多离别。从头到底, 将心萦系,穿过一条丝。陈廷焯:双花七字,何等亲切。从头三句更慎 重,可以观,可以怨。
        

轻丝


        象床玉手出新奇,千花万草光凝碧。裁缝衣著,春天歌 舞,飞蝶语黄鹂。陈廷焯:欢乐语中含凄感。
        

春衣


        素丝染就已堪悲,尘世昏污无颜色。应同秋扇,从兹永弃, 无复奉君时。陈廷焯:此章最沉痛,似为贬节者言之,观次句可见。以一言 何况,又加以尘污也。凄凉怨慕,千古孤臣孽子劳人思妇读之,皆当一齐泪下。
        【注释】
        ①机:织锦的工具。
        ②啼莺言语:指黄莺宛转 美妙的叫声。
        ①沈郎:南朝梁诗人沈 约,工诗,人称沈郎。其 《别范安成》:“梦中不识 路,何以慰相思!”此词 末句用其意。
        ①轻分付:随口说出。
        ①吴蚕已老:吴地的蚕就 要吐丝作茧了。吴地(今 江苏南部一带)向来是盛 产蚕丝的地区,故称昊 蚕。
        ②长洲苑:春秋时吴国国 王游猎的苑囿。故址在今 江苏苏州西南。
        ③馆娃宫:春秋时吴王夫 差为美女西施建造的宫 殿,故址在今苏州西南灵 岩山。
        ①回纹:回纹诗,可以颠 倒、回环读的诗。
        【评点】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宋无名氏九张机,自是农臣弃妇之词。凄 婉绵丽,绝妙古乐府也。词综删存七首。余大雅集中,就乐府雅调两篇, 摘录十一首。精粹已尽,不啻窥全豹矣。如云:……九张机纯自小雅、 离骚变出。词至是,已臻绝顶。虽美成、白石亦不能为。
        又:九张机全是寄怨之作。其缘起云:“醉留客者,乐府之旧名。九 张机者,才子之新调。凭戛玉之清歌,写掷梭之春怨。章章寄恨,句句 言情。”诗云:“一掷梭心一缕丝,连连织就九张机。从来巧思知多少, 苦恨春风久不归。”可知其寄意矣。
        又:词至九张机,高处不减风骚,次亦子夜怨歌之匹,千年绝调也。 皋文词选独遗之,亦不可解。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5-20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niandaishici/quansongci/91448.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