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2018-04-29 可可诗词网-伤感哀愁 https://www.kekeshici.com

 
【诗句】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出处】唐·李商隐《》。
 
【意思】本来居高是难以饱腹的,虽然哀鸣不已,仍是徒劳无益,得不到任何同情。作者是咏蝉也是自况。
 
       清施补华 《岘傭说诗》 七: “《三百篇》 比兴为多,唐人犹得此意。同一咏蝉,虞世南 ‘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是清华人语; 骆宾王‘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是患难人语;李商隐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是牢骚人语……而比兴不同如此。” 《唐诗三百首注疏》 卷四引清纪昀云: “起二句,意在笔先,前四句写蝉,即自喻。”
 
【全诗】
 
《蝉》
.[唐].李商隐
本以高难饱,徒劳恨费声。
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
薄宦梗犹泛,故园芜已平。
烦君最相警,我亦举家清。
 
【鉴赏】
 
    此诗借咏蝉以抒写作者自己的遭遇和怀抱。起二句写蝉居高饮露,难以饱腹,有恨而费声,亦为徒劳。这同时也是写作者自己清高贫困,有恨而发为歌吟,也徒然无用。第三、四句进一步写蝉的哀苦。以树之无情作反衬,更见蝉之有情和凄苦。同样,这两句也是以蝉自喻,写作者苦苦陈情于当权者,而听者却无动于衷。第五、六句明写作者自己。诗人官职卑微,游宦幕府,流转各地,如同漂浮的木偶(梗,桃梗,即桃木木偶),因而不能不产生思乡之情。陶渊明《归去来辞》说:“田园将芜胡不归?”而商隐之故园杂草已满,更应归去。最后两句合写蝉与我。“君”指蝉,它的困境和恨声提醒诗人想到自己的遭遇:诗人自己也是举家清苦的。
 
   此诗系咏物诗。其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咏物与抒怀相结合,不脱不粘。诗的前四句写居高食露、树丛悲鸣,切合蝉的特点;但声中含恨,怨树无情,分明又有人的感情,蝉人难分,融为一体。第五、六句写人,但又是由蝉引起,人的遭遇与蝉有相似之处。最末二句双写蝉人,互相结合。故咏物切合于物,又不粘滞于物,写人抒怀不沾滞于物,但又不完全脱离于物,不落痕迹,因而是最上乘的写法。写蝉或隐或显,写蝉写人或分或合,错综变化,细腻传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