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蛆

2019-05-18 可可诗词网-古代寓言 https://www.kekeshici.com

        冥王无事, 率领判官鬼卒等, 游行野外, 见粪坑之蛆,蠕蠕然动,命判官记之, 曰:“他日当令此辈速生人道也。”判官依言, 记于簿上。又前行见棺中尸蛆, 冥王亦命判官记之,曰:“此物当永堕泥犁地狱。”判官问曰: “同是蛆也,何以赏罚之不同如是?”冥王曰: “粪蛆有人弃我取之义,庸士也,故当令往生人道。若尸蛆则专吃人之脂膏血肉者, 使之为人, 倘被其做了官, 阳间的百姓, 岂不受其大害么?”判官叹曰: “怪不得近来阳间百姓受苦, 原来前一回有一群尸蛆, 逃到阳间去了。”

——《俏皮话》


        【注释】
        ①人道:迷信传说中“六道”之一,来世转生为人。②泥犁:梵语。意译为地狱。在此界中,一切皆无,为十界中最恶劣的境界。③庸士:庸碌之士。④《俏皮话》:笑话寓言集。近代吴沃尧撰。共一百二十六篇。这些篇章先是零星发表于光绪年间各报刊,后连载于作者主编的《月月小说》,1909年由上海群学图书社出版单行本。今人卢叔度又重辑,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
        【意译】
        阴间的阎王这天闲来无事,带领判官鬼卒等,到野外游览,看到粪坑里的蛆虫,蠕动爬行,就命令判官作记录,说:“以后应当让此辈蛆尽早转生为人。”判官依照阎王话,记在本子上。说罢又继续前行,又看见棺材尸体上的蛆虫,阎王也命令判官记下,说:“这种东西应当永打入最可怕的泥犁地狱。”于是判官问道:“同样是蛆虫,为什么赏罚如此不同?”阎王说:“粪蛆有人丢弃后我取用的精神,是庸碌之士,所以当使它转生为人。像尸蛆这东西,专吃人的脂膏血肉,如何使它转生为人,倘若做了官,那么阳间的百姓,难道不要受它的大害吗?”判官听后叹息说:“怪不得近来阳间的百姓受尽苦难,原来前一次让一群尸蛆逃到阳间去了。”
        【解说】
        想不到阴曹地府的阎王竟也如此懂得人情,尚且晓得要为阳间的老百姓着想,至于朗朗乾坤中的统治者又是怎样呢?作者的潜台辞,通过他的巧妙构思,已经是不言自明了。比尸蛆更厉害的是,阳间的贪官污吏吃的不是死人,而是活人身上鲜活的脂膏血肉。可叹的是阴间的阎王已奈何他们不得。否则也许不止是堕入泥犁地狱。当然,阎王也是有玩忽职守之过的,为什么不早一些发个禁令,让尸蛆堕入泥犁地狱呢?而且竟然还让一群尸蛆逃到了阳间,否则阳间也不至于有那么多凶狠贪婪的嘴脸,而老百姓也不至于要遭受泥犁地狱才有的苦难。这一颠倒,虽然只是出于一时的疏忽,可是阳间的是非,黑白,美丑,善恶,也就一并颠倒了过来。尽管人们为了赶走披着人皮的尸蛆作出了巨大的努力,而且确实也已经取得了赫赫战果,许多尸蛆终于押送给了阎王,由它去法办了。但尸蛆既然能从阎王手下逃出来,说明它们也实在是有点能耐的,所以要把尸蛆从阳间清除掉,并非易事,更何况尸蛆曾经在阳间大大地繁殖过子孙后代,不仅繁殖力高,而且因为吃人血脂膏,成活力也高,体魄也格外强健,所以更非朝夕之功就能奏效。
        【相关名言】
        阴阳神变皆可测, 不测人间笑是瞋。

——白居易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