蝶恋花 早行

2019-05-21 可可诗词网-大学古诗文 https://www.kekeshici.com

        
        

[宋] 周邦彦


        月皎惊乌栖不定,更漏将阑,��辘牵金井。唤起 两眸清炯炯,泪花落枕红绵冷。执手霜风吹 鬓影。去意徘徊,别语愁难听。楼上阑干横斗柄,露 寒人远鸡相应
        
        〔注释〕
        ①本篇选自周邦彦《片玉集》,是首别离词。②惊乌,为月光所惊的乌。③阑,尽。④��辘(li lu力鹿),即辘轳,用以汲水的滑车。⑤唤起,室外乌啼声、汲水声将人惊起。眸(mou谋),眼珠子。炯炯,(jiong jiong窘窘),明亮;这里形容含着泪花凝视对方的目光。⑥红绵冷,泪湿透作枕心的红色绵,使人有凉的感觉。⑦斗柄,北斗七星中,五至七三个星称斗柄。阑干,形容横斜。⑧人远,行人已远去。
        
        〔分析〕
        月色十分皎洁,树上的乌鸦以为天亮了,鼓噪着飞起来。窗外响起一阵一阵汲水的辘轳声。此刻正是更残漏尽的时候。
        以上三句写室外。再看室内。
        “唤起两眸清炯炯,泪花落枕红绵冷。”天快亮,不能不离别而踏上旅途了,唤醒还在睡着的人吧——可是她那一双大眼睛清清亮亮的,哪里像睡过觉呵,装在枕头里的红绵(枕芯),被泪水浸得又湿又冷了。
        这是一首写离情的词。前三句写景,点明时间,表现出环境气氛。“月皎惊乌”四个字,有色,有声,有形,有影,比起曹操别有寓意的“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短歌行》)来,这儿却是“直陈其事”的。不过,人能听到乌鸦因栖息不定而啼,听到有人在井边打水的��辘声,也暗示出人因将别而辗转反侧,不曾睡稳。 岳飞《小重山》有:“昨夜寒蛩不住鸣,惊回千里梦,已三更。”景况两词相仿,即都得透进一层看,而题旨却迥然不同。
        “唤起”两句,十分传神,我们仿佛看到一个彻夜而假寐着的面影——她担心着离别,现在真的到这最后一刻了。有人解释说:“天将晓即须赶路,故不得不唤人起,但被唤之人,猛惊将别,故先眸清,而继之以泪落,落泪至于湿透红绵,则悲伤更甚矣。”(《唐宋词简释》)这种解释似有未妥。这两句应是因果关系,即:因“泪花落枕”,故两眸“炯炯”;更因“泪花落枕”以至于“红绵冷”——可见泪落的时间颇久了。如果是“唤起”之后,因“猛惊将别”才“继之以泪落”,那么,第一,睡眼朦胧,不会“眸清”。第二,“落泪至于湿透红绵”,不可能只片刻工夫。所以她是彻夜未眠,泪流不尽,才湿透红绵以至于“冷”呵! 正是由于作者捕捉住这很有典型意义的细节,把她那多情伤别的痛楚,深刻地表现了出来。古人虽也欣赏这两句,说:“‘唤起’句,形容睡起之妙”(沈际飞《草堂诗余》)。或说:“其形容睡起之妙,真能动人”(王世贞《弇州山人词评》)。可惜他们赞
        不绝口的只是人的情态,未探究作品的深邃意境,不免仍有皮 相之见。
        下片由室内转到室外。走终于是得走了。她送出门来,两人紧紧地握着手,一任秋风轻拂鬓发。但几度要走了,又挪不开脚步,欲行又止,万语千言,总是怎么也说不完。这首词没有明 白说这一对情人谈了什么话。“别语”是说了不少,但却因为心里难过,似乎没有听到。
        好容易把人送走了,多情的女主人自然不能睡了,她又去登楼远眺。这时,天刚破晓,大地一片迷濛,她能看到什么呢?“楼上阑干横斗柄,露寒人远鸡相应”。在那点缀着几点疏星、一盘明月的深不可测的苍穹上,北斗星的柄横斜低移了。冷露沾衣,寒气袭人,远近的鸡声声声长啼:行人已经远了,远 了……。
        这首词,层次清楚:乌栖不定,��辘声喧,启开“早行”的序幕;起床;送别;别后登楼。一层层,各抓住具有特征的细节,将依依不舍的惜别之情,表达得历历如绘。最后,仍用借景抒情的手法。这种手法在诗词的结尾又叫以景结情。正是:“玉人远而惟鸡相应,更觉凄婉矣”(《蓼园词选》)。

        〔评说〕
        王世贞《艺苑卮言》:“‘唤起两眸清炯炯,泪花落枕红绵冷’,其形容睡起之妙,真能动人。”
        黄蓼园《蓼园词选》:“按首一阕言未行前闻乌惊漏残,辘轳响而惊醒泪落。次阕言别时情况凄楚,玉人远而惟鸡相应,更觉 凄婉矣。”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