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山道中除夜书怀

作者:崔涂 年代:唐代诗人

诗词简介:      这首诗是除夕途中怀乡之作。 诗人身在异乡, 感羁旅之愁。 三、 四两句写凄清的除夕之夜景, 渲染诗人落寞情怀。 五、 六两句写诗人远离亲人, 连僮仆都感到很亲切, 表现出思乡之情。 末两句寄希望于新年, 漂泊之感更烈, 自然真切。 全诗用语朴实, 抒情细腻。
  • 原文
  • 拼音
  • 繁体
  • 《巴山道中除夜书怀》
    .[唐].崔涂.
    迢递三巴路,羁危万里身。
    乱山残雪夜,孤烛异乡人。
    渐与骨肉远,转于僮仆亲。
    那堪正飘泊,明日岁华新。
  • 《 bā shān dào zhōnɡ chú yè shū huái 》 
    《 巴 山   道  中    除  夜 书  怀   》 
    .[ tánɡ ]. cuī tú.
    .[ 唐   ]. 崔  涂.
    tiáo dì sān bā lù , jī wēi wàn lǐ shēn 。 
    迢   递 三  巴 路 , 羁 危  万  里 身   。 
    luàn shān cán xuě yè , ɡū zhú yì xiānɡ rén 。 
    乱   山   残  雪  夜 , 孤 烛  异 乡    人  。 
    jiàn yǔ ɡǔ ròu yuǎn , zhuǎn yú tónɡ pú qīn 。 
    渐   与 骨 肉  远   , 转    于 僮   仆 亲  。 
    nà kān zhènɡ piāo bó , mínɡ rì suì huá xīn 。 
    那 堪  正    飘   泊 , 明   日 岁  华  新  。 
     
  • 《巴山道中除夜書懷》
    .[唐].崔涂.
    迢遞三巴路,羈危萬里身。
    亂山殘雪夜,孤燭異鄉人。
    漸與骨肉遠,轉于僮仆親。
    那堪正飄泊,明日歲華新。
     
  • 译文
  • 注释
  • 诗评
  • 【译文1】 我在遥远的三巴路上飘泊,旅途艰险,离家万里,孑然一身。今夜除夕,在这乱山丛中寄宿,窗外残雪未消,寒气凛凛,一盏昏黄暗淡的孤灯,伴着我这个异乡人。同骨肉亲人越离越远呵,转觉与僮仆更加亲近。尽管孤独中有这一点温情,又怎能忍受飘泊的艰辛。明日开始又是岁华一新,何时与家人团聚在故乡园林?

    【译文2】
    三巴的道路悠远绵长, 我行走在万里险途上。
    黑夜中, 乱山重重残雪冷, 烛光闪照我孤独的异乡人。
    骨肉至亲渐渐疏远, 反与僮仆亲密无间。
    怎能忍受这漂泊的生涯, 明日又迎来一个新的年岁。
     
  • 【注释】①三巴:古地名。巴郡、巴东、巴西的合称。相当于今四川嘉陵江和 綦江流域以东的大部地区。多泛指四川。②僮(tóng):未成年的仆人。
     
  • 赏析一
  • 赏析二
  • 赏析三
  •       关于这首诗,自古而今曾有过著作权之争。《全唐诗》中收录 此诗,归在孟浩然名下。古代诸多丛书、选本,如《文苑英华》、《唐诗品汇》 等,也都定为孟浩然作。然今人李嘉言先生通过校读《全唐诗》,已辨之凿 凿,确为崔涂作。

         晚唐黄巢之义军攻克潼关,唐僖宗仓皇奔蜀。当时的读书人如崔涂 辈,为应举,曾历尽艰辛赴蜀。崔涂这首《除夜有怀》,全称《巴山道中除夜 书怀》,当是其羁留蜀中,孑然一身,逢年望乡而作。
     
           这首诗写了巴山道中除夕之夜羁旅人的孤独、清苦的境况及思念家乡亲人的感情,全是一片羁旅人的情怀。这种情怀的抒发与诗人长期飘泊的身世紧密结合,并选取险恶的巴山这一僻远的环境和除夕之夜这一倍加思亲的时间,集中描写,则表现得更加饱满、真实感人。
     
  •       崔涂壮客巴蜀,老游龙山,故多写旅愁之作。本诗即是其中之一。从诗题可知,当是抒写诗人大年三十晚上对故乡亲人无比怀念的满腔愁绪。

         首联即点明诗人除夕之夜所处的环境,正漂泊在艰险难走的三巴路上。李白《蜀道难》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诗句,郦道元《三峡》一文以“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描写巴蜀山势之险峻陡峭。如今诗人远离家乡万里之遥,在遥远的三巴险途上跋涉,其环境之险恶,漂泊之艰难,不言自明。

            颔联如一个特写镜头,将诗人除夕独坐的形象呈现于读者面前: 乱山丛中,雪未消融; 山间客店内,孤灯闪烁微光,诗人独自闷坐,对灯发愁。这两句和马戴的“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有异曲同工之妙,也是用的两层夹写法。

         颈联紧承颔联而来,五句切“异乡人”,六句是孤独中幸喜还有童仆相亲,替雪中的除夕添了一点温情。

            尾联“哪堪正飘泊,明日岁华新”,直抒胸臆,将全诗思亲怀乡的感情推向高潮: 怎能承受这种漂泊他乡的痛苦折磨呢? 明天就是大年初一了,岁月将翻开新的一页,而我这种远离骨肉亲人,飘泊无依的日子何时才是尽头呢?

     全诗前两联写景,由远而近,由全景而特写,画面清晰。后两联抒情,逐层加深,言有尽而意无穷。格调虽失之低沉,但确是身处晚唐动乱社会下的广大知识分子唱出的时代哀音。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