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梦》自序

这一本小册子是我留俄3年中的诗集。从前我在国内时,也曾作了许多诗歌,但是随作随丢,现在无从收集。这一本小册子完全没有插入一首去国前的作品。

“诗人”这个名词本身上原没有什么好坏之可言。我以为诗人之伟大与否,以其如何表现人生及对于人类的同情心之如何而定。我们读歌德、拜伦、海涅、惠德曼诸诗人的作品,总是他们有无限的伟大;但是一读苏东坡、袁子才诸诗人的作品, 则除去吟风弄月和醇酒妇人而外,便没有什么伟大的感觉了。

我呢?我的年龄还轻,我的作品当然幼稚。但是我生适值革命怒潮浩荡之时,一点心灵早燃烧着无涯际的红火。

我愿勉力为东亚革命的歌者!

俄国诗人布洛克说:

“用你的全身,全心,全意识——静听革命啊!”

我说:

“用你的全身,全心,全意识——高歌革命啊!”

蒋光赤 1924年3月1日莫斯科

(《新梦》, 上海书店1925年1月出版)

赏析 《新梦》是蒋光慈的第一部诗集,1925年初由上海书店出版,所收诗歌41首,系作者留学苏俄期间所作。这篇自序写于莫斯科,一如他的诗作,激情洋溢,憎爱分明。

《新梦》来自新生活的震荡。1921年夏,由组织安排,蒋光慈、刘少奇等十几个有志青年辗转抵达莫斯科,就读于莫斯科东方大学。这是刚成立的专门培养革命干部的政治学校。共产主义思想的指引,苏联现实社会生活的影响,鼓舞蒋光慈拿起笔,把对社会主义及其导师的赞颂以及对国人的希望和理想寄托于诗篇。对苏俄社会主义的赞美,对中国革命的热望,使他不愿像布洛克一样静听革命,他要置身革命洪流中摇旗呐喊,这使他的作品表现了可贵的革命精神。

被沸腾生活所激动的诗人有明确的诗观念。他认为,判断诗的成功与否,判断诗人的伟大与否,不在于其雕词琢句,而在于他如何表现人生及对于人类的态度。这是蒋光慈此时和以后短暂创作生涯里的一贯追求。从这个评判标准出发,对于关注社会人生的、富有激情理想、富有反叛精神的诗人诗作给予充分肯定,对于传统诗词中吟风弄月、柔婉凄伤的作家作品给予否定。这既体现了蒋光慈艺术评判中的鲜明爱憎,同时也暴露了他不能取百家之长的局限。

当时的蒋光慈,血气方刚激情澎湃,又生活在莫斯科这个红色国度的中心,激情使其作品有一种震撼人心的艺术感染力,幼稚又使其诗作显得不够成熟和练达,缺乏使读者回味的余韵。对此作者在《自序》中是有所认识的,但是,急于唤醒民众革命意识的强烈愿望,使他并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不了的缺憾,他也的确在以后的创作中赓续着这种风格特色,显得激情有余而诗意不足。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5-14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hicizhoubian/xuba/72964.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