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2020-03-16 可可诗词网-诗词美文 https://www.kekeshici.com

有一次,李璟(李煜的老爸)拿冯延巳的词开玩笑说: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与爱卿有何关系?

冯延巳立即答道:不如陛下的“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啊。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是李璟的得意之作,冯延巳的回答可真是拍了一个响亮的马屁。

不过,我们今天要读的还是冯延巳的名篇——

 

谒金门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闲引鸳鸯香径里,手挼[ruó]红杏蕊。

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

终日望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

——唐五代·冯延巳

 

这是一首闺怨词。上阕写景,下阕引出抒情主体,通过刻画其盼归的心理,揭示出闺怨的主题。

前面二句写春水,侧重写水的状态——“皱”。这个字真是绝了,衣服折叠留有痕迹,皮肤松弛形成纹路,都可称之为“皱”,而水面经风一吹,形成波纹,不也是皱了吗?

这个“皱”字,不但再现了水面波光粼粼的景象,更把人物心底泛起的波澜传神地表现出来。所谓的波澜无非是波动不安:一个姑娘独守空闺,整日无所事事,肯定要想念远方的丈夫,这一想不打紧,心却越发的空落起来。

如何运笔,才能把这种心思进一步表露出来呢?冯延巳用一对儿鸳鸯,注意,鸳鸯在人们的印象中都是成双成对的,它是忠贞爱情、夫妻和睦的象征(现在我们知道,这种鸟儿并不从一而终),这就意味着人活得还不如鸟,和所爱的人双宿双飞怎么它就这么难?

到这里,她的心情更加糟糕。我们从“手挼红杏蕊”的动作中可以窥知一二。“手挼红杏蕊”就是把红杏花摘下来,放在手中轻轻揉搓。因为内心纠结、失落、怨愤,而又无处发泄,便有了这个下意识的动作。直到今天,很多女孩子生闷气时,还会不经意地揪花瓣。道理是相通的。

花也搓完了,等的人还是没出现,继续等呗~

接下来就出现一个典型的动作——倚栏。她倚在刻有“斗鸭”纹饰的栏杆上——“斗鸭阑干独倚”,倚了很久——“碧玉搔头斜坠”,直到身体都倾斜了,头上的簪子也下倾了。

古诗词中很多动作都有它特定的含义。就拿常见的“凭栏(阑)”和“倚栏(阑)”来说,前者是两手抚栏,直立远视,有慷慨悲凉之态,如岳飞词“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后者是把身体重心完全放在栏杆上,有娇弱无力之姿,如周邦彦词“欲知日日倚栏愁,但问取、亭前柳”,戴叔伦诗“苏溪亭上草漫漫,谁倚东风十二阑”。因此,倚栏常用于女子,表现一种盼归的神态与心情。

果然,词的一下句就写道“终日望君君不至”,她每一天都这样痴痴地凝望远方,每一次都是以失望告终。正在这时,枝头上的喜悦叫了起来,好像在向她传递好消息。词到此戛然而止,而我们却能从中预想到女主人公接来下的失望与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