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元舆《养狸述》

野禽兽可驯养而不裨于人者1,吾得之于狸2。狸之性憎鼠而喜爱,其体趫3,其文斑4。予爱其能息鼠窃5,近乎正且勇,尝观虞人有生致者6,因得请归7,致新里客舍8

舍之初未为某居时,曾为富家廪9,墉堵地面10,甚足鼠竅11。穴之口光滑,日有鼠络绎然12。某既居,果遭其暴耗13,常白日为群,虽敲拍叱吓,略不畏忌14。或暂黾侻跧缩15,须臾复来,日数十度16。其穿巾孔箱之患17,继晷而有18。昼或出游,及归,其什器服物19,悉已破碎20。若夜时,长留缸续晨21,与役夫更吻驱呵22,甚扰神抱23。有时或缸死睫交24,黑暗中又遭其缘榻过面25,泊泊上下26,则不可奈何。或知之,借椟以收拾衣服27,未倾则椟又孔矣28。予心深闷,当其意欲掘地诛翦29,始二三十日间未果30,颇患之,若抱痒疾31

自获此狸,尝阖关实窦32,纵于室中。潜侗之33,见轩首引鼻34,似得鼠气,则凝蹲不动。斯须35,果有鼠数十辈接尾而出36,狸忽跃起37,竖瞳进金38,文毛磔斑39,张爪呀牙40,划泄怒声41,鼠党帖伏不敢窜42。狸遂搏击,或目抉牙截43,尾捎首摆44,瞬视间群鼠肝脑涂地45。迨夜46,始背缸潜窥47,室内洒然48。予以是益宝狸矣49,常自驯之,至今仅半年矣,狸不复杀鼠,鼠不复出穴,穴口有土虫丝封欲合。向之韫椟服物50,皆纵横抛掷,无所损坏。

噫!微狸51,鼠不独耗吾物,亦将咬啮吾身矣52!是以知吾得高枕坦卧53,绝疮痏之忧54,皆斯狸之功异乎55?鼠本统平阴56,虫其用57,合昼伏夕动58,常怯怕人者也。向之暴耗,非有大胆壮力,能凌侮于人,以其人无御之之术59,故得恣横若此。今人之家,苟无狸之用,则红墉皓壁,固为鼠室宅矣;甘醴鲜肥60,又资鼠口腹矣61。虽乏人智,其奈之何?呜呼!覆帱之间62,首圆足方63,窃盗圣人之教64,甚于鼠者有之矣。若时不容端人65,则白日之下,故得骋于阴私66。故桀朝鼠多而关龙逢斩67;纣朝鼠多而王子比干剖68;鲁国鼠多而仲尼去69;楚国鼠多而屈原沉70。以此推之,明小人道长71,而不知用君子以正之72,犹向之鼠窃,而不知用狸而止遏,纵其暴横,则五行七曜亦必反常于天矣73,岂直流患于人间耶74!某因养狸而得其道75,故备录始末76,贮诸箧内77,异日持谕于在位之端正君子乎78

 

【注释】 1裨(bi):益,补益。 2狸(li):又称狸猫,体大如猫,栖息森林、草丛间,以鸟、家禽、蛇、鼠为食。3 ??(qiao乔):行动矫健敏捷。 4文斑:花纹斑烂。 5息:止息,消除。 6虞人:古代掌管山泽之官,这里指猎人。生致:活捉。 7请归:讨得带回家。8致:送到。新里,里名,指作者住处。 9廪(lin凛):粮仓。10墉(yong庸)堵:墙壁。 11寂(qiao):洞。 12日:日日 、天天。络绎然:连续不断的样子。 13暴耗:欺凌,损害。 14略不:毫不。 15黾(meng蒙)侻(tuo脱):蛙逃。黾:青蛙。侻:同“脱”。跧(quan全)缩:蜷伏。 16度:次。 17穿巾:咬穿布巾。孔箱:把箱子咬开洞。患:灾祸。 18继晷(gui鬼):每时每刻。晷:日光。19什器:家什器物。 20悉:全,都。 21缸;即釭,灯。 22更吻:交替开口。 23神抱:心神。 24缸灭:即釭灭,灯灭。睫交:合眼。 25缘榻(ta沓):沿床。过面:从人脸上爬过。 26泊泊(bo博):象声词,形容鼠跑声。 27椟(du):木柜。 28孔:动词,咬成洞。 29翦(jian剪):消灭。 30未果:没有成效。 31抱:患上。 32阖(he合)关:关门。实窦:堵实洞孔。 33潜伺:暗暗观察。 34轩首:昂头。轩:高。引鼻:伸鼻。 35斯须:即须臾,一会儿。 36辈:放在数字后面,表示多数。接尾:一个接着一个。37忽:迅疾。 38瞳:瞳孔。进:发。 39磔(zhe折):伸张,分开。40呀(xia虾)牙:张牙。 41划:亦作“砉”(hua话),破裂声。泄:发出。 42党:辈,群。帖伏:爬伏地上。 43目抉:用眼抉择。截:切断。这里是说咬住。 44捎:拂,掠,摆动。 45瞬:眨眼。涂:污。 46迨(dai殆)夜:到夜间。 47背缸:背着灯,即在暗处。48洒(xi洗)然:清静的样子。 49益:越发,更加。宝:珍贵,用做动词。 50向:以往,过去。韫(yun运):藏。 51微:假如没有。52啮(nie聂)啃咬。 53坦:平,放心。 54绝:断绝。疮痏(wei委):伤痛。痏:疮,伤口。 55斯:此,指狸。功异:非同寻常之功。 56统乎阴:属于阴物。 57虫其用:其行动如虫。用,功用。58合:全。 59术:办法。 60甘醴(li里):美酒。鲜:本指鲜鱼。引申为新鲜食物。肥:美味食物。 61资:供给。 62覆帱(dao盗)之间:指天地之间。帱:覆。 63首圆足方:这里指人。 64教:教义。 65时:时世。端人:正直的人。 66骋:放任,恣肆。阴私:阴谋私心。 67桀朝:夏朝,夏朝最后国君是夏桀。关龙逢(peng蓬):夏朝末年正直大臣,因直谏夏桀,被囚禁杀死。 68纣朝:商朝,商朝末代君主是商纣王。王子比干:商代贵族,比于因劝谏纣王被剖心处死。69仲尼:孔丘字仲尼,去:离开。 70屈原:名平字原。沉:指屈原沉江自杀。 71明:说明。道长(chang掌):当道。 72正:匡正,制裁。 73五行:金、木、水、火、土。泛指世界万物。七曜(yao耀):指日、月及金、木、水、火、土五星,泛指日月星辰。天:自然。 74直:仅、只。 75得:懂得,悟出。 道:道理,指存正去邪的道理。76备:详备,完全。 77诸;“之”与“乎”的合音。箧(qie ):箱子。78异日:他日。持谕:拿来告诉。

 

【今译】 野生禽兽可以驯养而且对人有好处,我从狸猫身上看到了。狸猫的生性憎恶老鼠而招人喜爱,它动作敏捷,毛色花纹斑烂。我喜爱它,它能消除老鼠的偷盗,接近于正义而且勇敢,我曾经看到猎人有活捉到的,就向他讨来把它带回家,送到新里我的住处。

这所住处在当初我还没有居住的时候,曾经是一家有钱人的粮仓,墙壁地面有很多的老鼠洞。洞穴口光滑,天天有老鼠接连不断地出没。我已经居住在这里,果然遭到老鼠的侵害,它们在平时就白天成群活动,即使敲拍器物,大声呵叱恐吓,它们毫不害怕。有时暂时也潜逃蜷伏,过一会儿就又来了,每天都有这么十来次。它们把布巾,箱子咬出孔洞的祸害,每天都有发生。我白天有时外出,等回到家,那些家什器物和衣服,都已经被咬得破碎。至于到了夜间,总不熄灯,一直点到第二天早晨,还和仆人交替大声吆喝驱赶,非常劳神。有时灯熄了,人睡着了,黑暗中老鼠沿床而上,从人脸上爬过,它们窸窸窣窣,上上下下,对它们没有一点法子。有时觉察到了,借助于柜子把衣服装在里面,不久柜子又被咬出洞了。我心里很是担忧,就想挖掘鼠洞,彻底消灭它们,开始的二、三十天没有成效,于是非常苦恼忧愁,象是染上了搔痒病。

自从得到了这只狸猫,起初(怕它逃跑),就关门堵洞,撒放到屋里。偷偷地观察,见它昂头伸鼻,象是嗅到了老鼠的气味,就死蹲着不动。一会儿,果然有数十只老鼠一个接一个地从鼠洞里出来,狸猫突然腾跃而起,竖起的眼中进发着金光,身上的花纹花斑伸展开来,张牙舞爪,发出愤怒的叫声,鼠群爬伏在地上不敢逃窜。狸猫就扑杀过去,选好下口部位,用牙咬住老鼠。狸猫的尾巴不停地甩动,头不住地摇摆着,眨眼之间这群老鼠就全被消灭了。到了夜间,我背着灯光(在暗处)偷看,屋里非常清静。我因此更加珍爱这只狸猫了,常常亲自驯养它,到现在仅仅半年的工夫,狸猫不用再捕捉老鼠,老鼠也不再跑出洞穴。老鼠洞口也被蜘蛛网给封上了。以往藏在柜子里的衣物,都散乱地放在外面,也没有再被损坏。

噫!如果没有这只狸猫,老鼠不单单要损坏我的衣服器物,还会咬我的身体啊!所以我现在能把枕头垫得高高的安心睡觉,断绝老鼠的忧患,全是这只狸猫非同寻常的功绩啊。老鼠本来属于阴物,它的行为象虫子,都是白天潜伏,夜里活动,往往是惧怕人的。从前能危害人类,并不是它胆子大,筋骨强,能够凌侮人,是因为人们没有防范抵御它的办法,因此它才能这样放肆横行。现在的人家,假如没有狸猫的功用,那么红墙白壁,就一定会成为老鼠的住宅了;美酒美味佳肴,又供给老鼠口腹了。老鼠虽然没有人的智慧,但人又能对它怎么样呢?唉!天地之际,人人之间,偷窃圣人的教义,比老鼠损害人严重得多的事有的是,就象时世不能容纳正直的人一样,那么在光天化日之下,就随意地营私舞弊。所以夏朝因老鼠多了而使关龙逢遭到杀害;商朝因老鼠多,使比干受到部腹挖心的酷刑;鲁国老鼠多,孔子不得不离开自己的国家;楚国老鼠多,屈原只得沉江自杀。由此类推,说明小人当道,而不懂得用有道德有修养的人去制裁他们,象是先前说的老鼠祸害人而不懂得用狸猫去制止它们,放任它们肆虐作害,那么世间万物,日月星辰也必然会违反自然常道,它只是传布忧患于人间吗!我因驯养狸猫悟出其中的道理,所以从头到尾详备地记述,把这篇《养狸述》存放在小箱中,以后拿着它告诉处在职位上正直的人。

 

【总案】 《养狸述》是一篇托物言志的杂文。文章的前三段写鼠害之烈,养狸息鼠患的经过。最后一段,借物言志,表现了作者以正祛邪的政治理想。

全文共分四段。

第一段,写养狸的原因。在这段中,作者对狸体、毛色及生性作了简要的叙述,特别指出狸是一种有益于人的动物。

第二段,写未养狸前,作者住所鼠患之烈。先写老鼠之多:“墉堵地面,甚足鼠竅”。由于群鼠经常“络绎”出没,以至使鼠“穴口光滑”,再写老鼠之猖獗:“常白日为群,虽敲拍叱吓,略不畏忌”,甚至“缘榻过面”,真可谓猖狂之极。三写老鼠的危害:它不仅“穿巾孔箱”,毁坏“什器服物”,而且对人身心安全构成威胁。最后写到人在鼠患面前一筹莫展,不得已只得“留釭续晨”、“与役夫更吻驱呵”,以椟藏衣,但均告无效。写出了作者无可奈何的心情和处境。

第三段,写养狸之后,彻底杜绝了鼠患。

在这段中作者把狸捕鼠的神情态貌写得细致而逼真。狸在捕鼠时先是“轩首引鼻”,轩首,写其以目窥察,引鼻,写以嗅觉搜索;“凝蹲”写其埋伏伺机,“跃起”,写其突然出击。作者写狸将捕捉老鼠时不仅写狸的眼神,毛色、爪牙而且写狸的声音,真使人如睹其形,如闻其声。狸在与鼠搏击时“目抉牙截”,“尾捎首摆”,活灵活现,十分传神。“瞬间”写狸灭鼠之迅疾,“肝脑涂地”写群鼠覆灭之下场。最后以“穴口虫丝封闭欲合”,服物“纵横抛掷,无所损坏”作结,写出鼠害彻底杜绝。

第四段,作者借题发挥,以鼠喻小人,以狸喻君子,借物言志,表明了以正祛邪的思想。在这段中作者深刻地指出鼠“向之暴耗,非有大胆壮力,能凌侮于人,以其人无御之之术”,由此巧妙地过渡到社会人间,说明“覆帱之间”也有“首圆足方”之鼠,他们似鼠一样窃盗圣人之教”,而对社会的危害远远甚于老鼠,因为他们暴横于世,不容端人,使得人间清浊不辨,贤佞颠倒。作者提醒人们,要象狸遏鼠一样,以君子之道祛人间之邪,使社会归于正常,点明了写作意图。

《养狸述》比喻形象,文笔生动,托物言志,寓意深刻,文笔犀利,切中时弊。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6-12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niandaishici/tssanwen/170751.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