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缘·遇猎

        (旦) 俺洞庭公主是也。奉母妃之命,射猎首山。宫娥们! 此处山色入怀,泉声悦耳,且下马小憩片时。(生上) 前面一队女郎,宫妆骏马,好奇怪吓!
        【北折桂令】 忽相逢甚处宫娃?簇簇新妆,笑语方哗。(拭目介) 眩双眸半晌嗟呀,眉影笼烟,鬓影明纱。一个个龙泉手把,一个个雉尾分花。道分藩桐叶周家,却从来不驻三巴。(旦) 我们上马前去罢! (上马加鞭,绕场驰下。生作遥望见旦介) 这中间一位美人,装束各别,艳冠群芳,整罗衣一尺纤腰,上雕鞍一朵朝霞。待我赶上前去,饱看一回,有何不可。
        【北雁儿落带得胜令】 粉丕丕娇含叶底花,翠弯弯螺黛何曾画,颤巍巍花冠正不欹,玉纤纤素手轻轻撒。呀! 堕褵褷一雁下平沙,破樱桃一笑春莺滑。问如皋可许倚蒹葭?料芳年三五犹迟嫁。仙葩,量不尽珍珠价; 休嗟,亏翻了江上槎。
        【北收江南】呀!一番偷觑一番佳,怕潜窥宫禁罪名差。问佳人毕竟是谁家?可知俺走得芒鞋乏?活勾魂是他,肯消魂是咱,奈隔著疏林一桁即天涯。
        【北沽美酒带太平令】 恁匆匆撇却咱,恁匆匆撇却咱,料娇痴忆爹妈。他奏凯归来一例夸,恐腰肢都乏,风摇倦一林花。望碧空一轮欲下,问今宵何方横榻?都不管僧房佛塔,把一夜相思挣扎。我阿,失途人天涯水涯,为甚的风魔狂杀?呀!有一座好亭台依稀那答。
        【尾】 这相逢一晌真无价,便洛女湘妃未许夸,偏向我这不好色的人儿意中挂。

        《洞庭缘》 是据 《聊斋志异》 中的 《西湖主》 和 《织成》 两篇故事改编而成的。作者把原作中的西湖主改为洞庭龙君的公主,把织成改为洞庭君王妃的婢女,而两个故事的男主角陈弼教与柳生 (剧中名柳宗望) 在本剧中则为好友。剧写书生陈弼教为副将军贾绾慕僚,随贾移镇巴陵。贾绾在洞庭湖操练水师,捕获一条大鱼,陈生劝贾将鱼放生,并为鱼拔箭治伤。此鱼原是洞庭龙君的王妃所化,她十分感念陈生恩德。柳宗望应好友陈生之约来洞庭相会,适逢洞庭君巡湖借用柳生所乘小船,柳生酒醉挑逗宫女织成,洞庭君欲杀柳生,柳作赋显露才华,洞庭君转怒为喜,赠给柳生一把玉尺,并有意以织成许配给他。陈弼教遇风沉船,漂流至岸边,适逢洞庭君公主带侍女打猎,他拾得公主遗失的绣帕,在帕上题诗,公主寻找绣帕,与陈生一见钟情,引陈生见王妃,王妃认出陈生是救命恩人,于是同意以公主嫁与陈生。后来洞庭君命使女崔媪带织成到巴陵寻找柳生,以玉尺为信物与柳生相会,也喜结良缘。作者把两篇故事捏合一处,布局与结构颇费匠心,因而此剧刊本附有黄承曾的题诗云 “两折仙缘谱洞庭,陆郎才笔妙通灵”,给予称赞。
        此剧所演人神相恋故事由 《遇猎》 一出引发,陈弼教落水漂流,死里逃生,巧遇洞庭公主出猎,睹其美而爱其人,写得尤其精妙。周贻白 《曲海燃藜》 评论此剧说: “所用宫调,大体不误。文词尚佳,用韵不杂。可诵之曲,第八出 《遇猎》 之南北合套,实为全剧冠冕。” 接着引录了陈生所唱北曲 【折桂令】 至 【尾】 五支曲子的全文,又说: “其文词似学藏园 (蒋士铨),此套纯本 《四弦秋·送客》 【折桂令】 及 【雁儿落带得胜令】,遣词尤肖似之。” 可见周贻白对这一出的曲词非常赞赏。
        洞庭公主奉母妃之命到首山射猎,她见山色入怀,泉声悦耳,为这里的美景所陶醉,就与侍女们下马小憩。陈生望见一队女子宫妆骏马,联翩而至,他被洞庭公主的美貌所陶醉了。【北折桂令】一曲中,陈生首先自述疑惑。他乍睹丽人,忽闻笑语,还不知道她们是 “何处宫娃”。只觉得一个个都是那么漂亮,手按宝剑,顶戴雉翎,英武飒爽,光彩照人,或许是某王府或藩镇的女将。其中为首的一位美人更是与众不同,装束华贵富丽,姿容艳冠群芳,“整罗衣一尺纤腰,上雕鞍一朵朝霞” 两句,使洞庭公主的形象活起来了。
        陈生被公主的美色吸引,就大胆地 “赶上前去,饱看一回”。这时,公主命侍女撒下围场,围捕野兽,群兽狼奔豕突,侍女各有擒获。忽然,天空有一行大雁飞过,公主弯弓搭箭,声言要射那第三只雁。她一箭射去,那只雁应声而落,公主率领侍女们纵马前去寻找中箭之雁。这番景象,陈生看在眼里,又是爱慕,又是敬佩,忍不住赞道: “妙阿!” 【北雁儿落带得胜令】 一曲,就是他对公主的赞词。“粉丕丕”、“翠弯弯”、“颤巍巍”、“玉纤纤” 四句排比,分别描绘他所观察的公主的粉面、黛眉、花冠、素手,都是那样的恰到好处,完美无瑕。于是,陈生开始想入非非,拟想这位美人是否可以求婚,是否已经出嫁,若许求婚又该要多少财礼,书生的痴念,总是爱在婚姻问题上驰骋遐思。一边想,一边向前追赶,想看一看她们是否寻到了那只射落的雁。唱词和相关的动作,也把陈弼教这位爱美而多情的年轻士人的形象十分鲜活地描绘出来。
        当陈生望见公主整队欲归时,唱出 【北收江南】 一曲,继续演绎他的遐思。他躲在草木丛中偷看公主一举一动,毕竟有些做贼心虚,怕被公主发现落下罪名。然而美人到底是谁家女子的疑问仍在困扰着他。他被她勾魂,也为她销魂,隔着一片疏林却像是隔断天涯似地无法与她亲近。这里刻画陈生的内心活动是非常细腻的,使人们联想起欧阳修的词 “见了又休还似梦,坐来虽近远如天” ( 《瑞鹧鸪》)。远和近的概念全在于当时的感觉,这是堕入爱河的恋人常有的心态。在和所恋的对象难以接近时,虽近在咫尺却像在天涯一样遥远。
        此时对于洞庭公主来说,她完全不理会这边书生的苦思,也根本不知道近处有人在观望她。天色已晚,落霞泛红,暮鸦归林,公主带领着她的侍女,驮载着捕获的猎物,离开山林打道回府。陈生看着所爱的美人消逝,顿生被冷落、被遗弃的凄凉之感,他唱出 【北沽美酒带太平令】 一曲,宛转表达此刻的心情。“恁匆匆撇却咱” 的两句重复,完全是单方面的无聊猜想,把女子的无意当成有心,好像是美人故意把他撇下不理似的。他进而又顺着既定的思路,设想那位美人肯定是想她的爹妈而回去了,肯定是回家夸耀她的猎获成果去了,肯定回到家中累得不想动弹了。这样的胡思乱想,却正表现了陈生对所爱女子难以放心的关注,而关注本身就凝聚着无限深情。想来想去,陈生忽然想到自己眼下的狼狈处境。他从湖中逃生出来,本是要到巴陵去的,而此时已近黄昏,还呆在这荒山野岭之间,今夜将在哪里歇脚呢?可见,他已被所爱女子吸引而达到忘我的境界,只是在女子去后才清醒过来。这时,陈生只得急忙赶路,希望能遇见一处佛寺可以投宿,也是希望能够得到一个可以安下身来再把美人细细回想的地方。陈生处于困难境地却一直想着那女子,一片痴情真到了 “风魔狂杀” 的地步了。
        最后,陈生看见近处有一处房舍,碧瓦鳞鳞,像是僧院,便前往投宿。这时,他唱出的一支 【尾】 仍然在牵挂着那位打猎的美人。回想起今天的遭遇,真像曹植遇见洛神、屈原遇见湘妃那样离奇。自己虽然不是好色之人,但对那位美人也实在永远难以忘怀。他看见的这一处房舍,正是洞庭君府第的显现,他前往投宿,正为他重会洞庭公主并进而缔结姻缘造成了新的机遇。作者在剧情结构方面承前启后、环环相扣,安排得非常紧凑。《遇猎》 一出中对陈生爱慕公主的感情的深刻展示,也使后来剧情的发展合情合理,他和洞庭公主的终成眷属也就是必然的结果了。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5-24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gushiwenshangxi/juqu/105082.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