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溪雪·坠崖

        【北刮地风】 (旦)哎哟,猛见恁旗展惊风帅字飘。沸悲肠,万斛秋潮。看阴森不是人间道,惨愁云罗刹弓刀。(杂)到了,请下马稍待,俺先去通报。(杂传介) (旦) 将军呵,只为你破城池金帛齐钞,破坟茔尸骸尽暴,破人家男妇难逃。看着这战血飞,怨气腾,好教俺难寻欢笑。若 要奴家从顺,须待全师出境,不犯秋毫,离了这永康地面,方可择吉成礼。(副净)这却为何?(旦) 保定这故园山,雷霆不许烧。也见的女和戎,为功非小。
        (副净) 这有何难! 待俺传令,即刻移兵便了。
        【南滴滴金】 卷长蛇疾走金华道,总不使民间鸡犬扰。拥旌旗只算迎花轿,试听俺击征鼙,吹画角,权当是寿筵开,梨园腔调。美人,俺先去也。少不得永康人平安保,全仗你菩萨杨枝把昆明焰销。
        (引兵从绕场下) (旦)
        【北四门子】猛可的貔貅万帐同移灶,挽回你海上奔涛。试看我乱军中一现惊鸿爪,弋人罗何处捞? (二杂) 前面便是山路,马上须要小心。(旦)说甚么山渐高,路渐遥,借取这大王风吹奴登碧霄。凭着俺主见牢,心胆豪,诉烦冤九阊须叫。
        【北水仙子】俺俺俺俺归路遥,指指指指乡树濛濛青渐了。上上上上天梯,马背云高。(登高处介)望望望望远曲,鹃魂月吊。(作回望介) 我家门已是望不见了,把把把把儿郎怨魄招,待待待待和你同骑黄鹤,恨恨恨恨姊妹蔷薇一半凋,痛痛痛痛夫妻兰蕙同时槁,等等等等觅个干净土去收梢。
        天气炎蒸,胸中好生烦燥,几乎晕下马来。军士们快与我取些茶汤,饮了再走罢。(杂) 既如此待我们分头寻取。(向净老旦介) 你二人好生陪伴,不可行动,我们去去就来。(下) (净、老旦) 嫂子,想我们妇人家,从没有军营里去玩耍,今晚到那里见识见识也好,劝你开怀些罢。
        【南双声子】容颜好,容颜好,须随意寻欢乐。忧伤老,忧伤老,莫随处寻烦恼。家乡杳,家乡杳,军营闹,军营闹,且穿他罗绮,吃着脂膏。
        (旦) 你们自去受用,怎知俺吴宗爱呵!
        【北尾煞】我劫尽风轮望空笑,则待向悬崖撒手逍遥。(旦指介)你看那边飞起一片彩云来了。(老旦净各望介)在那里?在那里? (旦) 我若是再迁延还等恁时了?
        咳呀! 罢罢。(作投崖死介)

        《桃溪雪》 作于道光二十六年 (1846) 冬,所写吴宗爱的事迹在正史、野史中都未见记载。黄燮清有好友名吴康,曾任永康县丞,讲述过这个故事,黄燮清据此敷演成传奇。剧写清初康熙年间永康县女子吴宗爱字绛雪,美貌多才,著有 《六宜楼诗稿》,人们称她桃溪女史。嫁与秀才徐明英,夫妻恩爱,徐明英外出游学,宗爱在家与族中女伴诗词唱和,平安度日。耿精忠在福建起兵叛清,派总兵徐尚朝率兵进攻浙江,攻占处州等地,逼近永康。永康知县召集士绅商议对策,有人提议向徐尚朝献美女阻止叛军进犯,知县赞同,就让人强迫吴宗爱为解救本县百姓而献身。吴宗爱被逼无奈,表示同意。徐尚朝得到吴宗爱,传令移兵别处,行军至永康县三十里坑时,吴宗爱投崖身亡。《坠崖》 一出,即是写吴宗爱投崖殉难的一场戏。
        【北刮地风】 是吴宗爱被送到徐尚朝的军营辕门外时唱的一支曲子。她看见叛军营寨旌旗飘展,“帅” 字旗高高耸立,威严中透着杀气,战云里裹着秋风,气氛阴森恐怖,就像是阎王的地狱一般。在军士通报之后,她见到了敌将徐尚朝。她想到自己前来的使命是要保护永康县的百姓,于是以下的几句唱词就不亢不卑地指斥徐尚朝每攻破一城都要抢人财物,掘人坟墓,毁人家庭,倒行逆施,罪恶滔天,而眼前若要让自己顺从他,就必须全军离开永康县境,不损害百姓一丝一毫,之后选择吉日良辰,举行婚礼才能让他遂其所愿。吴宗爱自比汉朝出塞和亲的王昭君,她想只要徐尚朝答应她提出的条件,她也就算为永康百姓立下功了。
        徐尚朝色迷心窍,立即命令所部人马离开永康,移兵攻打别处。他唱的 【南滴滴金】 一曲,表达他洋洋得意的心情。唱词中述说他将率兵向浙江的金华进发,号令士卒不得骚扰百姓。忽然间,他觉得军旅的旌旗就像是迎亲的彩轿,征战的鼓角则成了迎亲的鼓乐,他呼唤着美人,再次作出保护永康百姓的许诺,以此博取吴宗爱的欢心。这位飞扬跋扈的叛军将领一副卑琐好色的嘴脸,被生动而形象地勾画出来。
        徐尚朝统兵前进,吴宗爱由两个被掳掠来的女子护持,随后跟上。她骑在马上,唱 【北四门子】 一曲,自谓看到叛军离开永康转向金华,她解救永康百姓的心愿得到满足,但想到自己陷入敌兵队中,如被网住的鸟雀,怎样才能脱离险境呢?前面进入山路,逐步登高,好像升天一样,自己把危难和痛苦向上天诉说,上天能听得到自己的声音吗?一个罹难女子的苦情愁思婉转叙出,使读者深为女主人公的命运担忧而产生悲悯之情。
        迤逦前行,离家渐远,吴宗爱心如潮涌,一刻也不能平静。此时,她接着唱出的 【北水仙子】 一曲,那 “俺俺俺”、“上上上” 等一连串的重叠词构成的旋律,正像她的不平静的心潮。山重重,怨亦重重,路悠悠,恨亦悠悠。吴宗爱远离了故乡,陷身于狼群,和夫君徐郎已是生离死别,和旧日的女伴也再见无期,此刻,她想到自己的归宿只有一死,永远离开这充满邪恶、也充满苦难的尘世,到阴间或西天或许能有一方净土可以慰藉自己悲苦的灵魂。
        此时是盛夏六月,天气炎热,此地是山路崎岖,人烟稀少。吴宗爱心有成算,声言天热口渴,让跟随的两个军士去取水饮用,把军士支开。那两个陪伴的被掳妇女早已顺从了叛军,她们见吴宗爱忧愁烦闷,反而对她进行劝慰。其中一位年长些的妇女唱 【南双声子】 一曲,竟然说要趁着年轻貌美,及时行乐,既然来到军营,不妨随遇而安,穿罗绮,吃酒肉,让吴宗爱和她们一样快乐玩耍,与叛军同流合污。作者安排这一唱段,有意以这两个被掳妇女的卑贱作对比,更衬托出吴宗爱的人格高洁。吴宗爱自有自己的信念与人格,怎么能会听从这两个妇女的无耻之言? 她唱 【北煞尾】 一曲表达了与她们截然不同的志向: 劫数已尽,向悬崖撒手,她要以死保全自己的节操。在那两个妇女正为她的回答而迷惑的时候,吴宗爱谎称那边有一片彩云飞来,骗她们扭头去看,趁此机会纵身从悬崖边跳了下去。
        吴宗爱的投崖,是这一出戏的高潮,也是全剧的高潮。她死得惨烈,死得悲壮,也死得其所。本出所写吴宗爱进入敌营、随军行路过程中的表现与心理活动,此前各出写吴宗爱的平静家庭生活的破灭及叛军进逼的态势,都为吴宗爱的此时投崖作了充分的铺垫。因此,吴宗爱的坠崖而死对于展示人物的精神境界、塑造人物的崇高形象来说,奏出了强烈响亮的音节,确定了吴宗爱的人格基调,也确定了此剧思想内容的基调。此出结尾处有眉评云: “勒得住,收得响,神龙下海,气足神完。”这几句评语肯定了作者的用笔之妙。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5-24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gushiwenshangxi/juqu/105092.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