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剪梅》

《一剪梅》

李清照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注释】 ①玉簟(diàn店):光滑如玉的竹席。②兰舟:即木兰舟。木兰树坚而香,诗人遂以为舟之美称,“兰舟”不一定是木兰所制。③锦书:这里是对书信的美称。

【词大意】 红荷凋谢竹席凉,轻提罗裙把船上。云中寄书多盼望,鸿雁过月照西厢。花自飘散水自淌,你我心忧互思量。相思情深无法忘,下了眉头到心上。

【赏析】 据载,李清照与赵明诚结婚的第三年,即宋徽宗崇宁二年(1103),诏禁元祐党人子弟居京。清照的父亲李格非上一年被列为元祐“奸”党,这样刚刚20岁,她就被迫与丈夫分离,随娘家返回原籍济南府章丘明水。这是《一剪梅》写作的大致背景。至于具体背景论者往往引述这样一段话: “易安结缡未久,明诚即负笈远游。易安殊不忍别,觅锦帕书 《一剪梅》词以送之。”(《琅嬛记》)这一记载似是而非,“负笈”是读书,那时赵明诚 “在太学作学生” (李清照语),太学在汴京,其往何处“远游”?这显然是附会之辞。但这并不等于说此词非 “结缡未久”之作,其具体写作时间当是崇宁二年的深秋,此时作者回原籍不久,为寄赠远在汴京的丈夫而作是词。

首句的 “红藕”是《漱玉词》中常见的意象。同一种自然物,在《如梦令》 中叫做 “藕花”,在 《怨王孙》 中是“已成”的 “莲子”,曾给人以清新、愉悦的美的享受,而此处的 “红藕” 其 “香” 已 “残”,给人以衰败凄凉之感。原因是当藕花和莲子作为审美对象映入作者的眼帘时,她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女,其心绪与审美的对象特征,形成一种对应同构关系,基调自然是欢娱向上的。而“独上兰舟”时的作者,已尝到了社会政治的苦果,年纪轻轻的被人从幸福的爱情伊甸园中赶了出来,她与新婚不久的丈夫活像一对被闷棍打散了的鸳鸯,其心情之凄苦不言而喻。那么,红藕的残香、凉飕飕的竹席,不正是其内心感受的物化吗?

“轻解罗裳” 以下二句承上启下,说明时届深秋,一个穿着罗裙、出身颇高贵的女子,白天独自登上木兰之舟,原以为可以消愁解闷,不料看到的却是香消色褪的残荷;夜晚“月满西楼”,她还未能入眠,心里盘算,“云中”飞过的大雁能不能带来一封丈夫的书信呢?此二句用今天的话说,岂不是作者对“鱼雁效应”的一种复杂的心理写照吗?是的,彼时彼地只有借这种两地书,才能对两颗受伤的爱心有所慰藉。

“杨花入水化为萍”,一般理解为暗写男女情事,有人用以比拟“花自飘零水自流”的深层寓意。其实二者不尽相同,“杨花”句侧重于自然形态,而“花自”句则喻人生的一种感受,具体说就是用落花流水这种无情物,反衬其伉俪情深。此词上片写作者触景生情,不论白天夜晚,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丈夫。下片的“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意谓丈夫也在同我思念他一样地思念着我,二人同时受到这种“相思”的折磨。话说回来,这种“两处”分担的“闲愁”,毕竟比那种单相思好受得多,想想对方也在同样思念着自己,心上不是会涌起一种幸福感吗? 关于赵明诚、李清照“夫妇擅朋友之胜”的种种佳话,说不定正是从这种彼此一往情深的描绘中生发出来的。

“此情”以下三句人谓脱胎于范仲淹《御街行》的“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这当然是可能的。作者不仅对官高位尊的范仲淹,就是对被她揶揄为 “贫家美女” 的 《淮海词》,其《漱玉词》也不时有所取意。这里“此情”三句之于范词,则有深描与淡写之别。形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要言之,恐怕与李清照对伉俪暌违之苦更有切身体会有关,何况她与赵明诚合卺只有二年多,因受党争株连才不得不与丈夫分离,这种非同寻常的新婚之别的痛苦是无法摆脱的。“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十分准确地刻画出爱侣间的相思深情,遂使此词成为一首脍炙人口的佳作。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9-21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gushiwenshangxi/zwms/239009.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友情链接:食功效   可可诗句大全    可可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