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理了可悟,胜因夙所宗。 誓将挂冠去,觉道资无穷。

2018-05-19 可可诗词网-人生感悟 https://www.kekeshici.com

【诗句】净理了可悟,胜因夙所宗。 誓将挂冠去,觉道资无穷。
 
【出处】唐·岑参《与高适薛据同登慈恩寺浮图
 
【翻译】此情此景令人彻悟了佛理,美妙的善道是我历来所尊崇。今后我决心挂冠隐去,以佛道为凭藉超然生死极乐无穷。
 
【全诗】
 
与高适薛据同登慈恩寺浮图
[唐] 岑参
塔势如涌出,孤高耸天宫。 
登临出世界,磴道盘虚空。 
突兀压神州,峥嵘如鬼工。 
四角碍白日,七层摩苍穹。 
下窥指高鸟,俯听闻惊风。 
连山若波涛,奔凑似朝东。 
青槐夹驰道,宫馆何玲珑。 
秋色从西来,苍然满关中。 
五陵北原上,万古青濛濛。 
净理了可悟,胜因夙所宗。 
誓将挂冠去,觉道资无穷。
 
【全诗赏析】
  顺着这一思绪,诗之结尾忽然化出了顿然悟道式的旷达之语:“净理(即佛理)了可悟,胜因(即“善因”)夙所宗。誓将挂冠去,觉道资无穷。”——站在宝塔顶上,悟觉到世界之长久和人生之有限,则身外的功业、名利、荣华、享乐,又有什么可留恋的?倒不如挂冠弃官、超然世外,以领略佛家的无穷之“道”,不更有兴味些?从登高俯临的清奇之境,引发“了悟”佛理的旷达之思,这就是岑参《登慈恩寺浮图》所抒写的情志。杜甫则不同: 他在后半篇虽也描述了“秦山忽破碎,泾渭不可求。俯视但一气,焉能辨皇州”的俯览之景,却又隐隐与时局的混乱、山河的破裂交织在一起,表达了“登兹翻百忧”的志士之慨。所以,结尾又以“回首叫虞舜,苍梧云正愁”、“黄鹄去不息,哀鸣何所投”的比兴,寄寓了那深切的忧国之思。读来令人百感交集、惋叹不已。明人王世贞称“岑(参)才丽而情不足” (《艺苑巵言》)。比较一下岑、杜这两首同题之作,人们正可感受到:岑参旷达,杜甫执着; 岑诗以境界之清奇雄丽见长,杜诗则以诗韵之蕴藉深沉为优。从诗以言志的传统眼光看,岑诗之“情不足”,恰为杜诗之韵深长所压倒。判杜诗为“压卷”,良有以也。倘若从对登高览景的审美观照看,则岑诗写景的奇恣清健,又非杜诗所能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