樛木

        


        南有樛木,葛藟累之。乐只君子,福履绥之。
        南有樛木,葛藟荒之。乐只君子,福履将之。
        南有樛木,葛藟萦之。乐只君子,福履成之。


        【注释】 ①樛(jiu 纠)木;《毛传》:“木下曲曰樛。”葛藟:均为藤类植物。累(lei 雷):缠绕。②只:语助词。履绥:《毛传》:“履,禄。绥,安也。” ③荒:《说文》:“荒,……一曰草掩地也。” ④将:《郑笺》:“将,犹扶助也。” ⑤萦:《毛传》:“萦,旋也。” ⑥成:陈奂《诗毛氏传疏》:“《尔雅》:‘就,成也。’成、就二字互训。”
        
        【译文】 南山大树高又弯,葛藟紧紧往上缠。祝愿君子常快乐,多福多禄永平安。南山大树高又弯,葛藟茂盛遮树干。祝愿君子常快乐,多福多禄遂心愿。南山大树高又弯,葛藟缠绕往上攀。祝愿君子常快乐,多福多禄合家欢。
        
        【集评】 宋·李樗:“所谓‘乐只君子’,但是众妾祝愿其上之辞,欧阳公谓如万寿无疆之类是也。先言累之,后言荒之,继之以萦之;先言绥之,后言将之,继之以成之,诗人之辞多重复也。《诗》中之辞多重复亦有先后之序,亦有不可为先后之序。如《关雎》之诗先言琴瑟友之,后言钟鼓乐之,此先后之序也。如《卷耳》之诗,先言维以不永怀,后言云何吁矣,此其先后之序也。若此诗则不可为先后之序也。”(《毛诗李黄集解》卷二)
        宋·辅广:“此诗虽是兴体,然亦兼比意,与《关雎》同。故郑氏以为木枝以下垂之故,故葛藟得累而蔓之,喻后妃能以惠下逮众妾,故众妾得上附而事之。但先儒皆以君子为指人君而言,故张子曰:室家安和,故其君子无所忧患。”(《童子问》卷一)
        明·季本:“苏氏曰:凡诗每章有先后浅深之异者,固自有说若《樛木》、《螽斯》之类,皆意不尽申殷勤而已,欲强求而说,则迂杂而不当矣。东莱吕氏曰:《诗》亦有初浅后深,初缓后急者,然大率后章多是协韵。按此二说,可以为诗中通章复咏而文句相同者之通例。”(《诗说解颐·正释》卷一)
        清·方玉润:“观藟、荒、萦等字有缠绵依附之意,如茑萝之施松柏,似于夫妇为近。……君臣夫妇,义本相通,诗人亦不过藉夫妇情以喻君臣义,其词愈婉,其情愈深,即谓之实指文王,亦奚不可?”“三章只易六字,而往复叠咏,殷勤之意自见。”(《诗经原始》卷一)
        近·吴闿生:“此诗但言君子盛德福履之厚,本与后妃无涉。‘南有樛木,葛藟累之’者,言木下曲,则葛藟缘之以致其高;君子作人,则士依之以成其德。诗意止此。”(《诗义会通》卷一)
        
        【总案】 此诗是祝贺男子新婚的赞歌。而传统的说法,认为此诗是众妾赞美后妃能宽容和庇护下人,而无嫉妒之心。《诗序》和朱熹《诗集传》皆持此说。清人王先谦则认为:“《文选》潘安仁《寡妇赋》云‘……顾葛藟之蔓延兮,托微茎于樛木’。李注:‘……言二草之托樛木,喻妇人之托夫家也。《诗》曰:南有樛木,葛藟累之。’按,潘以女子之奉君子,如葛藟之托樛木。李引诗为释,是古义相承如此,不以‘樛木’喻‘后妃’,‘葛藟’喻‘众妾’也。”(《诗三家义集疏》卷一)王说为是。此诗诗意集中,节奏明快,情致柔婉。清人方玉润在《诗经原始》中说:“三章只易六字,而往复叠咏,殷勤之意自见。”这一评点,可谓概括了该诗的主要艺术特色。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5-22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niandaishici/qinhan/98937.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