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庭筠《苏武庙》:刻画出苏武忠君报国、坚贞不屈的志士形象

2018-06-14 可可诗词网-名诗赏析 https://www.kekeshici.com


 
苏武庙
.[唐].温庭筠.
苏武魂销汉使前,古祠高树两茫然①。
云边雁断胡天月②,陇上羊归塞草烟③。
回日楼台非甲帐④,去时冠剑是丁年⑤。
茂陵不见封侯印⑥,空向秋波哭逝川⑦。
 
 
【注释】
 
①二句意谓苏武见到汉朝使者时心情异常激动,而如今祠庙和树木却都是无知的。魂销;形容极度激动如魂将离体。茫然:无知貌。
 
②此句意谓苏武陷在匈奴,与祖国断了音信。雁断:古代认为雁能传书,故称音信不通为雁断。胡天:指匈奴。月:雁日飞夜宿,见月亮不飞。此句还包含如下史事:汉朝使者到匈奴索还苏武,匈奴诡称苏武已死。汉使也假说皇帝射到一只大雁,雁脚上系有帛书,说苏武在某泽中。匈奴才承认苏武尚在。
 
③此句写苏武在匈奴牧羊薄暮而归情景。陇上:同“垄上”,高地。烟:傍晚时的烟雾。此句还包含如下史事:匈奴让苏武牧羊时说,等公羊产子后让你回国;其间他养的牛羊还被丁零部族偷盗;他生活极苦,常靠挖掘野鼠所藏的草籽充饥。
 
④此句意谓苏武回国时朝廷已换了皇帝,武帝已死。楼台:指朝廷。甲帐:指汉武帝。据《汉武故事》记载,武帝曾将琉璃、珠、玉等许多珍宝装饰帐幕,希望神来居住,称为甲帐;较次的自己居住,称乙帐。
 
⑤此句倒叙,意谓当年离国时是戴冠佩剑的成丁年龄。古代制度,男子二十岁行冠(guan)礼,束发戴冠(guan),表示成年,称丁年。汉制男子二十岁到五十六岁要服徭役,称丁男。李陵《答苏武书》:“丁年奉使,皓首而归。”此处用其意。
 
⑥此句意谓苏武未能再见到武帝,也得不到封侯之赏。茂陵:汉武帝陵墓,代指武帝。封侯印:汉制非刘氏不得封王,封侯是大臣所能获得的最高爵位。李陵《答苏武书》:“闻子之归,赐不过二百万,位不过典属国,无尺土之封加子之勤。”此处用其意。
 
⑦此句意谓徒然地向着秋水悲伤。空:徒然。秋波:秋水。哭逝川:悲叹时间像流逝的河水。《论语· 子罕》:“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作者】
 
温庭筠(812—870?),本名岐,字飞卿,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人。做过随县和方城县尉,官终国子助教。屡试进士不第,又好讥刺权贵,得罪宰相令狐綯,长期被摈抑,终身仕途不得意。温庭筠生活浪漫,颇有才名,他的诗设色浓丽,词藻繁密,有些吊古伤今、行旅感怀的诗,往往感慨深切,描写细致,显示了独有的风格特点。温庭筠的诗受梁陈宫体诗影响,也有浓厚的脂粉气,总的说来,他的诗内容比较贫弱。
 
 
【翻译】
 
苏武魂销汉使前,苏武曾经伤心欲绝在汉使前,
 
古祠高树两茫然。今日见古祠与高树深感茫然。
 
云边雁断胡天月,在胡天望大雁消失月夜云边,
 
陇上羊归塞草烟。只见丘陇羊归来塞草笼荒烟。
 
回日楼台非甲帐,回归日见楼台不见武帝甲帐,
 
去时冠剑是丁年。离京之时戴冠佩剑尚在壮年。
 
茂陵不见封侯印,今封侯拜茂陵难与武帝见面,
 
空向秋波哭逝川。唯空对秋波泪洒流逝的河川。
 
 
【鉴赏】
 
   这是作者瞻仰苏武庙后的凭吊咏怀之作。苏武以汉臣出使 匈奴,被扣留异族长达十九年,始终不接受匈奴的逼降,“仗汉节牧羊,卧 起操持,节旄尽落”(《汉书·苏武传》),为后人所景仰。
 
   诗的开端设想苏武归朝前在异域见到汉使的情景。根据《汉书》的记 载,汉昭帝即位后,“匈奴与汉和亲。汉求武等,匈奴诡言武死。后汉使复 至匈奴。常惠请其守者与俱,得夜见汉使,具自陈道。教使者谓单于言:‘天子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系帛书,言武等在某泽中。’使者大喜,如惠语以 让单于。单于视左右而惊,谢汉使曰:‘武等实在。’”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风 浪波折,苏武才得以与汉使会面,其心情之复杂难于言传。作者巧妙地用了“魂销”二字,洗练传神地表现出苏武百感交集的情绪。张祜有诗云“一 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也是用无语流泪的方式传达主人公心头难以言 说的哀伤,与此句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古祠高树两茫然”由对历史的悬 想转到眼前的苏武庙,经过了星移斗转,“古祠高树”依然耸立,“茫然”则 渲染出幽远渺茫的思古气氛,为接下来进一步的怀古做好了铺垫。
 
  颔联描写苏武在北海牧羊时的苍凉景象:胡天明月高悬,一行征雁远 远地飞去,再也不见踪影。昏冥的暮色里,羊群在接天的荒草寒烟中缓缓 归来。上联设色清冷,意境高远,下联色调幽暗,意绪惆怅,形象地展示了 苏武海上牧羊的艰苦生活,及其内心的孤寂和浓烈的思乡之情。
 
  颈联写苏武归朝后的所见所感。甲帐是汉武帝时所造的帐幕,根据 《汉武故事》的记载,武帝的幔帐用珊瑚、宝石翡翠、珍珠镶嵌,是第一等的 幔帐,故称甲帐。苏武由武帝遣使匈奴,归来时武帝已然作古,亭台楼阁 虽然依旧,甲帐却早已不复当时。“武留匈奴凡十九岁,始以强壮出,及还,须发尽白”(《汉书·苏武传》),苏武持节出使时风华正茂,如今却已两鬓萧然,垂垂老矣。一“非”一“是”,深刻传达出光阴流转、恍若隔世的感慨。
 
   尾联写苏武归朝后对汉武帝的追悼,“诏武奉一太牢谒武帝园庙,拜 为典属国,秩中二千石,赐钱二百万,公田二顷,宅一区”。然而武帝对苏 武的封侯拜印再也无由得见了,于是苏武只能对着浩浩秋水痛哭,倾诉心 中的哀悼。其实,早在羁留匈奴时听说武帝的凶信,苏武已然“南乡号哭, 欧血,旦夕临”,此日归朝再度哀哭,更是寄托了自己的身世之慨。
 
     此诗以记述史实为主,剪裁得当,用语洗练,成功刻画出一个忠君报 国、坚贞不屈的志士形象,令读者渴慕遥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