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发生废黜戈尔巴乔夫总统职务的未遂事件

        1991年8月19日凌晨4时,一条震惊世界的电讯传到了各个角落,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在莫斯科发布命令,宣布当时正在黑海克里米亚度假的戈尔巴乔夫“由于健康状况,不可能履行苏联总统职责”,根据苏联宪法第126条精神,宣布亚纳耶夫从8月19日起履行苏联总统职责。这个命令发出20分钟后,又发布了苏联领导人的声明,宣布从8月19日6时起,在苏联部份地区实行为期6个月的紧急状态,同时成立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这一事件的发生,带有很大的突发性和偶然性,出乎许多人的预料。
        在此前一天的8月18日下午4时50分,戈尔巴乔夫的侍卫长向他报告,有一群人前来求见他。
        戈尔巴乔夫当时还在办公室里工作,所有的通讯网络都在手边:政府专线、一般通话线路、战略及卫星通讯网等。他拿起一个话筒,寂静无声。他拿起第2个、第3个、第4个、第5个,线路都断了。接着他拿起国际电话,也切断了。但是20分钟前,整个通讯网都还好好的。
        他出去请访客进来,但来人已不请自入,进了他的办公室——如此不敬的行为可能是前所未见。这群人包括负责苏联领导人安全的国家安全保卫局长普列汉诺夫,总统办公厅主任博尔金,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舍宁,苏联国防会议第一副主席巴克拉诺夫和苏联陆军总司令、国防部副部长瓦伦尼科夫。
        戈尔巴乔夫在会晤一开始就问:“在开始谈话前,我先要问你们:是谁派你们来的?”
        回答说:“委员会。”
        “什么委员会?”
        “呃,为处理国家紧急状况而成立的委员会。”
        “谁成立的?不是我,也不是最高苏维埃。是谁成立的?”
        这批不速之客只说,有批人已经凑在一起,现在需要总统下令,使他们成为合法。他们摆在戈尔巴乔夫面前的情势是这样的:如果不下令就得把权力交给副总统。巴克拉诺夫说叶利钦已经被捕。后来他又更正说,他在他们来此途中应该已经被捕了。
        “你们根据什么提这种要求?”
        “国家情势危急,——它正走向灾难。我们必须行动,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其他手段都救不了我们,我们不能再幻想……”诸如此类的话。
        这时,瓦伦尼柯夫插嘴说:“那么你就辞职!”戈尔巴乔夫坚决地回击道:“你们的两个要求都不可能得逞,回去告诉你们所有的主子。”
        来人一旦明白戈尔巴乔夫对他们的最后通牒无动于衷时,接下来的一切便都依循着冲突的逻辑演变。他们切断了戈氏与外界的所有联系,使他处于孤立无援的困境。这时,戈氏身边只有32名保卫人员,他们决定誓死保护他,并严加防范。
        8月19日凌晨4时,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塞瓦斯托波尔因奉苏联防空军参谋长马尔采夫上将之命,封锁了戈尔巴乔夫在克里米亚福罗斯的别墅。这个团用两辆牵引车切断了在别利别克的飞机跑道。机场上停放着总统的两架专机:“图—134”型飞机和“米—8”型直升机。
        6时整,苏联国防部长亚佐夫召集各军区司令员开会并下达指示:根据形势发展,维护秩序,加强军事设施的警戒;其余情况,注意收听广播和看报。
        6时5分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发布命令宣布,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因健康原因已不能履行总统职务,根据苏联宪法第127条,由副总统代行总统职务。
        6时23分,亚纳耶夫致函各国元首和政府首脑以及联合国秘书长,重申苏联信守以前“承担的国际义务”,希望“得到各国人民和政府以及联合国的应有理解。”
        6时25分,亚纳耶夫、帕夫洛夫和巴克拉诺夫3人联名签署《苏联领导的声明》,宣布从1991年8月4时起在苏联个别地方实行为期6个月的紧急状态,并成立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在此期间,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行使国家全部权力。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由8人组成,他们是:苏联国防会议第一副主席巴克拉诺夫,苏联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苏联总理帕夫洛夫,苏联内务部长普戈,苏联农民联盟主席斯塔罗杜布采夫,苏联国营企业和工业、建筑、运输、邮电设施联合会长贾科夫,苏联国防部长亚佐夫和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
        6时34分,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发表《告苏联人民书》,其中说:
        “在我们祖国和我国各族人民命运面临的严峻危急时刻,我们向你们发出呼吁!我们伟大的祖国面临致命的危险!由戈尔巴乔夫发起并开始的改革政策已走入死胡同。无信仰、冷漠和绝望取代了最初的热情和希望。各级政权失去了居民的信任。在社会生活中,玩弄权术取代了对国家和公民的命运的关心。对国家各级机构进行恶毒的嘲弄。整个国家实际上已失去控制。
        “有些人手中握有权力,却不把权力用于关心每位公民和全社会的安全和幸福,而把它用来谋求与人民格格不入的利益,用作无原则的自我肯定的手段。滔滔不绝的讲话、堆积如山的声明和许诺只能突出地证明所做的具体工作微乎其微。权力的膨胀比任何其他膨胀都更为可怕地破坏着我们的国家和社会。每位公民都对明天越来越失去信心,对自己孩子的未来感到深切担忧。
        “某些人粗暴地践踏苏联基本法,实际上在进行违反宪法的变革,醉心于建立不受约束的个人独裁。地方行政机构、市政府和其他违反法律的机构日益擅自取代由人民选出的苏维埃。
        “苏联政治和经济形势的日益不稳定破坏着我们在世界上的地位。在某些地方可以听到复仇主义的腔调,提出修改我国边界的要求,甚至还发出瓜分苏联和可能将苏联个别项目和地区置于国际托管的呼声。这是令人痛苦的现实。昨日,在国外的苏联人还感觉自己是一个有影响的受尊敬的国家的体面的公民,而今日,他常常感觉到自己是二等外国人,人们对他常常投以蔑视或怜悯的目光。
        “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意识到破坏我们国家的危机的深度,它担负起了对祖国命运的责任,并决心采取最重大的措施使国家和社会尽快走出危机。
        “我们打算立即恢复法制和秩序,结束流血事件,无情地对刑事犯宣战,根除诋毁我们社会和贬低苏联公民的可耻现象。我们要清除我们各城市街道上的犯罪现象,结束盗窃人民财产的人的胡作非为。
        “我们主张真正的民主过程,主张能导致革新我们的祖国、经济和社会繁荣的彻底的改革政策。这种繁荣能使我们祖国在世界各国大家庭中占有应有的地位。
        “我们首先关心的是,解决食品问题和住房问题,将动员现有的一切力量来满足人民的这些最迫切的需求。
        “在这个祖国命运的紧要时刻,无所作为就意味着要为悲惨的、真正难以预料的后果承担严重责任。
        “我们呼吁苏联全体公民意识到自己对祖国承担的义务并大力支持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支持在使国家摆脱危机方面作出的努力。”
        这一天11时,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发布第一号命令。这项命令包括16点内容,主要是:为了维护苏联各族人民的切身利益、国家的领土完整、恢复法制和克服危机,各级政权机关和管理机关必须无条件实施紧张状态,无力确保实施紧急状态的机关将被停止活动,而由紧急状态委员会任命的专门全权代表负责;立即改组不按苏联宪法和苏联法律行事的政权机关,管理机关和军事组织;政权机关和管理机关不符合苏联宪法和的法令决定一律无效,停止阻碍局势正常化的政党、社会团体的活动;公民和团体非法拥有的武器必须立即交出;禁止集会、游行,必要时可实行宵禁;对新闻进行监督等,命令还要求苏联内阁采取措施保障居民食品和消费品的供应。
        这天上午,亚纳耶夫还发布了在莫斯科市实施紧急状态的命令,其中宣布:1.从1991年8月19日起在莫斯科市实施紧急状态;2.任命莫斯科军区司令加里宁上将为莫斯科市卫戌司令,他有权发布旨在保障紧急状态制度得以实施的必须执行的命令。
        上午11时46分,叶利钦在俄罗斯联邦政府大厦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宣读了《告俄罗斯公民书》,宣布紧急状态委员会是非法的”,是“右派反宪法的反动政变”,要求立即召开苏联非常人民代表大会,呼吁“俄罗斯公民对叛乱分子给予应有的回击”,并号召举行“总罢工”。
        与此同时,莫斯科的跑马场广场已有人举行集会,开始只有几千人,后来人数越来越多。会上宣读了叶利钦的《告俄罗斯公民书》。集会开始不久,一队装甲车从大剧院方向开向跑马场广场,遭到拦截。示威者在民族饭店前用两辆无轨电车封锁了特维尔大街。集会者封锁了广场。军队继续向莫斯科市内调动,装甲车封锁了特维尔大街。13时,叶利钦走出俄罗斯议会大厦,站在塔曼师110号坦克上,呼吁莫斯科人和俄罗斯全体公民进行应有的反击。
        这天下午,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发表声明批评叶利钦在上午举行记者招待会“直接纵容人们采取违法行动”。警告叶利钦等人不要采取“不负责任和不明智的步骤”。
        下午5时,苏联代总统亚纳耶夫在外交部新闻中心举行记者招待会。他表示,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将采取最果断措施使国家和社会尽快摆脱危机”。亚纳耶夫不同意所谓“今天凌晨苏联发生了国家政变的说法,强调紧急状态委员会是“根据宪法作出决定”。他强调,“我们整顿国家秩序的打算,既得到了自治共和国的支持,也得到了绝大多数加盟共和国领导人的支持”。
        在戈尔巴乔夫方面,他和他的侍卫队拒绝食用每日从外界送来的食物。他还要求恢复通讯和派飞机返回莫斯科,均无回音。戈氏还给自己制作了录像,寻找可靠的渠道,设法送入外界。他的医生还写了关于戈氏的诊断报告,以便让公民知道总统健康状况。在与外界隔绝的情况下,戈氏只能通过电视了解国内局势,通过英国BBC电台和美国之音分析衡量局势的发展。
        8月19日这天,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还颁发了第59号、第61号、第62号和第63号命令。叶利钦在命令中,把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说成是“违反宪法的组织”,威胁要对执行这个委员会的人“追究刑事责任”。
        这一天,在莫斯科,也可以说在全苏联,政治空气的紧张程度,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所少有的。在莫斯科,这一天没有发生严重的过火行为。在各种政治势力斗争的过程当中,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占了上峰。
        8月20日,莫斯科的形势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虽然还在控制着局势,但是以叶利钦为首的俄罗斯联邦政府,在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支持并对紧急状态委员会施加压力的情况下,发起了越加猛烈的反击。这一天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已不处于明显的优势。
        这天中午,叶利钦向苏联最高苏维主席卢基扬诺夫发出呼吁书,要求在24小时内安排他与戈尔巴乔夫会晤;在3天内由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参加对戈氏健康进行医学鉴定;军队立即返回驻地;立即解散紧急状态委员会。
        同日,苏联内务部长受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委托,撤消俄罗斯内务部副部长关于向莫斯科调遣数百名军事学院武装学员的命令。命令称,据查,“俄罗斯内务部命令武装部队应于8月21日上午以前开入莫斯科”,这实际上是要建立非法武装部队,使其“成为对苏联领导施加强大压力的工具”。
        而在这一天,国际上和苏联国内反对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势力却发动了新的强大攻势。西方国家领导人明确表示支持叶利钦,不承认莫斯科新领导,并中止对苏联的援助。
        美国总统布什在玫瑰园举行了招待会。说他已经与叶利钦通了电话,但是两次都未能与戈尔巴乔夫联系上。他已向叶利钦保证美国继续支持他的目标,即恢复戈尔巴乔夫的地位。布什表示,西方七大国无条件支持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称赞叶利钦的“勇敢”行动。
        英国首相梅杰也同叶利钦通了电话。叶利钦向梅杰介绍了俄罗斯的局势,并告诉苏联克格勃已准备进攻俄罗斯议会大厦。梅杰听后当即向叶利钦表示,一旦事件发生,国际社会将采取果敢措施。
        在莫斯科,叶利钦担心紧急状态委员会对俄罗斯议会大厦发动进攻,在通往大厦的方向上设置了16条路障,并在议会大厦5楼叶利钦办公室周围部署了300名武装保卫人员,对一切敢于进攻者开火。
        与此同时,叶利钦打电话向亚纳耶夫施加压力。由于亚纳耶夫担心承担“政变”的罪名,所派出的部队没有向议会大厦发起进攻。这时,叶利钦征服了议会大厦周围的从图拉调来的部队,导致这支部队没能按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命令,反过来参加了保卫议会和俄联邦政府。
        这天,叶利钦发表声明,宣布他已接管了俄罗斯境内的苏军部队,免去了亚佐夫国防部长职务,任命康斯坦丁·科别茨取而代之。
        8月21日,苏联的局势急转直下。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已经开始动摇。莫斯科军区参谋长指出,军队正在全部撤出莫斯科。
        中午,苏共中央副总书记伊瓦什科受苏共中央书记处的委托,向苏联代总统亚纳耶夫提出立即与戈尔巴乔夫会晤的问题。
        叶利钦在俄罗斯最高苏维埃非常会议上宣布:据悉紧急状态委员会的成员已前往莫斯科伏努科沃机场,他们的意图不明。他让俄罗斯内务部和克格勃派人立即封闭该机场。
        苏联国防部举行记者招待会,决定把部署的实施紧急状态地区的部队撤回到原驻地。
        这天下午4时左右。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卢基扬诺夫、苏共中央副总书记伊瓦什科以及克留奇科夫、亚佐夫和季贾科夫先后飞往克里米亚会晤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
        5时左右,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非常会议决定向紧急状态委员人发出最后通牒:立即解散紧急状态委员会;释放戈尔巴乔夫,在全国解除紧急状态。会议在获悉克留奇科夫、亚佐夫和季贾科夫去克里米亚会见戈尔巴乔夫的消息后,决定派俄罗斯副总统鲁茨科伊和总理西拉耶夫也去克里米亚会见戈尔巴乔夫。
        飞机于晚7时在别利别克机场降落。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最高苏维埃主席巴格罗夫到机场迎接。这批人分乘4辆车,直奔戈氏的别墅。
        总统别墅一片寂静,围墙内外有民警站岗。俄罗斯派去的这批人被领到主楼。戈尔巴乔夫先后同俄罗斯派去的代表和鲁茨科伊、西拉耶夫以及单独乘专机前往的卢基扬诺夫和伊瓦什科会面。但拒绝会见亚佐夫、克留奇科夫和季贾科夫。
        这天晚7时30分,苏联最高苏维埃举行会议,会上决定:“认为实际停止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履行他的宪法规定的职责并把这种职责转交给副总统的作法是非法的”。
        9时10分,戈尔巴乔夫发表声明,宣布他已完全控制局势,一度中断的同外部的联系也已恢复,过几天他就完全履行总统职责。
        21日深夜,戈尔巴乔夫和俄罗斯代表团乘图—134客机于22日凌晨回到了莫斯科。
        据塔斯社报导,从19日起,戈尔巴乔夫总统在克里米亚与外界中断联系72小时,现已恢复。
        22日凌晨,戈尔巴乔夫回到莫斯科后当天举行记者招待会并在电视上发表了讲话。
        到22日这天,苏联的政局发生巨变,实权已转由被叶利钦所控制。上午,叶利钦在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非常会议上宣布:凌晨时分,苏联前国防部长亚佐夫、前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克留奇科夫、苏联国营企业和工业、建筑、运输和邮电设施联合会会长季贾科夫及前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已被拘留;前苏联内阁总理帕夫洛夫因病住院,已被就地监护。
        同时,俄罗斯联邦护法机关负责人在会议上宣布:前苏联内务部长普戈自杀,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另两名成员,苏联国防会议第一副主席巴克拉诺夫和苏联农民联盟主席斯塔罗杜布采夫由于是人民代表,目前尚未拘留。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被俄罗斯总检查长下令逮捕。
        从21日到23日,与“8.19”事件有关的人员,除上面已经提到的被捕和死亡的以外,还有3人自杀。另外,约有70名成员的苏联内阁被解散,局级以上领导大换班。紧接着,苏军内部进行了清洗,80%的苏军高级军官被撤换。
        由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发起的废黜戈尔巴乔夫总统职务的“8.19”事件,不足3天便自行结束了。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6-01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lishi/zhongdashijian/151835.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