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的雨 [德国]胡赫尔

如果雨不落在废墟上面,

我要把火拿到外面,

去温暖被水冲洗的死者,

可怜的死者,可怜的灰。

在那外边,雾气迷茫,

在牧场的庭院栅栏旁,

听到风中往日的哀号,

他们还尝尝每天的面包。

唉,他们是这样的孤单,

只是偃卧着日趋腐烂,

我要拿一块新的麻布

带进满是蛆和蜘蛛的坟墓。

我要从石头上面等雨,

也许坐着个白辫子少女。

死者们渴望热的火焰,

小孩们想要乳母的手绢。

在雾气裹住他们的地方,

我微弱的气息有什么用场?

我如走往他们挨冻的风中,

我的火就会消逝无踪。

雨水在流,石头在悲伤,

黑夜冷冷地撞着门和墙,

我想念死者,在毛连菜里,

在独行菜茎里被人忘记。

(钱春绮 译)

【赏析】

在这首《死者的雨》中,诗人以丰富的想象与新奇的意象描绘了死者悲惨的遭遇,抒发出一种孤独、失望的心绪以及对死者深深的怀念之情。全诗笼罩在一片荒凉冷清的氛围之中,延续了胡赫尔一贯的选取自然景物入诗、借景抒情、寓情于景的艺术风格。但此首诗作在情感格调上略显暗淡、低沉。

“如果雨不落在废墟上面,/我要把火拿到外面,/去温暖被水冲洗的死者,/可怜的死者,可怜的灰。”诗人对那些倒毙的死者从一开始给予巨大的同情。外面在下雨,如果雨水不落在废墟上面,“我”就把火把拿到外面去,温暖那些可怜的死者。在这里,“废墟”应该是那些死者所处的地方。这也更显示了死者所遭遇的悲惨境遇,死了之后被弃置废墟之中。

接下来的两节,诗人着力对外部自然环境进行描写,渲染出悲凉和凄惨的氛围。“雾气迷茫,/在牧场的庭院栅栏旁,/听到风中往日的哀号”。正是这往日的哀号,把诗人带入到对昔日的回忆之中。他还清楚地记得那些死去的人,“他们还尝尝每天的面包”。可现在他们多么孤单,“只是偃卧着日趋腐烂”。一个语气词“唉”把诗人内心悲痛的情感烘托出来。而“我”要拿一块新的麻布把他们覆盖,连同他们一起“带进满是蛆和蜘蛛的坟墓”。在胡赫尔的诗中经常会出现一些令人恐惧甚至有点恶心的意象,这一点也曾被当时的一些评论家所诟病。但诗人善于抓住自然界中那些被人们忽略的事物进行描写,去营造出一个奇特而诡异的艺术世界。

“我要从石头上面等雨,/也许坐着个白辫子少女。/死者们渴望热的火焰,/小孩们想要乳母的手绢。”在这一节中,诗人面对那些死者陷入一种冥想之中,死去的那些人渴望热的火焰能在这冰冷的夜温暖他们,就像他们小时候希望得到乳母的一块手绢一样。诗人心中涌起的无限悲楚和这冷冷的雨水混合在一起。但是他又不无无奈地悲叹道:“在雾气裹住他们的地方,/我微弱的气息有什么用场?我如走在他们挨冻的风中,我的火就会消逝无踪。”

苍茫的雾水,还有这凛冽的寒风都紧紧裹住他们。而此时,“我”如此微弱的气息能抵挡什么用处,“我”同样走在他们所遭受的冷风中,“我”所带来的一点微微的火光也会瞬间消逝无踪。此时,“雨水在流,石头在悲伤,/黑夜冷冷地撞着门和墙,/我想念死者,在毛连菜里,/在独行菜茎里被人忘记。”在诗的结尾之处,地面上雨水横流,那些石头都在悲伤,黑夜冷冷地敲击着房屋的门和墙。在这样一个凄凉的环境下,“我”想念死者,想念在“毛连菜里,/在独行菜茎里被人忘记”的死者。

纵观整首诗歌,胡赫尔的这首诗作所抒发的情感并不复杂,其中也没有过多的景物描写。但由于诗人所选取描写对象的新奇独特,所以,全诗在情感基调上显得有点低沉和阴暗。此外,全诗在语言层面上,追求一种简洁直白、明白晓畅的风格。在诗歌韵律方面,押韵工整,韵律的格式为aabb式,使全诗阅读起来和谐流畅,有很强的节奏感和音律美。这些都和整首诗所营造的艺术氛围紧密地融合在一起。

(邹 英)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6-09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hige/waiguoshige/165706.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