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修《猢狲入布袋》原文、赏析和鉴赏

欧阳修 梅圣俞以诗知名,三十年终不得一馆职。晚年与修《唐书》,书未奏而卒,士大夫莫不叹惜。其初受敕修《唐书》,语其妻刁氏曰:“吾之修书,可谓猢狲入布袋矣。”刁氏对曰:“君于仕官,亦何异鲇鱼上竹竿耶!”闻者皆以为善对。 本篇选自欧阳修晚年所作笔...

欧阳修《文肃独留》原文、赏析和鉴赏

欧阳修 景祐中,王沂公曾、吕许公夷简为相,宋绶、盛度、蔡齐为参知政事。沂公素喜蔡文忠,吕公素喜宋公垂,惟盛文肃不得志于二公。一日,盛文肃致斋于中书,仁宗召问曰:“王曾、吕夷简乞出甚坚,其意安在?”文肃对曰:“二人腹心之事,臣亦不能知,但陛下...

欧阳修《杂说三首》原文、赏析和鉴赏

欧阳修 夏六月,暑雨既止,欧阳子坐于树间,仰视天与月星行度,见星有殒者。夜既久,露下,闻草间蚯蚓之声益急。其感于耳目者,有动乎其中,作《杂说》。 一 蚓食土而饮泉,其为生也,简而易足。然仰其穴而鸣,若号若呼,若啸若歌,其亦有所求邪?抑其求易足...

欧阳修《述梦赋》原文、赏析和鉴赏

欧阳修 夫君去我而何之乎? 时节逝兮如波。昔共处兮堂上,忽独弃兮山阿。 呜呼! 人羡久生,生不可久,死其奈何。死不可复,惟可以哭。病予喉使不得哭兮,况欲施乎其他。愤既不得与声而俱发兮,独饮恨而悲歌。歌不成兮断绝,泪疾下兮滂沱。行求兮不可过,坐思...

欧阳修《秋声赋》原文、赏析和鉴赏

欧阳修 欧阳子方夜读书,闻有声自西南来者,悚然而听之,曰:“异哉!初淅沥以萧飒,忽奔腾而砰湃,如波涛夜惊,风雨骤至。其触于物也,铮铮,金铁皆鸣。又如赴敌之兵,衔枚疾走,不闻号令,但闻人马之行声。”余谓童子:“此何声也?汝出视之。”童子曰:“星...

欧阳修《论尹师鲁墓志铭》原文、赏析和鉴赏

欧阳修 《志》 言:“天下之人,识与不识,皆知师鲁文学议论材能。”则文学之长,议论之高,材能之美,不言可知。又恐太略,故条析其事,再述于后。 述其文,则曰:“简而有法。”此一句,在孔子六经,惟《春秋》可当之。其他经非孔子自作文章,故虽有法,而...

欧阳修《泷冈阡表》原文、赏析和鉴赏

欧阳修 呜呼! 惟我皇考崇公,卜吉于泷冈之六十年,其子修始克表于其阡,非敢缓也,盖有待也。 修不幸,生四岁而孤。太夫人守节自誓,居穷,自力于衣食,以长以教,俾至于成人。太夫人告之曰:“汝父为吏谦,而好施与,喜宾客,其俸禄虽薄,常不使有余,曰:...

欧阳修《石曼卿墓表》原文、赏析和鉴赏

欧阳修 曼卿讳延年,姓石氏,其上世为幽州人。幽州入于契丹,其祖自成始以其族间走南归。天子嘉其来,将禄之,不可,乃家于宋州之宋城。父讳补之,官至太常博士。 幽燕俗劲武,而曼卿少亦以气自豪。读书不治章句,独参古人奇节伟行、非常之功,视世俗屑屑,...

欧阳修《南阳县君谢氏墓志铭》原文、赏析和鉴赏

欧阳修 庆历四年秋,予友宛陵梅圣俞,来自吴兴,出其哭内之诗,而悲曰:“吾妻谢氏亡矣!”丐我以铭而葬焉。予诺之,未暇作。居一岁中,书七八至,未尝不以谢氏铭为言,且曰:“吾妻故太子宾客讳涛之女,希深之妹也。希深父子为时闻人,而世显荣。谢氏生于盛...

欧阳修《故霸州文安县主簿苏君墓志铭并序》原文、赏析和鉴赏

欧阳修 有蜀君子曰苏君,讳洵,字明允,眉州眉山人也。君之行义,修于家,信于乡里,闻于蜀之人久矣。当至和、嘉祐之间,与其二子轼、辙,偕至京师,翰林学士欧阳修得其所著书二十二篇献诸朝。书既出,而公卿士大夫争传之。其二子举进士,皆在高等,亦以文学...

欧阳修《资政殿学士户部侍郎文正范公神道碑铭并序》原文、赏析和鉴赏

欧阳修 皇祐四年五月甲子,资政殿学士、尚书户部侍郎汝南文正公薨于徐州,以其年十有二月壬申,葬于河南尹樊里之万安山下。 公讳仲淹,字希文。五代之际世家苏州,事吴越。太宗皇帝时吴越献其地,公之皇考从钱俶朝京师,后为武宁军掌书记以卒。公生二岁而孤...

欧阳修《祭石曼卿文》原文、赏析和鉴赏

欧阳修 维治平四年七月日,具官欧阳修,谨遣尚书都省令李敭,至于太清,以清酌庶羞之奠,致祭于亡友曼卿之墓下,而吊之以文。曰: 呜呼曼卿!生而为英,死而为灵!其同乎万物生死而复归于无物者,暂聚之形;不与万物共尽而卓然其不朽者,后世之名。此自古圣贤莫...

欧阳修《祭尹师鲁文》原文、赏析和鉴赏

欧阳修 维年月日,具官欧阳修谨以清酌庶羞之奠,祭于亡友师鲁十二兄之灵,曰: 嗟乎师鲁! 辩足以穷万物,而不能当一狱吏; 志可以狭四海,而无所措其一身。穷山之崖,野水之滨,猿猱之窟,麋鹿之群,犹不能容于其闲兮,遂即万鬼而为邻。嗟乎师鲁! 世之恶子之...

欧阳修《桑怿传》原文、赏析和鉴赏

欧阳修 桑怿,开封雍邱人。其兄慥,本举进士有名。怿亦举进士,再不中,去游汝颍间,得龙城废田数顷,退而力耕。岁凶,汝旁诸县多盗,怿曰:“愿令为耆长,往来里中察奸民。”因召里中少年,戒曰:“盗不可为也。吾在此,不汝容也。”少年皆诺。里老父子死未...

欧阳修《六一居士传》原文、赏析和鉴赏

欧阳修 六一居士初谪滁山,自号醉翁。既老而衰且病,将退休于颍水之上,则又更号六一居士。 客有问曰:“六一,何谓也?”居士曰:“吾家藏书一万卷,集录三代以来金石遗文一千卷,有琴一张,有棋一局,而常置酒一壶。”客曰:“是为五一尔,奈何?”居士曰:...

欧阳修《樊侯庙灾记》原文、赏析和鉴赏

欧阳修 郑之盗,有入樊侯庙刳神像之腹者。既而大风雨雹,近郑之田,麦苗皆死。人咸骇曰: “侯怒而为之也! ” 余谓樊侯本以屠狗立军功,佐沛公至成皇帝,位为列侯,邑食舞阳,剖符传封,与汉长久,《礼》所谓“有功德于民则祀之”者欤? 舞阳距郑既不远,又汉...

欧阳修《菱溪石记》原文、赏析和鉴赏

欧阳修 菱溪之石有六,其四为人取去;其一差小而尤奇,亦藏民家;其最大者,偃然僵卧于溪侧,以其难徙,故得独存。每岁寒霜落,水涸而石出,溪旁人见其可怪,往往祀以为神。 菱溪,按图与经皆不载。唐会昌中,刺史李濆《荇溪记》,云水出永阳岭,西经皇道山下...

欧阳修《真州东园记》原文、赏析和鉴赏

欧阳修 真为州,当东南之水会,故为江淮、两浙、荆湖发运使之治所。龙图阁直学士施君正臣、侍御史许君子春之为使也,得监察御史里行马君仲涂为其判官。三人者,乐其相得之欢,而因其暇日,得州之监军废营以作东园,而日往游焉。 岁秋八月,子春以其职事走京...

欧阳修《偃虹堤记》原文、赏析和鉴赏

欧阳修 有自岳阳至者,以滕侯之书、洞庭之图来,告曰:“愿有所记。”予发书按图,自岳阳门西,距金鸡之右,其外隐然隆高以长者,曰偃虹堤。问其作而名者,曰:“吾滕侯之所为也。”问其所以作之利害,曰:“洞庭,天下之至险; 而岳阳,荆、潭、黔、蜀四会之...

欧阳修《有美堂记》原文、赏析和鉴赏

欧阳修 嘉祐二年,龙图阁直学士、尚书吏部郎中梅公出守于杭,于其行也,天子宠之以诗,于是始作有美之堂。盖取赐诗之首章而名之,以为杭人之荣。然公之甚爱斯堂也,虽去而不忘。今年,自金陵遣人走京师,命予志之,其请至六七而不倦。予乃为之言曰: 夫举天...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