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滩驿·夺尸

        【越调过曲·小桃红】 (旦)恰才的长虹一剑斩妖魔。说甚么风雨重围合也,实指望净洗甲兵,壮士齐挽天河。那管他急点滂沱,却不道陷泥淖,困山坡,泥滑滑马蹄折也,奈妨主的卢何。更禁不起鬼箭利,黑暗里射人多。(行介)
        【下山虎】准备著飞蛾扑火,那怕他地网天罗。(四旦孝衣执械追上) 小姐忠心报国,杀贼复仇,这样忠孝两全的好事,怎不携带我们呀? (旦) 好呀,结下了枉死城中伙。须知道百年易过,纵然是致命沙场,大古里香销玉堕,这忠孝声名永不磨。再休提女孩儿生来弱也,抵得铁铮铮男儿一个。我父亲在冥冥之中自然助我成功的。睢阳厉鬼能为祸,闪灵旗,杀贼提戈。难道甲马云中,轻轻饶过他。(杂二人扮父老上)小姐若出城去,眼见空城无主,立刻沦陷也。(哭介) (旦) 不妨的呀!
        【五般宜】 仗诸君守孤城,人心要和。仗诸君助军威,呐喊声多。休小觑我娘子军中泣翠娥,须晓得拼丝丝一命,都向这死中求活。定把那连营踏破,夺回来忠骸遗蜕。昔日的苦曹娥,哭父浮江,那料这不幸事,轮到我。
        【前腔】 我这里换铠甲,麻衣暂脱。我这里拭旌旗,血痕遍著。雨过云开月影多。望麻滩驿外,剩几点鬼磷萤火。(急行介) 恶森森贼营几座,梦昏昏贼徒酣卧。(喊杀介) 一阵雌风卷地来,何处躲? (冲杀下)(旦) 想州中百姓见了父亲的忠骸呵,
        【五韵美】 一路上挂丧幡,供香火,泪痕如雨同时落。怨苍苍,把我将军夺。方才仓卒之中,见父亲面色如生,眼睁睁望人未合,须飘飘迎风欲活。想必是忠心耿,遗恨多,从今补整碎山河,重担儿付与我女儿肩荷。
        【尾声】 遗骸马革何曾裹,遍山城野哭声多,祭魂灵手割下贼头颅几颗。(哭下)

        《麻滩驿》 和《理灵坡》 可以说是姊妹篇,两剧都取材于明末史实,都写了发生在湖南的故事,都以对抗张献忠农民起义为背景。所不同的是,前剧赞颂的是长沙司理蔡道宪,此剧赞颂的是道州守备沈至绪及其女儿沈云英。剧情依据毛奇龄所作《沈云英传》 及徐岳所作《琼枝曼仙记》,稍加虚构,写浙江萧山人沈至绪于崇祯四年中武科进士,崇祯末年任湖南道州守备,其女云英嫁为四川中江县人贾万策为妻,贾万策职任湖广荆州大剿营都司,在同张献忠作战中殉职,云英则随父同在道州。张献忠攻占长沙后,派遣已投降起义军的湖广总兵尹先民进攻道州。沈至绪率部迎战,杀尹先民,但在进兵麻滩驿时中箭身亡,尸体被尹先民的部将抢去。云英闻知,当即率领女兵夜劫敌营,夺回父亲遗体。后来朝廷传旨追赠沈至绪为昭武将军,封沈云英为游击将军并任道州守备。《夺尸》 一出,就是写云英劫营夺尸的一场戏。
        关于此剧的主题思想,在对抗农民起义这个问题上同 《理灵坡》 一样,表现了作者思想认识的局限性。但如果从女儿出于对父亲的骨肉之情,在父亲遇难后奋不顾身夺取父亲遗体的行为来看,其精神、其勇气都十分可嘉。剧中写夜战场面惊心动魄,沈云英及其女兵的勇敢顽强气壮山河。这里所选六支曲子都是云英所唱。开始,云英单人独骑黄昏时离开家门,她要前往麻滩驿偷劫敌营并夺取父亲尸体。
        【小桃红】 一曲云英自述她自恃勇武、藐视强敌的英雄气概。此时天色将晚,风雨大作,正是银河倾泻洗兵马的非常时刻,大雨滂沱、道路泥泞以及因路滑马蹄折陷等种种困难,都不能动摇她赴敌的决心。充满豪情的唱词,加上骑马行进的舞蹈,活现出一位英武豪爽的女将形象。
        【下山虎】 一曲是沈云英在行进途中的内心独白,她自谓是飞蛾投火,不怕天罗地网,显然已抱定视死如归、义无反顾的信念。这时,她府中的几位女兵追来了,要和她一起去杀敌报仇。云英很受感动,也为增添了帮手而增强了勇气和信心。她对同伴们说,即使是战死沙场,也落得个忠孝声名,女孩儿家虽然天生软弱,也要胜过那铁铮铮男儿。这些话,是对同伴的鼓舞,也是对自己的勉励。她还想到父亲虽死,其神灵也会在暗中保佑她,助她成功,救父与思父的深情,此刻也都化为她行为的动力。
        当云英带着几位女兵正要出城的时候,道州城中百姓拦住了她们。他们得知云英要去劫敌营夺父尸,报告说,城中民众在沈公阵亡后认为有小姐在,仍然可以坚守,如今小姐离去,空城无主,大家都要逃亡了。面对父老的哀告,云英唱出 【五般宜】 一曲,她指出要坚守孤城靠的是城中百姓同心协力、军民团结一致,表达了对百姓们的信赖和感激之情。同时,她也向百姓们表示,她和她带的这一队娘子军不可小觑,她们拼命死战,以一当百,出其不意前往劫营,定能成功。她们的精神与自信使众人感动,也使众人看到了希望,大家这才表示赞同,愿在城中等候捷音。
        于是,云英带领女兵跃马出城。第二支 【五般宜】 曲子,唱的是她们行军的情形和战斗的场景。大雨已过,云开月露,荒野夜色,一片凄惨。赶到麻滩驿,远远看见点点灯火,那就是敌人的营寨了,敌兵们可能都还在睡梦之中。“一阵雌风卷地来,何处躲”,这句唱词表现了沈云英临敌不惧的豪迈之情。她带领女兵们冲杀过去了。尹先民的部属一片心慌,不知道这半夜三更一下子来了多少人马,各自逃生,互相践踏,甚至混乱中不辨敌我,自相攻杀起来。沈云英等女豪杰们乘乱大杀一阵,抢回沈老将军的遗体,收兵返回。
        【五韵美】 是沈云英在战斗结束后归途中所唱。她让女兵们抬起父亲遗体先行,自己断后,防敌兵前来追赶。她想到道州百姓们见父亲遗体被夺回来,一定会挂丧幡、供香火进行祭奠; 又想到刚才看见父亲遗体时,父亲面色如生,好像胸怀遗恨、死不瞑目。此时,云英心中只有父亲,她劫营成功,心愿已遂,但父亲已不能复生,千斤重担落在了自己肩上,她感到了沉重的责任。这段唱词的内容,十分切合这位孝女此时此地的心情。【尾声】 一曲中,云英仍在为父亲而悲伤。父亲以身殉职,死得是那样惨烈,满城百姓都在哭祭老将军,她也要用割取的敌兵首级来祭奠父亲。云英在痛哭声中下场,此出的悲壮气氛也达到了极致。
        《麻滩驿》 传奇今存刊本有曾传均的评点。曾传均字茶村,湖南善化人,与杨恩寿为同学,他撰作有《蕙兰芳》 传奇,因而也是戏曲作家。其评语既是行家之言,又是深知作者意图之言。此出中,【小桃红】 一曲有眉评云: “行文至此,亦有凄风苦雨之声。” 【下山虎】 一曲有眉评云: “此出科白,无不入神。” 【五般宜】 一曲有眉评云: “意气周备,词旨朴茂,直逼元人”,“一字一珠,一字一泪”。这些评语,可以启发我们认识并欣赏本出曲词之妙。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5-24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gushiwenshangxi/juqu/105107.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