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遇十二首(其二)

作者:张九龄 年代:唐代诗人

诗词简介
         此诗写于遭贬后,旨在表白自己归隐的清高品格,忠诚亲君的思想。一、二 句言自己辞别官场,归隐山林,高卧云泉,洗涤郁积之尘俗,排除名利之杂念,内心感受 到无比的孤高和清净。三、四句以“持此”与“因之”对举,托“高鸟”向庙堂君王传递真 情。此犹言贬官在外,幽卧松云,欲将自己高尚的品格和忠诚的心意传达给君王。五、 六句“日夕”,乃转折之词;此言我日夜空怀忠诚的心愿,可是有谁能感受得到呢?七、 八句说,君在庙堂,臣在江湖,其情势遥隔千里,又拿什么来抚慰我这忠诚不二而快要 破碎的心呢?此诗用语朴素清淡,委婉深沉,表现了诗人忠君的思想和高尚的情操,真 是拳拳之赤心,唯天可表。
 
 
  • 原文
  • 拼音
  • 繁体
  • 《感遇十二首(其二)》
    .[唐].张九龄.
    幽人归独卧,滞虑洗孤清。
    持此谢高鸟,因之传远情。
    日夕怀空意,人谁感至精?
    飞沈理自隔,何所慰吾诚?
     
  • 《 ɡǎn yù shí èr shǒu ( qí èr ) 》 
    《 感  遇 十  二 首   ( 其 二 ) 》 
    .[ tánɡ ]. zhānɡ jiǔ línɡ.
    .[ 唐   ]. 张    九  龄  .
    yōu rén ɡuī dú wò , zhì lǜ xǐ ɡū qīnɡ 。 
    幽  人  归  独 卧 , 滞  虑 洗 孤 清   。 
    chí cǐ xiè ɡāo niǎo , yīn zhī chuán yuǎn qínɡ 。 
    持  此 谢  高  鸟   , 因  之  传    远   情   。 
    rì xī huái kōnɡ yì , rén shuí ɡǎn zhì jīnɡ ? 
    日 夕 怀   空   意 , 人  谁   感  至  精   ? 
    fēi shěn lǐ zì ɡé , hé suǒ wèi wú chénɡ ?
    飞  沈   理 自 隔 , 何 所  慰  吾 诚    ?
  • 《感遇十二首(其二)》
    .[唐].張九齡.
    幽人歸獨臥,滯慮洗孤清。
    持此謝高鳥,因之傳遠情。
    日夕懷空意,人誰感至精?
    飛沈理自隔,何所慰吾誠?
  • 译文
  • 注释
  • 诗评
  • 幽林归独卧,栖居幽深的山林独自高卧,
    滞虑洗孤清①。洗净尘俗杂念觉心静身轻。
    持此谢高鸟②,保持这孤清托高飞的鸟儿,
    因之传远情③。向远方君主传达我的真情。
    日夕怀空意,朝朝暮暮空怀着一颗赤心,
    人谁感至精④? 然而有谁能感受到这至精?
    飞沉理自隔⑤,飞腾与沉沦自然相隔万里,
    何所慰吾诚? 有什么能抚慰我满腔真诚?
  • ①滞虑:郁积的愁虑或杂念。孤清:孤高清净。
     
    ②高鸟:高飞的鸟,喻信 使。
     
    ③因之:凭此,借此。
     
    ④至精:最精诚。《管子·心术》下:“形不正者德不来,中不 精者心不治。”《注》:“精,诚至之谓也。”
     
    ⑤飞沉:飞,飞腾,升迁;沉,沉沦,埋没。
     
  • 赏析一
  • 赏析二
  • 赏析三
  •  
     这是一种修行境界 在打坐中感受到(幽人归独卧,滞虑洗孤清.) 淡泊明智 (持此谢高鸟,因之传远情。)宁静致远 (日夕怀空意,人谁感至精?)这种心如虚空唯一至精的感受 谁能知道呢 (飞沈理自隔,何所慰吾诚?)对自己还没有达道的功夫的谦虚 还是经常有一点心乱 (飞沈理自隔) 想更上一个境界 一念不生是谓诚(何所慰吾诚?)
     
      《感遇十二首·其二·幽人归独卧》这是一首寓言诗,大约是唐玄宗开元二十四年(736),李林甫、牛仙客执政后,诗人被贬为荆州刺史时所写。诗中以孤鸿自喻,以双翠鸟喻其政敌李林甫、牛仙客,说明一种哲理,同时也隐寓自己的身世之感。二年后诗人就去世了,这首诗该是他晚年心境的吐露。
     
      诗一开始就将孤鸿与大海对比。沧海是这样的大,鸿雁是这样的小,这已经衬托出人在宇宙之间是何等的渺小了。何况这是一只离群索处的孤雁,海愈见其大,雁愈见其小,相形之下,更突出了它的孤单寥落。可见“孤鸿海上来”这五个字,并非平淡写来,其中渗透了诗人的情感。第二句“池潢不敢顾”,突然一折,为下文开出局面。这只孤鸿经历过大海的惊涛骇浪,何至见到区区城墙外的护城河水,也不敢回顾一下呢?这里是象征诗人在人海中由于经历风浪太多,而格外有所警惕,同时也反衬出下文的双翠鸟,恍如燕巢幕上自以为安乐,而不知烈火就将焚烧到它们。
     
      而且,这一只孤鸿连双翠鸟也不敢正面去看一眼呢!“侧见”两字显出李林甫、牛仙客的气焰熏天,不可一世。他们窃据高位,就象一对身披翠色羽毛的翠鸟,高高营巢在神话中所说的珍贵的三珠树上。可是,不要太得意了!你们闪光的羽毛这样显眼,难道就不怕猎人们用金弹丸来猎取吗?“矫矫珍木巅,得无金丸惧”这两句,诗人假托孤鸿的嘴,以温厚的口气,对他的政敌提出了诚恳的劝告。不愤怒,也不幸灾乐祸,这是正统儒家的修养,也就是所谓温柔敦厚的诗教。然后很自然地以“美服患人指,高明逼神恶”这两句,点出了全诗的主题思想,忠告他的政敌:才华和锋芒的外露,就怕别人将以你为猎取的对象;窃据高明的地位,就怕别人不能容忍而对你厌恶。这里“高明”两字是暗用《左传》中“高明之家,鬼瞰其室”的典故,但用得很浑成,使读者不觉其用典,即便不知原典,也无妨于对诗句的欣赏。
     
      忠告双翠鸟的话,一共四句,前两句代它们担忧,后两句正面提出他那个时代的处世真谛。然则,孤鸿自己将采取怎样的态度呢?它既不重返海面,也不留连池潢,它将没入于苍茫无际的太空之中,猎人们虽然渴想猎取它,可是又将从何处去猎取它呢?“今我游冥冥,弋者何所慕”,纯以鸿雁口吻道出,情趣盎然。全诗就在苍茫幽渺的情调中结束。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