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不谢荣于春风,木不怨落于秋天。 谁挥鞭策驱四运,万物兴歇皆自然。

2018-09-10 可可诗词网-人生感悟 https://www.kekeshici.com

【诗句】草不谢荣于春风,木不怨落于秋天。
 
【出处】唐·李白《日出入行》。
 
【意思】谢荣:因发荣滋生而感谢。怨:怨恨。此联的意思是:青草不因为生长茂盛而感谢春风,林木不 因为凋零枯萎而怨恨秋天。后用来说明四季往复、草木荣枯是自然 界的客观规律,人们需要掌握它,用不着感谢或怨恨它,从而说明 懂得事物规律很重要。
 
 
【诗句】谁挥鞭策驱四运,万物兴歇皆自然。 
 
【意思】是谁挥舞着鞭子驱使着一 年四季的运转? 没有谁,万物的兴起和 停歇都是自然而然的。鞭策:鞭子。四 运:春夏秋冬四季。
 
【鉴赏】是谁在挥鞭策驱着四季不停的 运转呢?是万物兴盛衰竭皆为自然的规律所使然。诗句劈头运用 “谁” 字设问,使读者的注意力一下集中到答案上。收到发人深省、引人思考 的艺术效果。同时,也表现了李白“天道自然”的思想观点。
注: 四运,指春夏秋冬四时的交替。
 
【用法例释】用以说明四季交替或 万事万物的发展变化都有其自然规律, 不以谁的意志为转移。[例]“谁挥鞭策 驱四运,万物兴歇皆自然”,我国唐朝的 伟大诗人李白早就告诉我们,春夏秋 冬,时序更迭,绝无什么神灵在暗中挥 鞭驱赶,客观世界的一切事物的兴亡衰 落的运动都按照自身的规律自然而然 地进行着。(王德和《美》)
 
 
【全诗】
.[唐].李白.
日出东方隈,似从地底来。
历天又入海,六龙所舍安在哉?
其始与终古不息,人非元气安能与之久裴回。
草不谢荣于春风,木不怨落于秋天。
谁挥鞭策驱四运,万物兴歇皆自然。 
羲和羲和,汝奚汩没于荒淫之波。 
鲁阳何德,驻景挥戈。
逆道违天,矫诬实多。 
吾将囊括大块,浩然与溟涬同科。
 
【赏析】
 
       日月运行、草木荣枯这些自然景象,很容易引起人关于生死、穷通等问题的思考。在人尚未认识宇宙、生命的客观规律的情况下,极易滋生有一主宰一切的神明的观念,人无法理解支配自己命运的力量是什么,往往企图登遐飞升以求解脱。李白于距今八百多年的封建社会,写出了闪耀着朴素辩证法的思想光辉的《日出入行》,提出了“万物兴歇皆自然”的观点,戛戛独造,晔晔生光,绚烂焕采。
 
       “万物兴歇皆自然”,日的出与入也纯属自然规律。“日出东方隈”——始,“历天又复入西海”——终,如此的周而复始,兴歇不已,“古不息”,从古至今不息,自今而后仍不息。古代传说,太阳每天由六条龙驾着座车在天空来回奔跑,那么六龙休息的地方在哪里呢?言下之意,六龙驾日之说不存在,也就是说,日的兴歇本诸自然,非外力所致。人的兴歇也属自然。“人非元气”,怎能和日的出入相伴以至永久呢!古人认为天地万物始于元气,充盈天地,孕生万物,它和天地同寿、日月共存。人和元气不同,不能与日“久徘徊”,要衰亡也就不足为怪了。诗人宏观宇宙,空间广袤无垠,时间绵邈不尽,日出日入“古不息”,人不能与之“久徘徊”,将兴歇自然之理朗然昭示,醒人心灵。
 
        “万物兴歇皆自然”,草木荣枯属自然规律。当中四句,以草木的兴歇为证,并径揭中心题旨。春秋更替,荣枯变化,并非外力所左右,全是自然的律动。“草不谢荣于春风,木不怨落于秋天”,互文见义。草木自然繁荣,不必感谢春风,也自然凋零,不必怨恨秋天。这两句源自《庄子》郭象注:“暖焉若阳春之自和,故蒙泽者不谢;凄乎若秋霜之自降,故凋落者不怨。”郭注并有“物皆自然,无使物然也”、“物各自生而无所出焉,此天道也”的句子。(《齐物论》注)庄子的自然说,有着无为的消极思想,李白从先哲处获得启示,却有着追求生命自由的一片热忱。“谁挥鞭策驱四运”,与“六龙所舍安在哉”呼应,日出日没、草荣木凋都不是什么外力主宰、支配的,顺流而下地导出“万物兴歇皆自然”,孕足而娩,自然升华,使读者的思绪凝结而进入理性的境域。
 
          “万物兴歇皆自然”,逆天违道是不可能的。诗人连用两个诘问句,对传说中驾驭太阳的羲和与挥退太阳的大力士鲁阳公予以否定。“羲和”,传说为太阳驾车和掌四运的神。“汩没”,沉没。“荒淫”,广阔浩渺。句意为:你神通广大的羲和怎么会沉没到广阔浩茫的波涛中去的泥?“鲁阳”“挥戈”,典出《淮南子·冥览训》,鲁阳公与韩作战,时近黄昏,鲁阳公援戈一挥,使太阳退了三舍(一舍三十里)。李白指出鲁阳公何德何能,能阻止太阳落山。羲和、鲁阳的传说,都是“逆道违天”不符合自然规律的,这种说法“矫诬实多”,虚妄而荒诞。照李白的说法,人要顺应自然,囊括宇宙的种种兴歇现象,使自身的浩然之气和大自然的元气融为一体。
 
        《日出入行》的诗眼即其哲理性的核心,“万物兴歇皆自然”。诗人言理,既有鲜明的形象,又有严密的逻辑。以日的出入、木的荣枯,正面申说;以六龙所舍、谁挥鞭策,排除外力所为,归纳出结论;并以羲和、鲁阳的否定,强化正面的立说。连续使用“安在”、“安得”、“谁”、“奚”、“何”等疑问词,反诘有力。全诗用杂言句式,有极强的节律感;用多变的语气,有摇曳的姿态,加之眼界宏阔、思路深邃,就使“万物兴歇皆自然”的哲理在佳妙的诗艺媒介下沁入人的心脾,如铭如镂,打下烙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