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叶集》序

诸君!我们为什么要发行这本小册子?我们刊行这本小书的动机,并不是想贡献诸君一本文艺的娱乐品,做诸君酒余茶后的消遣。也不是资助诸君一本学理的参考品,做诸君解决疑问的资料。我们乃是提出一个重大而且急迫的社会和道德问题,请求诸君作公开的讨论和公开的判决!

这个问题是什么呢?这个问题范围很大: 简括言之,就是“婚姻问题”;分开言之,就是: (一) 自由恋爱问题; (二)父母代定婚姻制问题;(三)在这父母代定婚姻制下底自由恋爱问题;(四)从这父母代定婚姻制和自由恋爱两种冲突产生的恶果,谁负其责的问题。

这几个问题的解决,是我们刊行这本小书最后的目的,请社会诸君不要辜负我们的盼望啊!

(《三叶集》, 上海亚东图书馆1920年5月初版。)

赏析 《三叶集》是田汉(寿昌)、宗白华、郭沫若3人的通信集。收录的是1920年1月至3月间3人的通信。郭沫若7札, 宗白华8札, 田汉5札。1920年由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这些书信的内容是:谈论婚姻问题,讨论诗歌问题,论说歌德等。这些内容在五四时期都是很新鲜的。

就这篇《序》所说的“婚姻问题”而言,当时的确是“重大而且急迫的社会和道德问题”。五四新文化运动是一场反封建专制和迷信、宣传科学和民主的启蒙运动。“自由恋爱”问题是这场启蒙运动的应有之义。中国传统的婚姻制度是“父母代定婚姻制”(父母包办)。打破这种传统的抹杀个人权利的婚姻制度,就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重要任务之一。然而,要打破一种传统的文化观念和道德规范,却不是一声呐喊或挥出一拳所能解决的。这不仅需要讲清旧观念、旧规范的危害,打破原有的束缚,而且需要讲清新观念、新规范的好处和道理。若是把“婚姻问题”仅看作像社会制度一样一夜之间可以除旧布新,那可真把问题简单化了。平时, 人们不意识习俗和道德的力量,但实际上它的力量的强大足以左右整个民族的活动。

宗白华等人大约很理解这一点。所以在这一篇简短的《序》中,旗帜鲜明地大声疾呼“诸君作公开的讨论和公开的判决”。从《序》的总体倾向看,他们出版《三叶集》,主要不是宣传自己的主张,而是期望引起社会的广泛讨论,最终大家取得共识。应该说,这种态度不仅很适合当时社会的需要,而且是科学的无私的态度。像这样的既涉及千家万户又与社会制度、道德、习俗连在一起的“婚姻问题”,即使个人的主张再正确,没有社会和群众的认同,也只是纸上谈兵。要取得共识,就需“公开的讨论”,特别是在刚开始的启蒙时期。这种“公开的讨论”或许是“幼稚”、“浅薄”的吧,如胡适在《终身大事》中所反对的以同姓不通婚”、属相不合不能成婚就很浅泛。但成熟而深刻的主张便孕育于这种幼稚、浅薄之中,正如同世界百米冠军孕育于孩提的蹒跚步子中一样。其实,习俗的本身有许多就是幼稚而浅薄的,简直讲不出什么道理来,但它却像恶性肿瘤一样难根除。如胡适在《终身大事》中所反对的以属相定婚配的习俗,至今不还像幽灵一样隐现于人们的生活中吗?

宗白华等在《三叶集》中所提出的主张未必都正确,所以宗白华在《序》中说,《三叶集》不是“消遣”品,不是“理学的参考品”,而是需要“公开的讨论”的问题。这种不自是的科学态度,不仅显示着作者对所谈问题理解的深度,而且显示出一种值得尊重的科学态度,乍看,觉得这篇《序》犹如白水;细想,觉得它不失大家手笔。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5-14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hicizhoubian/xuba/72973.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