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红线潞州节度使薛嵩有青衣善弹阮咸琴

采菱歌怨木兰舟送客魂销百尺楼还似洛妃乘雾去碧天无际水空流1

词调极佳,渔洋诸绝所本。

【校记】

1.空,《全唐诗》一作“东”。

【注释】

[红线] 袁郊《甘泽谣·红线》:“红线,潞州节度使薛嵩家青衣,善弹阮咸,又通经史。嵩遣掌笺表,号曰内记室……嵩知不可驻留,乃广为饯别,悉集宾客,夜宴中堂。嵩以歌送红线酒,诸坐客中冷朝阳为辞曰:‘采菱歌怨木兰舟,送客魂消百尺楼。还似洛妃乘雾去,碧天无际水空流。’歌毕,嵩不胜悲。。红线反袂且泣,因伪醉离席,遂亡其所在。”

[采菱] 乐府清商曲名。又称《采菱歌》、《采菱曲》。晋郭璞《江赋》:“忽忘夕而宵归,咏《采菱》以叩舷。”鲍照《代春江行》有“奏《采菱》,歌《鹿鸣》”之句,并作《采菱歌》七首。梁武帝制《江南弄》,中有《采菱曲》一首,其辞曰:“歌《采菱》,心未怡,翳罗袖,望所思。” 《乐府诗集》卷二六“相和歌辞·江南”:“《乐府解题》曰:‘江南,古辞。盖美芳晨丽景,嬉游得时。若梁简文“桂檝晚应旋”,唯歌游戏也。’按,梁武帝作《江南弄》以代《西曲》,有《采莲》、《采菱》,盖出于此。”又,同书卷五〇“清商曲辞·江南弄”:“《古今乐录》曰:‘梁天监十一年冬,武帝改《西曲》制《江南》、《上云乐》十四曲,《江南弄》七曲:一曰《江南弄》,二曰《龙笛曲》,三曰《采莲曲》,四曰《凤笛曲》,五曰《采菱曲》,六曰《游女曲》,七曰《朝云曲》。又,沈约作四曲:一曰《赵瑟曲》,二曰《秦筝曲》,三曰《阳春曲》,四曰《朝云曲》,亦谓之《江南弄》云。”

[百尺楼] 泛指高楼。《三国志·魏书·陈登传》:“(许)汜曰:‘昔遭乱过下邳,见元龙(陈登)。元龙无客主之意,久不相与语,自上大床卧,使客卧下床。’(刘)备曰:‘……君求田问舍,言无可采,是元龙所讳也。何缘当与君语?如小人,欲卧百尺楼上,卧君于地,何但上下床之间邪?’”

[洛妃] 传说中的洛水女神宓妃 。曹子建《洛神赋》:“黄初三年,余朝京师,还济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对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赋……于是情移神骇,忽焉思散。俯则未察,仰以殊观,睹一丽人,于岩之畔……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绿波。秾纤得中,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不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瓌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眀珠以耀躯。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歩踟蹰于山隅。”

【评论】

洪迈《万首唐人绝句选凡例》:诗出小说家者不录。间有存者,止冷朝阳、戎昱、舒元舆数首耳。

《升庵诗话·冷朝阳送红线酒》:红线,薛嵩之青衣也,有剑术,夜飞入横海军解围。嵩留之不得,会幕下诗人送之,冷朝阳此诗为冠。

《删补唐诗选脉注释会通评林·晚唐七绝下》:周珽曰:语意天然,有响遏行云之态。

《诗境浅说》续编:诗为送红线而作,当是歌妓之流。有美一人,菱歌罢唱,高鬟拥雾,罗袜凌波,驾莲叶轻舟,乘风意去,剩有销魂者。倚百尺高楼,望流水悠悠,碧天无际耳。诗不专写离别之情,而拟以洛妃之灵迹,情韵殊长。

【评论】

《沧浪诗话·诗评》:冷朝阳在大历才子中为最下。

《唐才子传·冷朝阳》:朝阳工诗,在大历诸才子中,法度稍弱,字韵清越不减也。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09-29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hiciwenzhang/shiping/8757.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