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显祖的曲《邯郸记·第三出·度世》原文、赏析和鉴赏

汤显祖《【曲】·邯郸记·第三出·度世》

【原文】

(扮吕仙褡袱葫芦枕上)[集唐]蓬岛何曾见一人,披星戴月斩麒麟。无缘邀得乘风去,回向瀛洲看日轮。自家吕岩,字洞宾,京兆人也,忝中文科进士。素性饮酒任侠,曾于咸阳市上,酒中杀人,因而亡命。久之贫落,道遇正阳子钟离权先生,能使飞升黄白之术,见贫道行旅消乏,将石子半斤,点成黄金一十八两,分付贫道仔细收用。贫道心中有疑,叩了一头,禀问师父:师父,此乃点石为金,后来仍变为石乎? 师父说:五百年后,仍化为石。贫道立取黄金抛散,虽然一时济我缓急,可惜误了五百年后遇金人。师父哑然大笑:吕岩,吕岩,一点好心,可登仙界。遂将六一飞升之术,心心密证,口口相传。行之三十余年,忝登了上八洞神仙之位。只因前生道缘深重,此生功行缠绵。性颇混尘,心存度世。近奉东华帝旨,新修一座蓬莱山门,门外蟠桃一株,三百年其花才放,时有皓劫刚风,等闲吹落花片,塞碍天门。先是贫道度了一位何仙姑,来此逐日扫花。近奉东华帝旨,何姑证入仙班,因此张果老仙尊又着贫道驾云腾雾,于赤县神州再觅一人,来供扫花之役。道犹未了,何姑笑舞而来也。(何仙姑持帚上)好风吹起落花也!

【赏花时】翠凤毛翎札帚叉,闲踏天门扫落花。你看风起玉尘砂,猛可的那一层云下,抵多少门外即天涯

(见介)洞宾先生何往? (吕)恭喜你领了东华帝旨,证了仙班。果老仙翁诚恐你高班已上,扫花无人,着我再往尘寰,度取一位,敢支分杀人也。(何)洞宾先生大功行了。只此去未知何处度人? 蟠桃宴可赶的上也?

【么】你休再剑斩黄龙一线差,再休向东老贫穷卖酒家,你与俺高眼向云霞。洞宾呵,你得了人早些儿回话,迟呵,错教人留恨碧桃花。(下)

(吕)仙姑别去,不免将此磁枕褡袱驾云而去也。枕是头边枕,磁为心上慈。(下)(丑上)我这南湖秋水夜无烟,奈可乘流直上天(11)。且就洞庭赊月色,将船买酒白云边。(内笑介)小二哥发誓不赊,又赊了。(丑)赊的赊一月,买的买一船。小子在这岳阳楼前开张个大酒店(12),因这洞庭湖水多,酒都扯淡了,这几日赊也没人来。好笑,好笑。(内叫介)小二哥,那不是两个赊的来了。(丑)请进,请进。(扮二客上)一生湖海客,半醉洞庭秋。小二哥,买酒。(丑应介)(客看壶介)酒壶上怎生写着洞庭二字?(丑)盛水哩。(客笑介)也罢,拚我们海量,吞你几个洞庭湖。(丑)二位较量饮。(一客)小子鄱阳湖生意,饮八百杯罢。(一客)小子庐江客,饮三百杯。(丑)这等,消我酒不去。八百鄱阳三百焦(13),到不得我这把壶一个腰。(客)好大壶嘴哩。(做饮唱随意介)(丑)又一个带牛鼻子的来了(14)

【中吕粉蝶儿】 (吕上)秋色萧疏,下的来几重云树,卷沧桑半叶浅蓬壶。践朝霞,乘暮霭,一步捱一步。刚则背上葫芦,这淡黄生可人衣服(15)

【醉春风】 则为俺无挂碍的热心肠,引下些有商量来的清肺腑。这些时蹬着眼下山头,把世界几点儿来数数。这底是三楚三齐,那底是三秦三晋,更有找不着的三吴三蜀(16)

说话中间,前面洞庭湖了,好一座岳阳楼也!

【红绣鞋】趁江乡落霞孤鹜,弄潇湘云影苍梧(17)。残暮雨,响菰蒲。晴岚山市语,烟水捕鱼图。把世人心闲看取。

边旁放着一座大酒店,店主有么? (丑应介)请进,请进。(作送酒介)

【迎仙客】 (吕)俺曾把黄鹤楼铁笛吹(18),又到这岳阳楼将村酒沽。好景,好景,前面汉阳江,上面潇湘苍梧,下面湖北江东。请了。(丑)请什么子? (吕)来稽首,是有礼数的洞庭君主。(丑)鬼话。(内雁叫介)(吕)听平沙落雁呼,远水孤帆出。这其中正洞庭归客伤心处,赶不上斜阳渡。

(吕作醉介)酒是神仙造,神仙吃,你这一班儿也知道吃什么酒? (二客恼介)哎也,哎也,可不道一品官,二品客,到不高如你?我穿的细软罗缎,吃的细料茶食,用的细丝锞锭。似你这般,不看你吃的,看你穿的哩,希泥希烂的。醒眼看醉汉,你醉汉不堪扶。(吕笑介)

【石榴花】俺也不和他评高下说精粗,道俺个醉汉不堪扶,偏你那看醉人的醒眼不模糊。则怕你村沙势比俺更俗(19),横死眼比俺更毒。(二客云)野狐骚道,出口伤人。还不去,还不去扯破他衣服! (吕)为什么扯断丝带,抓破衣服,骂俺作顽涎骚道野狐徒?

(客)好笑,好笑,便那葫芦中,那讨些子药物? 都是烧酒气。

【斗鹌鹑】 (吕)你笑他盛酒的葫芦,须有些不着紧的信物。硬擎着你七尺之躯,俺老先生看汝。(客)看什么子? 无过是酒色财气,人之本等哩。(吕)你说是人之本等,则见使酒的烂了胁肚,(客)气呢? (吕)使气的腆破胸脯,(客)财呢? (吕)急财的守着家兄(20),(客)色呢? (吕)急色的守着院主(21)

【上小楼】 (吕)这四般儿非亲者故,四般儿为人造畜。(客)难道。人有了君臣,才是富贵;有儿女家小,才快活;都是酒色财气上来的,怎生住的手? (吕)你道是对面君臣,一胞儿女,帖肉妻夫。则那一口气不遂了心,来从何处来? 去从何处去?俺替你愁,俺替你想,敢四般儿那时才住。

(客)一会子先生一些阴阳昼夜不知。(吕笑介)你可知么?

【么】 问你个如何是毕月乌? (客)月黑了就是。(吕)如何是房日兔(22)? (客想介)醉了房儿里吐去。(吕)你道如何是三更之午? 十月之余? 一刻之初(23)? (客)听他什么? 只噇酒(24)。(吕笑介)问着呵,则是一班儿嘴秃速(25)。难道偏则我,出家人有五行攒聚(26)

(众瞧介)包儿里是个磁瓦枕,打碎他的! (吕)怎碎的他呵? (客)是什么生料,碎不的他?

【白鹤子】 (吕)是黄婆土筑了基,放在偃月炉。封固的是七般泥,用坎离为药物(27)

(客)怎生下火?

【么】 (吕)扇风囊随鼓铸,磁汞料写流珠(28)。烧的那粉红丹色样殊(29),全不见枕根头一线儿丝痕路。(客笑介)枕儿两头大窟弄,先生害头风出气的?

【么】 (吕)这是按八风开地户,凭二曜透天枢(30)。(客)到空空的亮。(吕)有甚的空笼样枕江山,早则是连环套通心腑。

列位都来盹上一会么? (客)寡汉睡的。(吕笑介)到不寡哩。

【么】半凹儿承姹女(31),并枕的好妻夫。(客)有甚好处? (吕)好消息在其中,但枕着都有个回心处。

(客)难道有这话? 我们再也不信。(吕)此处无缘,列位看官们请了。

【快活三】 不是俺袖青蛇胆气粗(32),则是俺凭长啸海天孤。则俺朗吟飞过洞庭湖,度的是有缘人人何处? (下)

(众笑介)那先生被我们啰唣的去了,我们也去罢。相逢不饮空归去,洞口桃花也笑人。(众下)(吕上)好笑,好笑,一个大岳阳楼,无人可度,只索望西北方迤里而去(33)

【鲍老儿(34)】这是你自来的辛苦,一口气许了师父。少不得逢人问渡,遇主寻涂。是不是口邋着道词,一路的做鬼妆狐(35)

呀一道清气,贯于燕之南、赵之北。不免捩转云头,顺风而去。

【满庭芳】 非关俺妄言祸福,怎头直上非烟非雾,脚踏下非楚非吴,眼抹里这非赤也非乌(36)? 莫不是青牛气函关直竖? 莫不是蜃楼气东海横铺(37)? 没罗镜分金指度,打向假随方认取(38)。呀,却原来是近清河(39),邯郸全赵那边隅。

仔细看来,是邯郸地方,此中怎得有神仙气候也?

【耍孩儿】《史记》上单注着会歌舞邯郸女(40),俺则道几千年出不的个蔺相如(41)。却怎生祥云气罩定不寻俗,满尘埃他别样通疏? 知他芦花明月人何处? 流水高山客有无? 俺到那有权术,偷鞭影看他驴橛,下探竿识得龙鱼。

【尾声】 欠一个蓬莱洞扫花人,走一片邯郸城寻地主。但是有缘人,俺尽把神仙许。则这热心儿,普天下遇着他都姓吕。

日月秘灵洞,云霞辞世人。

为结同心侣,逍遥下碧空。

[注] ①集唐:集句体诗的一种,即集合唐人诗句组织为一首新诗,一般为绝句体。②京兆:即今西安。③忝(tiǎn):谦词,惭愧的意思。④黄白之术:即道教炼丹术,药金为黄、药银为白,故称黄白之术。⑤六一:道教用语,炼丹时须用“六一泥”封鼎盖,其泥用东海左顾牡蛎、戎盐、黄丹、滑石、赤石脂、蚓蝼黄土等六物合一,故称。关于“六一”,各家说法不一,大体相同。⑥东华帝:即东华帝君,亦称东王公或东木公,古神话中掌管男仙之神。⑦皓:当作浩。⑧猛可的:犹谓忽然之间。⑨抵多少:犹谓好比是。⑩支分杀:犹谓太折腾。(11)奈可:犹谓怎能。(12)岳阳楼:即湖南古岳州(今岳阳市)西门城楼,因宋范仲淹《岳阳楼记》而著名。(13)焦:安徽中部的巢湖又称焦湖,简称“焦”。(14)牛鼻子:形容道士梳的高髻,古戏曲小说多用作道士的戏称。(15)生可人:犹谓硬教人满意。(16)“这底是”三句:这底是犹言这是,那底是犹言那是。三楚,泛指湖南、湖北;三齐,泛指山东东部;三秦,泛指陕西一带;三晋,泛指山西,河北南、中部,河南中、北部一带;三吴,泛指苏州等长江下游地区;三蜀,泛指成都四川地区一带。(17)“趁江乡”二句:落霞孤鹜,语出唐王勃《滕王阁序》“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潇,指湘江支流潇水;湘,指湘江,流入洞庭湖。(18)黄鹤楼:在今湖北武汉蛇山黄鹄矶上,为古代名楼。(19)村沙势:犹谓呆头呆脑。(20)家兄:指钱。(21)院主:指坐院的倡家。(22)“问你个”二句:道教用语,毕月乌,指月食;房日兔,指日食。(23)“你道”三句:道教修炼内丹术用语,三更为子时,三更之午,犹谓“子午”,此时元气阴阳配合;十月之余,犹谓“十月胎圆”之后,炼气化神已过“十月关”,可望炼就;一刻之初,犹谓“一刻之机”,即炼内丹就在这最后一刻功夫,功到丹成。(24)噇(chuáng)酒:即无节制过度饮酒。(25)嘴秃速:犹谓撅着嘴不说话。(26)五行攒聚:道教内丹术认为,肾属水,心属火,脾属土,肝属木,肺属金,此五行在一身,上聚于脑,谓五气朝元,而成丹道。(27)“是黄婆”四句:道教内丹术用语,此处是借用外丹术语来解释内丹术。黄婆土,亦名黄媒,能沟通阴阳,专气存神;偃月炉,又名神室、黄房,异名众多,指以身心为炼内丹的鼎炉;七般泥,即六一泥;坎离,为炼丹药物,内丹术指先天祖气,心之元神为坎,肾之元气为离,坎离交合,神气相补,为内丹原理。(28)磁汞料写流珠:汞,水银异名,亦称太阳流珠。指磁枕是由汞料烧炼成的。(29)粉红丹色样殊:炼丹需用朱砂、铅、硫黄等药物;朱砂,即丹砂,为红色硫化汞。(30)“这是按”二句:道教内丹术用语,八风,即八方来风,炼内丹需以心意应八风,可承可御;地户,指尾闾,即身之下丹田处。二曜,即日、月,日、月之明谓之光;天枢,内丹术天枢、化枢、道枢之一,以天枢求人天合一,可望丹成。(31)姹女:即少女。(32)袖青蛇:即“袖里青蛇”,出自吕岩诗。吕岩为剑仙,青蛇指剑。(33)迤里(yǐ lǐ):指一路曲折而行。(34)鲍老儿:曲牌名,此为【十二月】之误。(35)“是不是”二句:邋(lā),指不停地念诵。做鬼妆狐,犹谓妆乔。(36)“怎头直”三句:非烟非雾,语出《史记·天官书》,虽蒙而不明,犹谓喜气。非楚非吴,即谓非楚、吴南方之地。非赤也非乌,即谓非赤乌也;赤乌,指南方之日光。(37)“莫不是”二句:青牛气,指仙气;函关,即函谷关。传说老子骑青牛过函谷关,应守关令尹请,作《道德经》,出关而去,莫知所终。蜃楼气,指海上仙气。(38)“没罗镜”二句:罗镜,道教法器;分金指度,犹谓点金引度,如钟离权度吕洞宾事。打向假,犹谓假作真,真作假。(39)清河:指河北省清河县或清河一带。(40)邯郸女:即吕不韦已怀孕的姬妾。据《史记· 吕不韦传》,吕献怀孕的姬妾给子楚,生子政。后子楚为秦庄襄王,吕为相,封文信侯。后政为秦王,尊吕为相国,称仲父。(41)蔺相如:即战国时赵国的大臣,因完璧归赵不辱使命,又渑池会上使赵王免受秦王羞辱,功拜 上卿。

【鉴赏】

汤显祖《邯郸梦记题词》,自谓《邯郸记》大致推衍“焦湖祝枕事”为之;又在《虞初志评语》中评《枕中记》时说,“举世方熟,邯郸一梦,予故演付伶人以歌舞之”。《邯郸记》事更近唐沈既济《枕中记》,而《枕中记》又从“焦湖祝枕事”而来(刘义庆《幽明录》题为《杨林》)。从本事原型考之,二者都对《邯郸记》有影响。《邯郸记》三十出,基于现实生活生发情节,剧情更为丰富。写吕洞宾在邯郸旅舍,以磁枕使卢生入睡。卢生梦与高门女结婚,行贿中式,出将入相,荣华已极。后因官场倾轧,历尽宦海风波,得封国公,一门富贵。又因登高位后,奢侈荒淫,终染病而亡。卢生梦醒,旅舍黄粱未熟,经吕洞宾点醒,顿悟人生如梦,一切皆空,乃从吕洞宾学道成仙。

《邯郸记》的结构有其特殊性,梦前二出半,梦后一出半;梦中写无限波澜,以情节描写寄寓着题旨。而梦前则引发题旨,梦后则直抒题旨。《度世》一出,即借吕洞宾出场紧扣住全记的题旨来展开戏情,一为剧中主角卢生入梦作铺垫,一为引发全记题旨,所以,可以把此出戏看作全记的“戏眼”。写吕洞宾近奉东华帝旨,何仙姑证入仙班,张果老仙翁又着他下凡再度一人,以供天庭扫花之役。吕洞宾来到岳阳楼,乘酒醉与客人调侃,批判了人间的“酒色财气”,又去邯郸道上度脱卢生。此出戏的矛盾是神仙与凡人的矛盾,矛盾的焦点则是对“酒色财气”的看法,十分理性的内容,却被表现得色彩斑斓、诙谐有趣,在昆剧舞台上演为《扫花》、《三醉》,前为歌舞,后为喜剧,深受昆剧观众的喜爱。

这出戏分两部分,第一部分在天庭,写吕洞宾辞别何仙姑。吕洞宾上场后的一段自述身世交代了度世之心及奉旨度人的原委。吕洞宾心存一点好心,被钟离权指石点金度脱,吕洞宾又度来一位何仙姑逐日扫花,因何仙姑证入仙班,他又得奉旨去度一人来供扫花之役。去何处,度何人,虽未可知,然已能照应前出、后出,引出去度邯郸道上的卢生的情节。作者写吕洞宾的度世之心,也隐晦地表现了作者写《邯郸记》的度世之心。此记中的主角卢生第二出已出场,是个“情痴”,第四出始入梦,所谓“痴”,是一心要“建功树名,出将入相,列鼎而食,选声而听,使宗族茂盛而家用肥饶”,此心不死,也度脱不得,所以有此邯郸一梦,断他的痴心俗念,方能度脱。吕洞宾的定场白并非闲话。何仙姑于“风吹落花”中出场即起歌舞,使舞台演出多一层色彩,以蟠桃宴设下伏笔,也与最后一出《合仙》照应。昆曲演出时,将后面【粉蝶儿】、【醉春风】提前,男女各二曲,令舞蹈更增气氛。

第二部分在岳阳楼,写吕洞宾醉戏人间酒客。先由丑扮店小二与二酒客打诨制造喜剧气氛,后是吕洞宾潇洒出场,与二酒客戏耍,引入此出戏的正题。在汤显祖的作品中,曾多次批判“酒色财气”,在此记中以卢生的梦中遭际为典型,批判更为深刻。吕洞宾在岳阳楼与二酒客论辩,虽点到为止,然已起到引发题旨的作用。酒客认为“酒色财气,人之本等”,“怎生住的手”,作者借吕洞宾之口说道:“使酒的烂了胁肚,使气的腆破胸脯,急财的守着家兄,急色的守着院主。”嘲笑了沾染“酒色财气”之人的丑态,进而批判了它的危害,说“四般儿非亲者故,四般儿为人造畜”,“敢四般儿那时才住”。剧中的卢生一心想着功名富贵、宗族茂盛,在作者看来,这也是“酒色财气”在作祟,此念不去,也是度不得之人。作者藉“焦湖祝枕”之事,联系现实人世的“酒色财气”,写《邯郸》一梦,为的是度人先度心。梦即梦,梦亦非梦,存于人世者,乃作者的一番苦心。虽《邯郸记》中多道家出世思想,然无损于批判现实的积极意义。此出戏中,也用多了道教用语,造成不少语言上的障碍,读者可利用注释了解一些,不用穷研;但作者说的都是炼内丹术的道教一派,炼内丹即炼身心,与作者度人先度心的思想是一致的,仅此而已。吕洞宾为道教神仙,其人其事其诗及《枕中记》均被收入《道藏》,用此本事写传奇,免不了带有浓厚的仙道色彩。过去曾因此贬低《邯郸记》批判现实的积极意义,那是不公正的;就思想和艺术的水平来说,应该是《牡丹亭》第一,《邯郸记》第二,《牡丹亭》是神来之笔,《邯郸记》是痛思之作,都无愧为闪耀着民主思想的优秀作品。

古人说《邯郸记》“针线最密”,主要是指情节结构上处处有照应,所以这出戏也突出了磁枕,这是度人的媒介。这磁枕“两头大窟弄”,“好消息在其中,但枕着都有个回心处”,就与后一出卢生入梦照应,也与全记照应。卢生在梦中出将入相,富贵至极,封妻荫子,到头来梦醒见黄粱未熟,乃有一悟,随吕洞宾学道而去。这就是“有个回心处”。吕洞宾携磁枕度的是有缘人,此处无人可度,便往邯郸道上而去。情节便与下一出邯郸旅舍遇卢生联接起来了。这出戏,虽无卢生出场,实际上却为卢生入梦作了大铺垫,是《邯郸记》真正的开场戏。

这出戏用的是北曲套,曲调清新飘逸,与吕洞宾的神仙身份相合,很有特色,故长久流传曲坛,演唱不衰。其中的【红绣鞋】一曲,还是昆曲大师俞振飞六岁时的启蒙曲。曲词多道教用语,也与吕洞宾回道人相合,其中一些描写景物的曲词写得绝妙,如“猛可的那一层云下,抵多少门外即天涯”,“践朝霞,乘暮霭,一步捱一步”,“把世界几点儿来数数”,“趁江乡落霞孤鹜,弄潇湘云影苍梧”,“归客伤心处,赶不上斜阳渡”,等等,很有元曲风格。明王骥德《曲律》评《邯郸记》曲同说:“又视元人别一蹊径,技出天纵,匪由人造。”汤显祖学元曲,浸润已深,至晚期写北曲酷似元人,尤擅借景抒情,情语、景语融汇在一起,即使写南曲也显现着北曲风格,能畅而不涩,意境独到。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12-17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zuozhe/mingdai/tangxianzu/250537.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友情链接:食功效   可可诗句大全    可可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