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天者存,逆天者亡

天下有道,小德役大德,小贤役大贤;天下无道,小役大,弱役强。斯二者,天也。顺天者存,逆天者亡。(《离娄上》)

【鉴赏】 孟子的意思是说:“政治清明之时,道德低的人为道德高的人所役使,小贤能的人为大贤能的人所役使;政治黑暗之时,力量小的被力量大的所役使,弱的被强的所役使。这两种情况都是由天决定的。顺从天的就生存,违背天的就灭亡。”

孟子所说的清明之世,是指诸如尧、舜、禹,以及汤、文、武、周公之世,因为他们能“尊贤使能,俊杰在位”,治世是依靠德行的高低而非力量的大小;黑暗之时则应该是指春秋战国时代,诸侯间兼并不断,实力此消彼长,大国先后争霸称雄,他们治世是依靠力量的大小而非德行的高低。虽然孟子一向宣扬以德治国的原则,反对横征暴敛、严刑峻法的力治,但在这里孟子却把德治与力治都归于天命,究竟是为什么呢?

孔子终生宣扬仁义之道,却惶惶然如丧家之犬。孟子以圣人之徒自居,倾其全力四处宣扬仁政,但是当梁惠王问孟子如何才能打败强大的齐国、秦国和楚国时,孟子却只能说:“王如施仁政于民,省刑罚,薄税敛,深耕易耨,壮者以暇日修身孝悌忠信,入以事其父兄,出以事其长上,可使制梃以挞秦楚之坚甲利兵矣。”(《梁惠王上》)用木棍能打败秦楚军队,在现代人看来,这真够荒唐。也许孟子说这话的时候,心里也没有多少底气吧。又比如,当滕文公问孟子,弱小的滕国应该怎样处理与强齐、强楚的关系时,孟子只能说,这个问题我解决不了,如果非要说,也只有深挖护城河,高筑城墙,与老百姓舍命保卫而已。当仁政遇到强权时,竟显得如此脆弱,正所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孟子从孔子和自身身上,看到了实现仁政的不易,所以就只好把德治与力治都归之于天命了。这多少显示了孟子对时局的无奈,也间接地反映出了时代的特点。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11-24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guji/mengzi/mingyan/35527.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