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露

        
        厌浥行露,岂不夙夜,谓行多露。
        谁谓雀无角,何以穿我屋?谁谓女无家,
        何以速我狱?虽速我狱,室家不足!
        谁谓鼠无牙,何以穿我墉?谁谓女无家,
        何以速我讼?虽速我讼,亦不女从!

        
        【注释】 ①厌浥(yi邑):湿貌。行露:道路上的露水。夙夜:早夜,指天色未明时。谓: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谓,疑‘畏’之假借。‘谓行多露’,正言畏行道之多露耳。” ②角:鸟嘴。③女:汝,你。无家:没有家室,没有娶妻。速我狱:使我吃官司。速,招致。④室家不足:谓要求同我结婚成家的理由不充足。⑤墉(yong拥):墙。⑥讼:诉讼。⑦女从:即从汝,嫁你。
        
        【译文】 道上的露水湿漉漉。难道不想起早赶路?就怕露水湿透了衣服。谁说麻雀没有嘴巴,却怎么啄穿了我的屋?谁说你还没有成家,却为何想把我投进监狱?即使真把我投进了监狱,你逼婚的理由也不充足!
        谁说老鼠没有长牙,却怎么打通了我的墙?谁说你还没有成家,却为何想把我逼上公堂?即使真把我逼上了公堂,我也决不嫁给你这黑心狼!
        
        【集评】 清·姚际恒:“(一章)此比也。三句取喻违礼而行,必有污辱之意。《集传》以为赋,若然,女子何事早夜独行,名为贞守,迹类淫奔,不可通矣。或谓早夜往诉,并非。”“‘谁谓雀无角,何以穿我屋’,奇想,奇语。”(《诗经通论》卷二)
        清·方玉润:“借行露比起,已将避嫌远祸意写足。以下乘势翻入,毫不碍手。”(《诗经原始》卷二)
        清·顾镇:“夙夜之露自多,我身之行自洁,是亦以首章兴下二章之法。”(《虞东学诗》卷一)
        清·刘沅:“首章写己守礼避患,见几于先,文情跌宕,意多慨叹。下二章比非礼者于雀鼠,而慨其狡诈,无益于事,亦无损于我,贞烈而洁,则从容非有德者不能也。”(《诗经恒解》卷一)
        
        【总案】 一个有妇之夫蛮横地要强娶一个女子为妾,女子坚决不从,严词拒绝。诗以行露比起,表示自己谨言慎行,安分守己,并不想惹是生非;接着以雀、鼠穿屋破墙为喻,暗示男方曾经凌辱过自己,点明男方早已不是善良之辈;最后以斩钉截铁的语言,对男方的无理行径作义正辞严的斥责,同时表明自己决不苟合顺从的决心。诗以语气强烈的反问句贯穿始终,把强暴者置于被审判的地位,展示了女子咄咄逼人、声色俱厉、金刚怒目的神韵英姿和反抗强暴、坚贞不屈的斗争精神,极富感染力、说服力和战斗力。女子如此刚烈不屈的性格,代表了中国妇女传统美德的一个重要方面,几千年来一直闪耀着夺目的光彩。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5-22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niandaishici/qinhan/98923.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