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西西里黑手党魁首落网

        1993年1月15日上午8时30分,在意大利西西里首府巴勒莫街头的阿吉普加油站前面,西西里黑手党的头号首领、警方通缉的头号要犯萨尔瓦托雷·里纳终于被意大利宪兵擒获归案。
        萨尔瓦托雷·里纳,绰号托托,现年62岁,身高1.59米。这个几乎目不识丁的黑手党头目将西西里变成了枪弹横飞的战场,海洛因泛滥的毒巢和浸透鲜血的荒原旷野。他的犯罪记录汗牛充栋。他直接参与凶杀80起,间接凶杀数以百计。其中被他杀害的共和国政要有众议员雷那、马塔雷拉、拉托雷;高级警官朱利亚诺、曼库索、卡萨拉、曼塔纳;宪兵军官鲁索、巴西尔、达拉·基耶萨;以及著名的反黑手党法官泰拉诺瓦、基尼奇、法尔科内和博尔塞利诺等人。
        当意大利内务部长尼古拉·曼奇诺宣布“抓获了头号要犯”时,意大利政界和所有报纸发出一片欢呼。这一天,人们等了23年。1969年,泰拉诺瓦法官在巴里将71名西西里科莱奥奈黑手党送上法庭,但里纳逃之夭夭。23年中,他同国家斗法,来去无踪,逍遥法外,为非做歹,猖狂已极。
        里纳是如何落网的呢?
        1月9日,意大利皮埃蒙特区宪兵司令德尔菲诺将军收到诺瓦拉宪兵打来的电话。宪兵指挥官说,他们在夜间例行检查中拘捕了一个西西里人,此人无前科,要求立即与将军通话,德尔菲诺将军表示可以。电话里响起那个西西里人的声音:“我正被追杀,已走投无路。我有事要对你说……”沉默。随后,他仿佛点响了炸弹:“我是托托·里纳的司机。”
        西西里人当即被送到德尔菲诺将军的司令部。他叫巴尔达萨雷·迪·马焦,39岁,以前曾为黑手党布鲁斯卡帮工作。现在布鲁斯卡帮要除掉他,他四处躲藏,但自知难逃毒手。于是他同警方达成协议:用里纳换取他自己的安全。他供出里纳在巴勒莫的藏身之处,指出他的汽车是雪铁龙ZX,并说出车牌号码。他还提供了有关里纳的作息时间、生活习惯和外出时间等情况。马焦交给德尔菲诺一份有200个黑手党成员的名单。他说里纳曾去过都灵,伦巴第,德国等地。这推翻了里纳从未离开过西西里岛的说法。
        根据马焦提供的线索,意大利警察很快发现里纳的踪影。1月15日上午,意大利宪兵在巴勒莫西西里大区大街的阿吉普加油站前面截住里纳的汽车,将他逮捕。他出示的是假身份证。他没带武器,车上也没电话。从他身上只搜出50万里拉的现金,钱夹里有一张他妻子安东涅塔年轻时的照片。
        现在马焦及其一家已被安置到一个秘密地点,处在宪兵保护之下。里纳被关进雷比比亚监狱。1981年5月13日在罗马谋刺保罗二世教皇的恐怖分子阿里·阿贾也关在这里。随着里纳的被捕,西西里黑手党老窠科莱奥奈镇的历史终于告一段落。
        里纳是靠着残忍的血腥手段发家的。
        遐尔闻名的西西里黑手党老窠科莱奥奈小镇位于巴勒莫以南36公里处。二战后,这里的黑手党教父是纳瓦拉医生。他是老派人物,追求荣耀和权力。他想当议员,为了确保获得足够的选票,他派出大批打手,胁迫选民投他的票。里纳便是他麾下的一个打手。
        在此期间,里纳认识了一个精神变态者:杀手利焦。利焦是纳瓦拉的副手,纳瓦拉和利焦是两种完全不同类型的人。一个是知识分子,一个是牧羊人;一个幻想权力,一个渴望金钱;一个收买警察,一个干掉警察。两人很快分道扬镳。里纳跟上利焦。纳瓦拉企图除掉利焦,但没能成功。1958年8月2日,纳瓦拉本人尸陈旷野,中弹76发。里纳从此崭露头角,时年28岁。
        不久,又一个科莱奥奈人比诺加盟。后来利焦说,比诺“是鸡脑瓜,可是极会打枪”。三个科莱奥奈人前往巴勒莫捞世界。他们染指娱乐、墓地和公共工程诸市场,以令人发指的残酷手段实行敲诈。他们无法无天,只认手枪和冲锋枪。里纳和比诺因此获得“野兽”的外号。
        1974年利焦被捕入狱。里纳接替他成为科莱奥奈黑手党头目。不久,他在西西里黑手党最高权力集团——家族董事会里赢得一席之地。后来西西里黑手党开始从事毒品买卖,获利几百万美元。因分脏不均,黑手党内部发生火并。从1981年到1982年,两年中发现上千具尸体。枪杀、勒死、肢解、浸入酸内化解、投入混凝土浇铸,无所不用其极。最后科莱奥奈黑手党获胜,里纳成为西西里黑手党家族董事会的最高统治者。
        里纳为所欲为,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杀害任何防碍他的人:法官、警察局长、宪兵、议员。罗马对此似乎束手无策。早在1973年,最先悔过的黑手党人维塔尔便曾揭发过里纳,但没有人相信他,他被关入疯人院。“我们失去了十年。”后来法尔科内法官说,的确如此。1984年,鼎鼎大名的黑手党头目布谢塔招供,里纳和利焦被控。464个黑手党被捕。但是一涉及政界人物,布谢塔便噤若寒蝉。他知道,黑手党势力已渗入罗马政界最高层。他对法尔科内法官说:“我将第一个到阴间,因为他们会杀死我。我将在阴间告诉你那些有牵连的政界人物是谁,那时你仍会大吃一惊。”最后布谢塔只说出一个人的名字:钱奇米诺,科莱奥奈人,巴勒莫前市长。他是里纳豢养的人。
        事情果然不出布谢塔所料。后来最高法院撤消了一些审判,释放了许多黑手党人。权力机构肢解了反黑手党联盟,将法尔科内法官调到罗马,对悔过者不给予保护,束缚住警察的手脚。黑手党取得胜利。社会的癌症似乎无药可医。
        意大利人再难容忍了,他们开始行动起来。在西西里,巴勒莫人奥兰多发起青年反黑手党运动。在北方,揭露罗马“腐败”和要求“铲除”南方毒瘤的团体层出不穷。它们得到选民的支持。权力机构中那些保护黑手党的“朋友们”的权力摇摇欲坠。法官们重整旗鼓,法尔科内被害前曾著书详细介绍反黑手党策略。
        里纳无视这一切,继续我行我素。他要求西西里安德烈奥蒂的人、欧洲议员萨尔沃·利马履行诺言,采取庇护和宽容措施。这时,这位基督民主党的“教父”已无能为力。于是,1992年3月12日,里纳派出杀手。之后,他又炸死了著名的反黑手党法官法尔科内和博尔塞利诺。
        这太猖獗了,意大利再不能置若罔闻!意大利报纸终于对罗马的大人物进行了扫描。司法当局开始传唤受贿的政界人物。在米兰,迪·彼得法官毫不留情地以“贿赂”罪控告了那些非同小可的大人物,将他们一一投入监狱。圣维托雷中心监狱已人满为患。有人说:“人们已在贝蒂诺·克拉克西打扫监房了。”克拉克西是80年代社会党人名星。他高呼这是阴谋。但法官无动于衷,继续进行他们被世人誉为“廉洁”的行动。
        议会通过了共产党议员、反黑手党委员会主席维奥兰特和司法部长马尔泰利的新法提案:加强对悔过者的保护,延长对黑手党犯罪的调查期,警察可以在伪装掩护下工作和对可疑者窃听等等。此外,关押在巴勒莫监狱的黑手党教父们被迁至托斯卡纳海域的皮亚诸萨小岛,那里插翅难逃。
        种种努力成绩斐然。卡尔塔尼塞塔的黑手党头子马多尼亚,那不勒斯的毒枭斯托尔德,驻加拉加斯的黑手党头目相继落入法网。1992年,法庭查封大量黑手党财产,估价7亿法郎。悔过者和居民们克服了恐惧,打破沉默,开始讲话。
        谈到黑手党的未来,布谢塔说:“里纳一旦不在,黑手党内部便会爆发火并,最后自取灭亡。”西西里黑手党,这个根深叶茂的庞然大物会因其首脑的落网而树倒猢狲散吗? 看来还很难说。不管怎样,它已遭到致命的打击。“国家胜利了,我们所有的人胜利了!”意大利国家电视一台的主持人欢欣鼓舞地宣告。
        “他们逮住了里纳?”是的,他们逮住了里纳。消息传到科莱奥奈镇,老人们沉默不语,继续玩他们的纸牌。但是在学校里,所有孩子都站了起来,雀跃欢呼。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6-01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lishi/zhongdashijian/151846.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