戍客望边邑,思归多苦颜。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戍客望边邑,思归多苦颜。

【诗句】戍客望边邑,思归多苦颜。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出处】唐·李白《关山月》
 
【译注】戍守的士卒眼望着边城,那盼望归家的面容多么凄苦悲哀!当此月明之夜,家中高楼上的妻子啊,哀愁叹息,大概也没停歇。
 
【全诗】
 
关山月
.[唐].李白.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戍客望边邑,思归多苦颜。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注释】 ①天山:即今甘肃省西北部的祁连山。《汉书·武帝纪》颜师古注说,匈奴人称天为祁连。“明月出天山”,是从戍守在天山之西的士兵的视点来写的。士兵戍守在西北边塞,东望太阳从天山背后升起。云海:云气弥漫如海。②玉门关:关名,在今甘肃省敦煌县西,是古代通往西域的要道。按此二句,士兵由自己出关守边的经历,而想象到太阳仿佛也是被长风万里吹过西北玉门关来的。③白登:山名,在今山西大同市东。汉高祖刘邦率兵伐匈奴曾被围困于白登。青海:湖名,即今青省东北部的青海湖。隋唐时和吐蕃征战多在青海一带。④由来征战地:谓“白登道”和“青海湾”是古今以来在原统治者和西北少烽民族发生战争的地区。⑤戍客:防守边塞的士兵。⑥高楼:指住在高楼上的戍客的妻子。未应:未曾。这里是设想之词。
 
【译文】 一轮明月升起在天山山脉,在迷蒙的云海中间游荡徘徊。长风迢迢飞越几万里路啊,也把你吹过玉门关外!汉军征战兵下白登,胡人窥望于青海边塞。——由古及今的边疆征战之地,从不见有人回来。戍守的士卒眼望着边城,那盼望归家的面容多么凄苦悲哀!当此月明之夜,家中高楼上的妻子啊,哀愁叹息,大概也没停歇。
 
 
【题解】古琴曲。原为流传于山东地区的民歌,本世纪初改编为七弦琴曲。并以唐代诗人李白的《关山月》诗句为歌词。李白的《关山月》全诗为:“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九万里,吹度玉门关。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戍客望边色,思归多苦颜。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琴曲《关山月》所表现的主题与李白原诗一样,谴责非正义战争给人民带来的苦难。整个乐曲刚健严峻,古朴苍茫,极富艺术感染力。乐曲原无曲名,一位音乐史家见其以李白《关山月》诗配词,遂以《关山月》为曲名。
 
【鉴赏】
 
   “关山月”是乐府旧题,多写别离的痛苦和伤感。李白的这首乐府诗,在总的创作基础上继承了传统乐府诗的格调,而在诗的意念和境界上又作了新的拓展,更体现出诗人所特有的豪迈、苍古、悲壮的诗风。
 
   诗首的“明月出天山”一句,乍一看似乎违背了古人心目中月出于东而落于西的常理,然而细作推敲,则当为作者着力之句。诗人为了突出诗意的真实和形象感,在起句就以出征的战士作为观察实景的主体形象。征赴边塞的将士过天山之西而回首一望,则明月俨然从雄伟、高耸的天山峰峦升起,而山际笼罩翻滚着混沌而苍茫无际的云烟。浩荡、激烈的劲风从辽阔的大地势不可挡地滚滚吹来,越过边塞的要津玉门关。这是多么壮阔、旷远而又苍凉的边塞图景! 清冷、宁静的明月,巍峨挺拔的天山,浑然迷惘的云烟,劲疾回荡的长风,一幅幅感受不同的边塞实景的多重基调的有机组合,形象地象征着出征边塞战士多层次的内心世界。带着父老的嘱托、爱妻的叮咛、婴儿的微笑,又怀着路途艰难的感慨、出征的迷茫和希望,参战的胆略和气概,征士的心怀透过这边塞画面的色调而得到了彻底的曝光。这就是战士的心理和胸怀,勇毅而凄凉,壮烈而虚忽。所以说诗首四句与其说是单纯的边塞图景的描写,还不如说是以景寓怀、借景抒情的一种借托手法的艺术展现。
 
   “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作者就是这样冷峻地将以往战争的景象展示在我们的眼前。是啊,当年汉高祖刘邦带兵出征匈奴,就被匈奴三十余万精兵围困在白登山。而青海湾这一带,则又是鲜卑族王朝垂涎三尺的地方。诗人的艺术视线一下子从壮阔的边塞图景转向具体的征战实地,在诗的结构上起了承接转换的变化。它预示着严酷的战争、血腥的征战地、边塞的生活将给征士所带来的命运:“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这平淡而不动声色的诗句既蕴含着诗人内心的感慨,又饲诗人对千百年来出征战士精神的归结。面对着残酷无情的战场,战士早已将个人的生死置桩度外,时刻准备出生入死,无私地奉献自己。他们是那样无畏、坦荡与勇猛。然而,这又饲征士命运和他们唯一的使命,在“不见有人还”的通向死亡的道路中,他们的青春将丧失,躯体将毁灭。作者在这缓慢、平静而又冷峻的语调中淋漓尽致地在倾诉和感叹他的悲壮、忧伤和不安的沉重心情,从而将自我的感受与上述征士的心怀在感情基调上融为一体。
 
   诗的以下四句,是边塞将士内心侧面的描写。出征的战士在他们上阵之前,或是在他们休顿之际,当他们静静地观望边塞景象时,他们作何感想呢? 出战的冲动此刻为疲乏所取代,杀敌的壮怀也为强烈的思念家乡和亲人的情绪所掩盖。是边塞的艰苦使他们勾起对温馨的家庭生活的向往,又是决死战场、不能生还的命运激起了他们对生命深深的留恋和可能与骨肉亲人永诀的无限痛苦和忧伤,这种强烈的情绪无法抑制地从战士们的脸容上浮现出来。同时,这一扭曲了的痛苦,也在激烈地撞击着读者的胸怀。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战士的情绪又激发起一层波澜。他们不仅为自己戍守边地而无法与家人团聚而感到悲哀,更为寂守空房而感叹亲人别离的爱妻的忧心而深感痛苦。
 
      诗人在这里并没有从单一的角度而纯粹地描写戍客与家人离别的痛苦,而是在痛苦和感伤的背后又默默而冷静地揭示着别离的基源。他尽情地将边塞将士的情感和自己同情、理解的襟怀向读者坦露,而却在静静地期待与渴望着什么,读者自然能从这回味深长的诗句中获得深深的思索——为美好而安定的生活而祈祷。
 
      全诗感情层次丰富、形象,气势豪迈,伤而不哀,豪而不露,在广阔的边塞景象中展现征士的内心情怀,显得分外深沉动人,又较好地把握诗作的感情脉络,在边塞诗中独具一格。
 
〔评说〕
 
吕本中《童蒙诗训》:“气盖一世,学者能熟味之,自然不褊浅 矣。”
 
胡应麟《诗薮》:“浑雄之中,多少闲雅。”
 
清高宗敕编《唐宋诗醇》:“朗如行玉山,可作白自道语。格高气浑,双关作收,弥有逸致。”
 
郑利华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2-15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hicimingju/ticai/sinian/38503.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