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沙场君莫笑 古来征战几人回

2018-07-09 可可诗词网-边塞战争 https://www.kekeshici.com

醉卧沙场君莫笑 古来征战几人回

【诗句】醉卧沙场君莫笑 古来征战几人回 
 
【出处】唐·王翰《凉州词》。
 
【意思】你不要笑我喝多了酒而醉倒在战场上,因为由古至今,在外作战的人究竟有几个能够安然无事地回来呢?
“凉州词”的“凉州”是边境城市,当今甘肃武县;“词”是歌词。由于凉州歌的乐调非常哀愁,所以后来作为带有哀调的乐曲题名。
此二句描写征战生死难卜,含有无限的悲叹!
 
【注释】
写筵席上的开怀畅饮和劝酒。意谓“醉卧沙场”也请诸位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我们不是早已置生死于度外了吗?以谐谑之语,写尽情酣醉的理由,表现出了豪迈、开朗、兴奋的感情和视死如归的勇气,其语言的明快、节奏的跳动跌宕、奔放的情绪、狂放的精神,产生令人激动和向往的艺术魅力。
 
【鉴赏1】 如果我喝醉了酒躺卧在沙场上,请你不要笑我。想想看,自古以来,沙场征战的人,又有几个能平安地归来呢?今朝有酒且让自己在今朝沉醉,即使醉卧沙场也毫不在意。是及时行乐的洒脱,是对生命的达观,更是厌恶战争的悲愤。
 
【鉴赏2】 既使醉卧于沙场上,也请诸君 莫要见笑,自古以来,出征之人有几个能平安归来?此为宴席上的劝 酒之辞,旷达而豪放,表现了将士视死如归的气概。语调明快,感情奔 放,虽流露感伤的情绪,但却无消沉之意。
 
 
【全诗】
 
《凉州词》
.[唐].王翰.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注释】
①葡萄美酒:葡萄在唐时为西域特产,当地人以葡萄酿酒。夜光杯:传说中白玉制成夜间泛光的酒杯。东方朔《海内十洲记》云:“周穆王时,西胡献昆吾割玉刀及夜光常满杯,……杯是白玉之精,光明夜照。”此处指精美的酒杯。②此句意谓战士正欲饮酒时,传来琵琶劝人畅饮的欢乐声。琵琶:西域传来的马上弹奏乐器。催:通“嗺”(cui),劝酒。③二句意谓古来征战能回归者无几,既已把生死置于度外,即使喝醉而卧沙场并不可笑。沙场:平沙旷野。
 
 
【鉴赏】
   王翰为人豪放不羁,有盛名,杜甫曾以“李邕求识面,王翰愿卜邻”为荣幸。今存诗不多,而以《凉州词》享誉后世。
 
   此诗与王之涣同题作皆曾被推为唐人七绝首选。诗从举杯欲饮写起,首句极力突出酒美杯美,葡萄酒乃西域特产的酒,色红。夜光杯,据《十洲记》载是西胡献给周穆王的礼品,是由西域所产的玉石琢成。意象之华美,使人想起李贺《将进酒》“琉璃锺,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可以说酒未到,先陶醉。其中含着诗中人对生活的热爱,对于全诗是极其重要的一笔。
 
    次句写正要开怀畅饮之际,忽闻马上乐队已奏起琵琶,催人出发。“催”有两义,一是侑酒(如李白“车旁侧挂一壶酒,凤笙龙管行相催”),一是催促。史载汉武帝以公主和亲于乌孙,念其行道思慕,故使工人载筝筑,为马上之乐,名曰琵琶,可见“马上琵琶”本是征行之乐。再说,如果仅仅是侑酒,也和下句的沙场缺乏紧密联系。这样看来,诗中写的是战士在奔赴战场之前,摆酒送行的场面。《红灯记》唱词有“临行喝妈一碗酒,浑身是胆雄纠纠”,送行酒是可以壮战士行色的。
 
      一二句到三四句有一个跳跃,省去了一个举杯痛饮的场面,而就此作情语:请君莫笑战士贪杯,须知他们此一去,是没有打算回来的了。“醉卧沙场”乃马革裹尸的转语,岂是可笑之事,说“君莫笑”,直是淡化的手法。“醉卧沙场”是诗的语言,它不但诗化了战争,也诗化了牺牲,使全诗具有浪漫情调。
 
    “古来征战几人回”,以古人酒杯浇自己块垒,作苦语读,可以说是很颓唐、很无奈的话。作壮语读,则有“名编壮士籍,不得中顾私;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曹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荆轲)的意味。意兴极为豪放,亦不讳言征战之苦,这是典型的唐音。此作与王昌龄《从军行(青海长云暗雪山)》在伯仲之间。
 
 
【点评】
 王子安“九月九日望乡台,他席他乡送客杯”,与于麟(李攀龙)“黄鸟一声酒一杯”皆一法而各自有风致。崔敏童“一年又过一年春,百岁曾无百岁人”,亦此法也,调稍卑,情稍浓。敏童“能向花前几回醉,十千沽酒莫辞贫”,与王翰“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同一可怜意也。翰语爽,敏童语缓,其唤法亦两反。( 〔明〕王世贞《艺苑卮言》卷四)
 
(李)于鳞选唐七言绝句,取王龙标“秦时明月汉时关”为第一,以语人,多不服。于鳞意止击节“秦时明月”四字耳。必欲压卷还当于王翰“葡萄美酒”、王之涣“黄河远上”二诗求之。( 〔明〕王世懋《艺圃撷余》)
 
夫葡萄美酒,言酒之美,而肴馔之丰腆在其中矣;夜光杯,言杯器之精,则其他器皿之炫耀在其中矣。总言其筵席之盛。(“欲饮”句)七个字中选用人事、器用、鸟兽门等字,何等变化,的是攒撮五行手。(结句)是言“君莫笑”之故。不知古来好反,大有谋画者万万千千,恒河沙数,貂锦而出,白骨成山,而得归见妻子者有几人也?毕竟饮酒是实。说得怆然,可为好边功者之戒,真仁人君子之用心也。(徐增《说唐诗》卷十)
 
故作豪饮之词,然悲感已极。杨仲弘论绝句,以第三句为主,而第四句发之,盛唐多与此合。(沈德潜《唐诗别裁》 )
 
王翰《凉州词》,作悲伤语便浅,作谐谑语读便妙,在学人领悟。(施补华《岘佣说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