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成大《浙江小矶春日》

范成大《浙江小矶春日》

客里无人共一杯,故园桃李为谁开。

春潮不管天涯恨,更卷西兴暮雨来。

【注释】 ①小矶:当是杭州东南钱塘江边旧时浙江渡、鱼山渡附近的一个石矶,它隔江面对西兴。②故园:指诗人故乡苏州。③西兴:宋时是镇,在浙江萧山县西北十余里。春秋时越国范蠡筑城固守之地,当时名“固陵”。越王勾践将入吴为臣囚,国人饯送于此,感慨流涕,忍辱复仇之志乃决。

【译文】 独自举起酒杯,品尝这客居的凄凉。想见故园的桃李,春风中寂寞地开放。江边的春潮,不管天涯游子的哀伤;携来西兴暮雨,诉说着千古兴亡,阵阵涛声,打在游子的心上。

【集评】 今·陈祥耀:“‘天涯恨’泛指客恨,但诗中又有比客恨更广的意思在,泛言不泛,反觉更能表现诗中意味。”(《宋诗鉴赏辞典》第1012页)

【总案】 这是范成大年轻时的作品。主旨是写羁旅乡愁。首句写客居无人共饮,可见是自斟自酌,写出无聊清冷况味。次句说自己作客在外,故园春色无主,桃李花在春风中寂寞地开放;如此自占地位,尤见多情。三、四句借春潮暮雨,即景抒情。诗人故乡在苏州,与浙江相去不远,本称不上“天涯”,此处是以“天涯恨”代指游子思乡的情绪。末句是对主题的拓展。“西兴”作为地名,既非泛设,亦不是单纯写实,作者于此分明别有感慨。春秋时吴越相争,越王勾践战败,将入吴为臣囚,国人饯送于西兴,勾践感慨流涕,忍辱复仇志乃决。其后卧薪尝胆,励志复仇,终于灭吴。范成大此处拈出西兴地名,当然不是一般的兴亡之感。当时宋金间大规模的战争基本止息,南宋君臣苟且偷安,不图恢复,还不如勾践能有发愤雪耻之志。年轻的范成大感今思古,遂由一己之乡愁发展为深沉的忧国之情,使这首短小的绝句具有了深广的内涵。若把“西兴”二字轻轻放过,徒解为羁旅乡愁,则不免买椟还珠之恨。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9-12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  http://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niandaishici/songshijp/238023.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