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遇(其十九)

2019-05-19 可可诗词网-唐诗经典 https://www.kekeshici.com

        

陈子昂


        圣人不利己,忧济在元元。黄屋非尧意,瑶台安可论? 吾闻西方化,清净道弥敦。奈何穷金玉,雕刻以为尊?云构山林尽,瑶图珠翠烦。鬼工尚未可,人力安能存?夸愚适增累,矜智道逾昏

        【解题】
        武后尊崇佛教,临朝称帝后,广建佛寺,曾造大佛,每天役使万人,国库为之耗竭。此诗即批评武后这种劳民伤财、奢侈浪费的愚蠢行为。指出这种行为既不符合圣人“忧济元元”、节俭爱民的美德,也不符合佛家“清静”慈悲的宗旨。揭露深刻,颇具风骨,诗意较为直露。
        【注释】
        ①圣人:理想的贤君。忧济:关心,救助。元元:人民。②两句谓皇帝乘坐黄屋车尚且不符合尧的心意,筑瑶台那样的奢费则怎可谈论?黄屋:古代帝王所乘车上以黄缯为里子的车盖,专指帝王车。瑶台:雕饰华丽、结构精巧的楼台,《淮南子·本经训》:“帝有桀纣,为琁室、瑶台。” ③西方化:指佛教教义。佛教自印度传入,故称“西方”。清净:佛教称远离罪恶与烦恼为清净。作者此处实以道家的“清静无为”移置于佛教的“清净”。道弥敦:其道更加深厚。④两句谓为何用搜括尽黄金美玉来装饰雕刻佛像以为尊重佛教? ⑤两句谓高耸入云的佛寺建筑使山林的木材耗尽,装饰精美的图像花费了大量珍珠宝贝。⑥两句谓即使鬼神役使尚且做不到,何况人力怎能建成?鬼工:言精巧的制造技艺非人工所能及。⑦两句谓以这样的愚行来夸耀恰恰是增加物累,与佛道的清净超脱思想不符,矜夸这些愚行为智巧就使佛道更加昏暗不明。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