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说小品文》

周谷城

泛说,是不着边际之说也。《太白社》要我对小品文说几句话,我便写几句不着边际之说话于左。

一、小品文是载道的文章。——小品文是很小的。人家或以为它太小了,只配供人消遣,不能载道。我则以为除供人消遣外,还须载道,其寿命才能长久。不过道也有一个分别。假如我说:“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这所说倘真是道,也未免太艰深了,不是众人所要明白的。小品文所载之道,应该是众人所要明白的道理。例如说一只面包,成于一百个人之手。此一百个人相关的道理,甚至从事于体力劳动的人,也想明白。小品文能为之明白表出,不很好吗。

二、小品文是普及的文章。——小品文所载之道,既是众人所要明白的道理,那便有普及的价值了。其形式既为小品,也便有普及之可能。有普及之可能加有普及的价值,该当称为普及的文章。世间不少长篇大论;但因其太长太大,只有以读文章为职业的人才有工夫去读它。又因其说理复杂曲折,也只有以读文章为职业的人才能读得懂。小品文短小,读来当不甚费时。短文所述之理,当不能曲折至十分难懂。有此两个长处,小品文可作普及文化与教育之良好工具。当各种教育都封锁在少数人手里的时候,这工具犹其宜好好利用。

三、小品文是经济的文章。——要小品文能载道,又要它能普及,便须文章作得很好。很好的小品文,就形式说,第一个原则,当为短小。短小之法,我也可以举一些,曰,不要导论,不要结论;反之,只要一个本论。凡导论结论,都要挤在本论之中。近来常见三五百字之小品文,其开张白往往占一两百字,太不经济。不过经济之极,也足以使小品文成为原则等之堆砌,而丧失其文章之“文”。小品文毕竟是“文”章。虽极短小,内部仍可以有严密的组织,仍可以有起承转合。一句抽象之道理,可以写三两句具体之说明,正面说了,还可以说反面。总而言之,小品虽经济,然而是“文”章。

(1935年《小品文和漫画》)

注释本文认为小品文具有“载道”、“普及”和“经济”三个特点。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5-14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anwen/suibixiaoping/74570.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