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波黑内战的万斯—欧文和平计划

        1992年爆发的波黑内战,据1993年年初的统计,已有2万人丧生,250万人背井离乡成为难民,80%的房屋和地面设施遭到破坏,直接经济损失达1000多亿美元,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一个欧洲国家遭受的最大灾难。
        波黑内战引起全世界的普遍关注,目前已成为全球的最大热点问题。联合国为了援救波黑人民和解决波黑冲突,已派出9000人的维持和平部队(蓝盔部队),主要任务是护送运输人道救援物资的车队。联合国还和欧共体各派一名代表,作为解决前南斯拉夫问题的国际会议的两主席,调解波黑冲突。但是,尽管交战各方达成的停火协议将近20次,却没有一次得到遵守。1993年初由联合国代表万斯和欧共体代表欧文提出的和平计划,几经周折,终于被波黑冲突三方的代表所接受,但却被波黑塞族议会所拒绝。国际社会调节波黑冲突的努力至1993年5月仍未见多大成效,据5月14日的最新报道,冲突三方再次打成一团。
        波黑内战是怎样爆发的呢?
        这要从南斯拉夫人分裂说起。原南斯拉夫人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1918年12月第一次形成统一的国家,称“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王国”,1929年改称南斯拉夫王国。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南斯拉夫被轴心国占领并肢解,以铁托为首的南斯拉夫共产党发动人民进行英勇抗战,把德、意法西斯赶出国土,于1945年11月29日成立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1963年改称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简称南斯拉夫。
        前南斯拉夫是个多民族的国家,其民族组成主要为:塞尔维亚人占36.3%,克罗地亚人占19.7%,波斯尼亚穆斯林占8.9%,斯洛文尼亚人占7.9%,阿尔巴尼亚人占7.7%,马斯顿人占6%,黑山(又译门的哥罗)人占2.6%。组成南斯拉夫联邦的6个共和国(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斯洛文尼亚、马其顿、黑山)就是以这些民族命名的。此外还有土耳其、罗马尼亚、吉普赛、保加利亚等多种少数民族。
        民族问题一直是南斯拉夫至关重要的问题。70年代以来,南斯拉夫经济问题日益严重,这又加深了民族矛盾。1980年铁托总统逝世后,南斯拉夫出现了群龙无首局面,南共联盟和联邦政府的威信江河日下。前苏联和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发生的巨大变化,也影响到南斯拉夫。在1990年共和国举行的多党制选举中,反对党派先后在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波斯尼亚—黑塞哥维那(简称波黑)和马其顿共和国获胜上台,而塞尔维亚和黑山两共和国则继续由原共盟领导人执政。
        1991年10月8日,斯洛文尼亚和克罗地亚正式宣告独立,并陆续得到包括我国在内的世界多数国家的承认,加入了联合国。马其顿和波黑也分别于同年10月和11月宣布成为“主权国家”。1992年4月27日前南斯拉夫最大的塞尔维亚共和国和最小的黑山共和国宣布建立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这样,存在了47年的南斯拉夫社会主义联邦共和国(巴尔干最大的国家)就基本瓦解了。
        但是,前南斯拉夫已经独立的各共和国并非由单一的种族组成,这些国家的不同民族在独立过程中又产生尖锐矛盾,甚至酿成流血冲突。特别是波黑共和国,更是多民族混居,主要有信奉伊斯兰教的波斯尼亚穆斯林(占43%)、信奉东正教的塞尔维亚族(占31.4%)和信奉天主教的克罗地亚族(占17.3%)。民族主义加上宗教情绪,使他们之间的矛盾更加激化。1990年大选后,3个民族的3个政党成立了联合政府。1991年南斯拉夫分裂时,3个民族的领导集团出现严重分歧,穆斯林和克罗地亚主张独立,而塞尔维亚族则要求同塞尔维亚共和国一起建立新南斯拉夫。
        1992年3月3日,由穆、克两族控制的波黑议会不顾塞族的反对正式宣布独立。4月6日,欧共体12国承认波黑共和国。与此相对抗,波黑塞族议会也于4月7日宣布独立,成立“波黑塞尔维亚共和国”。就在这时,穆、克两族掌握的政府军与塞族武装爆发了内战。波黑塞族得到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的资助,穆、克两族得到克罗地亚共和国以及一些西方和穆斯林国家的支持,致使战火迅速由首都萨拉热窝蔓延到波黑全境。内战主要在塞族和穆、克两族之间进行。但是联手对抗塞族的穆、克两族之间也有矛盾:由于克罗地亚人对某些穆斯林占多数的地区提出了主权要求,两者之间后来也爆发了战斗。内战中除了武装交火,还发生了民族清洗(一个民族强行把另一个民族赶出某一地区),建立集中营和强奸妇女等暴行。经过几个月的交战,装备精良的波黑塞族取得了战场上的主动权,占有了70%的领土;人口较少的克罗地亚族也占领了20%的领土,并于1992年7月3日宣布成立“克罗地亚国”;人口最多的穆斯林则失掉了大部分地盘,只占有10%领土。
        联合国为了结束波黑内战,先后对波黑各方实行武器禁运;对支援波黑塞族的南斯拉夫联盟实行禁运;向波黑派出蓝盔部队护送救援车队;由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会议两主席万斯(曾任美国国务卿)和欧文(英国勋爵)多次召开由交战各方和有关国家参加的会议,调解波黑冲突。
        1993年1月2日—4日,万斯和欧文制定出解决波黑冲突的计划——万斯—欧文和平计划,在日内瓦交给波黑冲突各方领导人讨论。这个计划由4个文件组成,大致内容如下:
        一、宪法大纲。根据这个宪法大纲,波黑将成为一个权力分散的国家,由三个民族集团的领导人组成的总统委员会在首都萨拉热窝共同掌权,并建立9个省级行政机构。
        二、军事上脱离接触协议。在联合国安理会批准这个全面计划72小时后各方要停火。联合国安理会在收到三方的最后协议后将批准这个计划。
        三、版图划分方案。昔日民族混居的波黑国家分成10个省。在9个省中,三个民族之一将占自然多数。萨拉热窝及附近地区将由三个民族共管。
        四、过渡安排的协议。在正式总统委员会产生之前,先建立一个临时总统委员会,总统每隔6个月由穆斯林、塞尔维亚人和克罗地亚人轮流担任。
        欧共体12国和联合国秘书长加利都表示支持万斯—欧文计划,认为它考虑到各方利益,是公正可行的解决办法。
        波黑交战三方对万斯—欧文计划产生不同反应。克罗地亚族领导人博班第一个表示克族方面接受两主席的整个一揽子计划,下一步应由安理会对不接受和平计划的人采取措施。这是因为和平计划确实对他们比较有利:他们的人口只占17.3%,而分得的土地却占25%,而且这些土地背靠他们“祖国”克罗地亚共和国。穆斯林一开始不愿意接受这一计划,因为他们的人口占43%,地盘却只占1/4,而且他们认为计划本身就是鼓励“民族清洗”。但由于穆斯林在战场上处于不利地位,而这一计划毕竟能使他们得到一部分失去的地盘,因此还是接受了这一计划。1993年3月2日,穆斯林领导人(波黑总统)伊泽特贝戈维奇和克罗地亚领导人博班在纽约正式签署了万斯—欧文和平计划。
        但是波黑塞尔维亚人却强烈反对这一计划。4月3日,“塞尔维亚共和国”议会通过宣言,正式宣布拒绝万斯—欧文计划。波黑塞族所反对的,主要是计划中的版图划分方案。因为根据这一方案(即除萨拉热窝地区由三族共管外,其余9省有4省归塞族管辖、3省归穆斯林管辖、两省归克族管辖),塞族将不得不让出他们已经占有的20—30%的领土。而且塞族管辖的领土又被分割成几块,与“母体”南斯拉夫的塞尔维亚共和国很少接壤。塞族管辖区的能源和矿产缺乏,估计其资源仅占波黑资源总额的1/5。经过这样划分后,尚有近60万塞族居民生活在穆、克两族的管辖区内,成为少数民族。塞族领导人卡拉委奇在和谈中要求将波黑东部与塞尔维亚共和国毗邻的大片领土划归塞族管辖,并通过建立“安全走廊”将西部塞族飞地与东部塞族管辖区连接起来,还建议把十分之二三有争议的领土交联合国控制,两三年后再就这些领土的归属举行全民公决。这些要求和建议都未被接受。基于上述原因,波黑塞族议会认为万斯—欧文计划中的版图划分方案不符合塞尔维亚民族的生存利益和政治利益,因此断然拒绝。
        波黑塞族拒绝接受万斯—欧文和平计划,促使美、英、法等西方国家和联合国考虑采取更坚决有效的措施。3月19日,安理会讨论对波黑实施禁飞计划。4月5日,美国扬言如果塞尔维亚人不接受和平计划,将考虑解除对波黑穆斯林的武器禁运。4月17日,安理会通过加强对南斯拉夫联盟制裁的820号决议于4月27日生效。这一新的制裁措施相当严厉,包括除人道主义物资外,禁止把任何物品经陆地、海上或空中运进或运出南斯拉夫。5月1日,美国总统克林顿派国务卿克里斯托弗前往欧洲游说,考虑对波黑塞族武装的阵地发动空袭。同时,一向同情塞族的俄罗斯也呼吁采取“强有力的措施”结束波黑内战。
        在国际社会步步升级压力下,波黑塞族领导人卡拉季奇的口气有所变化。他在4月初给安理会的一封信中说,塞族议会并未拒绝万斯—欧文计划,而仅仅是对文件中的某个部分表示不同意见。4月30日,他表示塞族从未要求获得已控制的70%的领土的全部,如果条件成熟,塞族将考虑以土地换取和平。与些同时,南斯拉夫联盟及其两个共和国塞尔维亚、黑山在联合国严厉制裁的压力下,也敦促波黑塞族接受和平计划。
        在这种情况下,前南斯拉夫和平会议于5月1日在希腊首都雅典重新召开。会议由万斯、欧文和将要接替万斯职务的斯托尔滕贝可(瑞典外交大臣)主持。参加会议的除波黑三方的领导人外,还有克罗地亚、南联盟及塞尔维亚、黑山的领导人。5月2日会议取得了突破:波黑塞族领导人卡拉季奇终于签署了万斯—欧文计划的最后两个文件——版图划分方案和过渡安排的协议(其他两个文件已在此前签署)。至此,波黑三方都在万斯—欧文计划全部文件上签了字。但卡拉季奇申明,他的签字需经塞族议会批准会才有效。
        卡拉季奇签署万斯—欧文计划,使波黑实现和平有望,因而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欢迎。我国《人民日报》记者在一篇短评中说:“波黑三方均在万斯—欧文计划全部文件上签字,说明通过谈判寻求各方都能接受的公正合理的解决办法,通过政治手段逐步解决波黑冲突是可能的。”但是,由于波黑塞族议会究竟能否批准卡拉季奇草签的和平计划还是个未知数,所以美英等国表示要继续对波黑塞族施加压力。克林顿说,如果“塞尔维亚人不守信用”,那么美国仍准备采取军事行动。美国官员担心,卡拉季奇签字不过是避免西方采取军事行动的又一空泛举动。
        波黑塞族议会于5月5日在波黑城市巴莱举行。为了说服议员们批准卡拉季奇草签的和平计划,南斯拉夫总统乔西奇、塞尔维亚共和国总统米洛舍维奇、黑山共和国总统布拉托维奇以及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都来到会场。议会经过约16小时的激烈辩论和磋商,于6日凌晨以压倒多数否决了卡拉季奇对万斯—欧文计划的签字,决定于15日举行全民公决,由波黑塞族人决定是否接受这项计划。这使到会各国领导人深表遗憾。乔西奇说,波黑塞族议会“作出一个最糟糕的决定”。
        国际社会对波黑塞族议会的决定深感失望,西方国家纷纷表示要采取“更强硬的措施”制止波黑的流血冲突。但是,要对波黑塞族真的采取空袭以至地面进攻的军事行动,美国与其西欧盟国尚未达成一致意见,而且这样做的效果究竟如何,人们也表示怀疑。有许多原因使美国在波黑问题上不能像在海湾战争中那样领头采取军事行动。克林顿的一名助手说:“那里是一个国家入侵另一个国家,这里是内战;那里是黄沙和沙漠,这里是树林和山峦;那里是邻国感受到直接威胁并随时准备做需要做的一切,而这里是邻国只感到受一些威胁;在那儿底下是石油,有着美国人民能够理解的明确经济利益,而这儿的影响是间接的,虽然它们同样重要。”由此看来,即使波黑塞族人在公决中否定了万斯-欧文计划,西方国家也不大可能进行大规模军事介入。但是继续加强军事压力,以促进产生政治解决的办法,尽早实现波黑和平,则是肯定无疑的。
        人们都记得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从萨拉热窝开始爆发的。因此有人担心目前的波黑冲突会不会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战。一些专家则认为这种历史不会重演,因为那时大多数西方国家都在摩拳擦掌,极想打仗。如今,美国和欧洲国家都在竭力制止这场冲突,更不希望看到这场内战扩大到整个巴尔干。现在波黑冲突和为制止这一冲突而对南斯拉夫联盟进行的制裁,已经给其周围的保加利亚、希腊、奥地利、匈牙利、罗马尼亚等国造成严重的经济损失,因为它们的大量进出口物资原来都要经过南斯拉夫联盟,但现在就得绕道或中断。为此这些国家更希望早日制止波黑冲突,从而解除对南斯拉夫的制裁。南斯拉夫联盟的损失更为惨重,据南报报道,联合国对南斯拉夫的禁运使其1992年的工业产值下降30-50%,现在有70%的企业缺乏原料,58%的企业被迫减产,65%的企业处境艰难,48%的企业订货减少,通货膨胀率急剧上升。最近塞尔维亚共和国不仅敦促波黑塞族接受万斯-欧文计划,而且已经决定除了粮食和其他人道主义援助之外不再向波黑塞族提供任何东西。国际社会盼望着波黑民族矛盾能够和平解决,盼望波黑战火尽决熄灭。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7-27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lishi/zhongdashijian/151847.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