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写葡萄的诗词


     葡萄科。落叶木质藤本。浆果近球形。有白粉。果熟期9~10月,产于欧洲、亚洲西部;我国各地栽培。传统佳果。果实入药。《本经上》:“主筋骨湿痺,益气倍力,强志,令人肥健耐饥,忍风寒。久食轻身不老,延年。”

[释名]葡萄(《别录》)。《史记》作:“蒲陶”或作“蒲桃”。又名草龙珠(《酉阳杂俎》)、赐紫樱桃(《群芳谱》)。《纲目》:“时珍曰,《神农本草》已有葡萄,则汉前陇西旧有,但未入关耳。”今人认为葡萄是外来语大宛语Bû-daw或希腊语Botrus的音译。

《酉阳杂俎》:“贝丘之南有葡萄谷,谷中葡萄,可就其所食之,或有取归者,即失道。世言王母葡萄也。天宝中,沙门昙霄因游诸岳至此谷,得葡萄食之。又见枯蔓堪为杖,大如指五尺余,持还本寺植之,遂活。长高数仞,荫地幅员十丈,仰观若帏盖焉。其房实磊落紫莹如坠,时人号为草龙珠帐。”

[品种]葡萄引入内地初期已有一些品种记载。

《广志》:“葡萄有黄白黑三种者也。”

《全芳备祖》:“(葡萄)其实紫白二色,而形之圆锐赤心种,其汁可酿酒,一名马乳,或名水晶。”

宋王十朋《咏葡萄》:“水晶马乳荐新秋。青紫酸甘孰味优。只可堆盘饷韩子。不宜酿酒博凉州。”

《群芳谱》:“水晶葡萄(晕色带白如著粉,形大而长,味甚甘。);马乳葡萄(色紫,形大而长,味甘);紫葡萄(黑色,有大小二种,酸甜二味);绿葡萄(出蜀中,熟时色绿。);琐琐葡萄(出西番,今中国亦有种者)。”

《广群芳谱》:“今塞外有十种葡萄:伏地公领孙,哈密公领孙,哈密红葡萄,哈密绿葡萄,哈密白葡萄,哈密黑葡萄,哈密琐琐葡萄,马乳葡萄,伏地黑葡萄,伏地玛瑙葡萄。”

现在栽培的优良地方品种:牛奶葡萄(新疆吐鲁番)、无核白(新疆吐鲁番)、大粒型无核白(新疆鄯善)、长型无核白(新疆吐鲁番)。

现在栽培的稀有品种:琐琐葡萄。本品种在古代文献中就有记述,现在新疆鄯善有少量分布。果粒极小,直径0.5厘米,紫红色,无核,抗性极强,专供药用。本品种在同一果穗中,也有大粒果(直径达1厘米~1.5厘米),并有种子,值得进一步研究,可为育种材料。

[果品]西域葡萄及引入内地。《史记·大宛列传》:“大宛在匈奴西南,在汉正西,去汉可万里。其俗土著,耕田,田稻麦。有蒲陶酒……安息,在大月氏西可数千里。其俗土著,耕田,田稻麦,蒲陶酒……宛左右以蒲陶为酒,富人藏酒至万余石,久者数十岁不败,俗嗜酒,马嗜苜蓿。汉使取其实来,于是天子始种苜蓿、蒲陶肥饶地。及天马多,外国使来众,则离宫别观旁尽种蒲萄、苜蓿极望。”(《汉书》同。)

《汉书》撰者班固甚至认为蒲陶是驱动汉武帝打通西域因素之一。《汉书·西域传》:“赞曰:遭值文、景玄默,养民五世,天下殷富,财力有余,士马强盛,故能睹犀布、玳瑁则建珠崖七郡,感枸酱、竹杖则开牂柯、越巂,闻天马,蒲陶则通大宛、安息。”

《博物志》:“西域蒲萄酒可至十年,张骞使西域得之。”《六贴》:“李广利为贰师将军,破大宛,得蒲萄种归汉。”

魏晋南北朝,葡萄经汉代引种期后已成为内地重要栽培果树之一。《魏文帝诏》:“中国珍果甚多,且复为说葡萄,当其末夏涉秋,尚有余暑,酒醉宿酲,掩露而食,甘而不,脆而不酸,冷而不寒,味长汁多,除烦解渴,又酿以为酒,甘于曲蘖,善醉而易醒,道之固已流涎咽唾,况亲食之耶。他方之果,宁有匹者。”

《蜀都赋》:“蒲陶烂溃,若榴竞裂。”

《魏都赋》:“篁筱怀风,蒲陶结阴。”馈赠果品。

唐刘禹锡《和令狐相公谢太原李侍中寄蒲桃》:“珍果出西域,移根到北方。昔年随汉使,今日寄梁王。上相芳缄至,行台绮席张。鱼鳞含宿润,马乳带残霜。染指铅粉腻,满喉甘露香。酝成十日酒,味敌五云浆。咀嚼停金盏,称嗟响画堂。惭非末至客,不得一枝尝。”

十二月太原生葡萄。宋杨万里《初食太原生葡萄时十二月二日》:“淮南葡萄八月酸,只可生吃不可乾。淮北葡萄十月熟,纵可作羓也无肉。老夫腊里来都梁,饤坐那得马乳香。分明犹带龙须在,径寸玄珠肥十倍。太原轻霜熬绛饧,甘露冻作紫水精。隆冬压架无人摘,雪打冰封不曾拆。风吹日炙不成腊,玉盘一朵直万钱。与渠倾盖真忘年,君不见道逢曲车口流涎。”

葡萄干。宋杨万里《葡萄干》:“凉州博酒不胜痴,银海乘槎领得归。玉骨瘦将无一把,向来马乳太轻肥。”

《阅微草堂笔记》:“西域之果,蒲桃莫盛于吐鲁番,蒲桃京师贵绿者,取其色尔。实则绿色乃微熟,不能甚甘。渐熟则黄,再熟则红,熟十分则紫,甘亦十分矣。”

1987年中国葡萄产量:全国210万亩,64万吨。新疆22.88万吨,山东14.11万吨,河南5.08万吨,河北4.38万吨,辽宁3.50万吨,陕西2.37万吨,北京1.28万吨,江苏1.71万吨,吉林1.19万吨,天津0.81万吨,山西0.76万吨。

牛奶葡萄之乡——河北宣化。宣化牛奶葡萄,有“刀切牛奶汁不流”之誉。葡萄之乡——新疆吐鲁番。诗人张志民《秋到葡萄沟》诗有句:“秋到葡萄沟,珠宝满沟流,亭亭座座珍珠塔,层层叠叠翡翠楼。”

附:《旧约·创世记·立虹为记》:“(出方舟后)挪亚作起农夫来,栽了一个葡萄园。”按,中国古代大洪水过后是恢复桑园(“桑土既蚕”);欧洲古代大洪水过后是恢复葡萄园。

[食品·葡萄酒]《博物志·服食》:“西域有葡萄酒,积年不败。彼俗云,可十年饮之,醉弥月乃解。”

唐代北方,(内地)酒肆,已有葡萄酒。

唐王翰《凉州词》:“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唐李白《对酒》:“葡萄酒,金叵罗,吴姬十五细马驮。青黛画眉红锦靴,道字不正娇唱歌。玳瑁筵中怀里醉,芙蓉帐底奈君何?”

“羌管吹杨柳,燕姬酌葡萄。”原注:葡萄酒,出太原。(唐白居易《寄献司徒令公》)

宋陆游《越王楼》:“葡萄酒绿似江流,夜燕唐家帝子楼。约住管弦呼羯鼓,要渠打散醉中愁。”

《金瓶梅》多处写西门庆家藏和饮用葡萄酒。如第19回:“西门庆分咐春梅:‘筛一壶葡萄酒来我吃。’”

[园林]庭院种植葡萄既收果实又具观赏已见于汉、魏。

《上林赋》:“樱桃蒲陶。”

三国魏钟会《蒲桃赋并序》:“余植蒲桃于堂前,嘉而赋之。美乾道之广覆兮。佳阳泽之至淳,览遐方之殊伟兮,无斯果之独珍,托灵根于玄圃,植昆山之高垠,绿叶蓊郁,暧若重阴翳羲和,秀房陆离,焜若紫英乘素波,仰承甘液之灵露,下歙丰润于醴泉,总众和之淑美,体至气于自然,珍味允备,与物勿俦,清浊外畅,甘旨内遒,滋泽膏润,入口散流。”

《晋宫阁名》:“华林园葡萄百七十八株。”

唐宋时庭院立架栽培葡萄已较普遍。

唐韩愈《题张十一旅舍葡萄》:“新茎未遍半犹枯,高架支离倒复扶。若欲满盘堆马乳,莫辞添竹引龙须。”

宋周邦彦《渔家傲》:“灰暖香融销永昼,葡萄上架春藤秀。曲角阑干群雀斗,清明后,风梳万缕亭前柳。  日照钗梁光欲溜,循阶竹粉沾衣袖。拂拂面红新着酒,沉吟久,昨宵正是来时候。”

宋张栻《题葡萄架》:“君家小圃占春先,眼看龙须百尺长。移向楼边并春井,明年垂实更阴凉。”

葡萄观光果园。台湾的观光果园之一,有四处:苗栗县1处、台中县1处、南投县1处、彰化县1处。

[地名]葡萄沟。新疆吐鲁番,现为吐鲁番市。并已辟为葡萄沟旅游区;葡萄镇。广西乡镇。

[图画]《西京杂记》之“葡萄锦”,有释为“葡萄形样图案”。《广群芳谱·农田余话》:“古人无画葡萄者,吴僧温日观夜于月中视葡萄影有悟,出新意,似飞白书体为之,酒酣兴发,以手泼墨,然后挥写,迅于行草,收拾散落,顷刻而就如神,甚奇特也。其弟子沈仲华,湖州人,传其法亦佳,世多见之。”(温日观,宋末元初人。)

《葡萄草虫图》(宋林椿);《墨葡萄图》(明徐渭)。

元杨载《题温日观葡萄》:“老禅嗜酒醉不醒,强坐虚檐写清影,兴来掷笔意茫然,落叶满庭秋月冷,醉中捉笔两眼花,倚檐架子欹复斜,翠藤盘屈那可辨,但见满纸生龙蛇。”

[状物]状紫色。“带缬紫葡萄,袴花红石竹。”(唐白居易《和〈梦游春〉》)

葡萄髻。《记事珠》:“小儿发初生,为小髻十数,其父母为儿女相胜之辞曰:葡萄髻,十穗胜五穗。”

[古树]新疆葡萄王。主蔓胸围1.3米,年产葡萄200斤。

[种植]葡萄是《齐民要术》主要栽培果树之一。

《齐民要术·种葡萄》:“葡萄,蔓延,性缘不能自举,作架以承之。叶密阴厚,可以避热。(十月中去根一步许掘作坑,收卷葡萄悉埋之,近枝茎薄安黍穰……性不耐寒,不埋即死,其岁久根茎粗大者宜远根作坑,勿令茎折,其坑外处亦掘土并穰陪覆之。)摘葡萄法。(逐熟者一一零叠一作摘取,从本至末悉皆无遗,世人全房折杀者。)作干葡萄法。(极熟者一一零压摘取,刀子切去蒂,勿令汁出,蜜两分和内葡萄中煮四五沸漉出阴干便成矣,非得滋味倍胜,又得夏暑不败坏也。)藏葡萄法。(极熟时全房摘取,于屋下作坑,坑内近地凿壁为孔,插枝于孔中选筑孔使坚屋子置土覆之,经冬不异也。)”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07-08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hiciguilei/qita/2924.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