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歌行

2019-05-22 可可诗词网-先秦两汉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昭昭素明月,辉光烛我床。忧人不能寐,耿耿夜何长!
        微风吹闺闼,罗帷自飘扬。揽衣曳长带,屣履下高堂。
        东西安所之,徘徊以彷徨。春鸟翻南飞,翩翩独翱翔。
        悲声命俦匹,哀鸣伤我肠。感物怀所思,泣涕忽沾裳。
        伫立吐高吟,舒愤诉穹苍。

        
        【注释】 ①昭昭:明。素:白。明月:一作“月明”。②耿耿:心不安貌。③闺闼(ta踏):指内室。闼:内门。罗帷:纱帐。④揽衣:犹“披衣”。揽:取。曳:拖。屣(xi徙)履:穿鞋而不拔上鞋跟。⑤之:往。以:而,又。⑥翻:飞腾。一作“向”。翩翩:不息貌。⑦命:呼唤。俦匹:伴侣。⑧伫立:久立。穹苍:苍天。
        
        【译文】 月亮高悬明明亮亮,银光四溢照着我床。怀忧之人不能安睡,内心烦躁只觉夜长。微风轻轻吹进内室,掀起纱帐来回飘荡。披上衣服拖着衣带,趿着鞋子走下高堂。朝东朝西不知所往,踱来踱去十分彷徨。春鸟翩翩朝南飞去,夜色茫茫独自翱翔。声音悲凄呼唤同伴,阵阵哀鸣令人心伤。睹物兴感想起亲人,泪如泉涌浸湿衣裳。久久站立高声叹息,面向苍天倾诉衷肠。
        
        【集评】 清·吴琪:“此篇从古诗《明月何皎皎》翻出,俱是寐而复起,俱以明月作引,俱有徘徊彷徨字。但彼于户内写徘徊,于户外写彷徨,态在出房、入房上。此则徘徊、彷徨俱在户外。明月烛床,已寝矣,忧人不寐,复起而离床也,离床而闺闼,回望床之罗帏也;揽衣已至堂矣,屣履已下阶矣,东西安之,已立于庭矣。徘徊、徬徨,乃立庭时之态也。‘东西安所之’,莫我知也夫!‘舒愤诉穹苍’,知我者其天乎!”(《六朝选诗定论》卷四)
        清·李因笃:“与苏李诗同一感兴,而语亦相配。”(《汉诗音注》卷 七)
        清·顾茂伦:“从赋入比,如云山连断。”(《乐府英华》卷九)
        清·沈德潜:“不追琢,不属对,和平中自有骨力。”(《古诗源》卷 三)
        清·张玉谷:“此思妇之诗。前十,以明月烛床,引起夜长难寐;微风飘帷,引起下堂徬徨。写情带景,迤��而来。‘春鸟’四句,赋见闻也,然即以自比,春时思匹,借此点清,诗境开展空灵,全赖此处。末四,顶上醒出怀人本旨,即以见在吟诗吐愤收住。”(《古诗赏析》卷六)
        
        【总案】 这是一首闺怨诗。《文选》、《乐府诗集》、《古乐府》皆作古辞,《乐府诗集》收入《杂曲歌辞》,只《玉台新咏》谓魏明帝作。其情调手法与《古诗·明月何皎皎》相类,又对后来的一些作品,如曹丕《杂诗·漫漫秋夜长》、阮籍《咏怀·中夜不能寐》等有直接影响。其写景则明晰细腻,其抒情则清凄感人,情与景水乳相融,心理刻画,生动细致,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已带有比较明显的文人诗色彩,虽不出于魏明帝手,却极有可能经过文人的加工修润。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