遣悲怀三首·其三

2018-06-17 可可诗词网-元稹 https://www.kekeshici.com

诗词简介
      这首诗总括悲君自悲之深情,表白自己的深深思念之情。首句可看作过渡,承前启后,以“悲君”总括上两首对妻子的怀念之情,又以“悲己”引出下文。
 
   接下来诗句细写:诗人思亡妻而悲自己活在世上也没有多长时间了;诗人用了邓攸舍子保侄及潘岳善写悼诗的典故。悲哀像邓攸那样舍子保侄的好人却无子,可见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悲哀像潘岳那善写悼诗也不能于事有补。死后同穴没有什么意义,又是作者一个悲哀;来世做夫妻也就不一定有希望了,更使诗人悲哀。
 
     尾联写自己的将来。对照上面所述种种悲哀,一切都已注定,没有希望,作者只好无可奈何的道出这样的心迹,永远想念妻子,以终夜“开眼”来报答她“平生未展眉”。
 
       这首诗也未用华丽词句,而以质朴感人的语言写出人人心中有而人人口中无的意思来。诗中只列了两个典故,叙事也平淡,然而写情真实,痴情缠绵,哀婉凄凉。
 

  • 原文
  • 拼音
  • 繁体
  • 《遣悲怀三首·其三》
    .[唐].元稹.
    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几多时。
    邓攸无子寻知命,潘岳悼亡犹费辞。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
    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 《 qiǎn bēi huái sān shǒu · qí sān 》 
    《 遣   悲  怀   三  首   · 其 三  》 
    .[ tánɡ ]. yuán zhěn.
    .[ 唐   ]. 元   稹  .
    xián zuò bēi jūn yì zì bēi , bǎi nián dōu shì jǐ duō shí 。 
    闲   坐  悲  君  亦 自 悲  , 百  年   都  是  几 多  时  。 
    dènɡ yōu wú zǐ xún zhī mìnɡ , pān yuè dào wánɡ yóu fèi cí 。 
    邓   攸  无 子 寻  知  命   , 潘  岳  悼  亡   犹  费  辞 。 
    tónɡ xué yǎo mínɡ hé suǒ wànɡ , tā shēnɡ yuán huì ɡènɡ nán qī 。 
    同   穴  窅  冥   何 所  望   , 他 生    缘   会  更   难  期 。 
    wéi jiānɡ zhōnɡ yè chánɡ kāi yǎn , bào dá pínɡ shēnɡ wèi zhǎn méi 。 
    惟  将    终    夜 长    开  眼  , 报  答 平   生    未  展   眉  。 
     
  • 《遣悲懷三首·其三》
    .[唐].元稹.
    閑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幾多時。
    鄧攸無子尋知命,潘岳悼亡猶費辭。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緣會更難期。
    惟將終夜長開眼,報答平生未展眉。
     
  • 译文
  • 注释
  • 诗评
  • 【翻译】妻啊,闲暇独坐,为你早逝伤感,也为我丧妻悲叹。让我活到百岁,失去了你,又怎会有情乐意欢。真是命啊,我注定象邓攸一样无女缺男,真是枉费啊,纵然象潘岳为亡妻写诗悼挽。死后即令合葬同穴,但洞穴幽暗,这哀情何能召唤,他生再结良缘,但来世缥缈,有谁又可推算。唯有啊,在这漫漫长夜,床头不眠辗转,以无穷的思念,报答你一生度过的日子艰难。

    【逐句翻译】

    闲坐悲君亦自悲,闲坐为你悲伤也为自己悲伤,
     
    百年都是几多时! 即使人生百年又有多少时光!
     
    邓攸无子寻知命,邓攸无子莫非是命运的安排?
     
    潘岳悼亡犹费词。潘岳的悼亡诗也是徒费辞章。
     
    同穴窅冥何所望? 你我幽暗同穴还有什么指望?
     
    他生缘会更难期! 来生再做夫妻更是虚无渺茫!
     
    惟将终夜长开眼,只好整夜睁大着双眼想着你,
     
    报答平生未展眉。来报答你平生未展眉的悲凉。
  • ①闲坐句:实即曹丕“既痛逝者,行自念也”之意。百年句:意思是说就算百年之多又有多少时间呢。
     
    ②邓攸句:晋代河东太守邓攸,字伯道,战乱中舍子保侄后终身无子。时人有“天道无知,使伯道无儿”之语。寻知命:将到知命之年。寻:将。知命:五十岁。《论语》:“五十而知天命”。潘岳句:晋代潘岳妻死,作《悼亡》诗三首,为世所传。全句意为潘岳即使写了那么悲痛的诗,对死者也等于白说。实是说自己。
     
    ③同穴句:意谓死后即使合葬一处,但洞穴窅冥,也难望哀情相通。窅(yao):深远渺茫。
     
    ④惟将句:意思是不能安眠。传说鳏鱼眼睛终夜不闭。旧时男子无妻曰“鳏”。此处用此意,表示今后将长鳏不娶,实际上元和十年春续弦裴氏。未展眉:指韦丛生前一直过清贫生活,从未开心过。
  • 赏析一
  • 赏析二
  • 赏析三

  •        爱妻亡逝,会使人产生沉重的失落感,而形单影只、孑然一身的处境,则会使人倍感孤独和凄凉。首联以“悲君”和“自悲”双起,极写妻亡和现实处境在内心引发的双重悲哀;而在这双重悲哀中,“自悲”无疑是更为主要的方面。人生在世,上寿百岁,中寿八十,下寿六十,忧患磨难几无穷尽,慢说一般人活不到百岁,即令活到了百岁,那 “百年都是几多时”呢?爱妻未到而立之年即已命归黄泉,自己虽活在世上,但掐指算来还能有几多光阴呢?这里,诗人由妻亡而生出对生命的思考,思考的结果又只能平添无尽的悲凉。
     
         颔联化用典故,以邓攸、潘岳自况。邓攸行善而终生无子,潘岳妻死而赋《悼亡》 ,在诗人看来,这或是出于命运的安排,或是徒写于死者无补的动人辞章。照此推理,那么诗人也就无需为亡妻悲哀、没有必要来作这 《遣悲怀》了。但事实却恰恰相反,诗人愈是想要解脱,便愈是说明他的悲哀沉重,在表面看似达观的词语中,实际上深深隐含着他那难以排解的 “自悲”情结。颈联承上作转,寄希望于来世。“穀则异室,死则同穴” ( 《诗经·王风·大车》 ) 、“百年之后,归于其居” ( 《唐风·葛生》 ) 、“生为同室亲,死为同穴尘”(白居易 《赠内》 ) ,以 “同穴”为人生的理想归宿,曾成为多少痴情夫妻的追求目标! 然而,“他生未卜此生休”,今世已难自保,遑论来世聚首! 诗人对此有清醒的认识,故以 “何所望”、“更难期”扳转文意,借绝望之词,寄刻骨相思,令人读来着实沉痛。诗情至此而趋高潮,“自悲”至此亦达极致。
     
        者已矣,情犹可追。既然悼亡为 “费词”之举,“同穴”为无望之求,那么,只有以一片夹杂着悲伤、悔恨的至情,在漫漫长夜中始终睁开自己的双眼,来报答亡妻一生的辛苦、来解开她那紧锁而未舒展过的眉峰了。尾联回应篇首,合 “自悲”与 “悲君”而为一,言约义丰,用词精警,既有巨大的情感冲击力,又含哀婉隽永的言外之意,可谓妙绝奇绝。难怪后人读此深有感触:“古今悼亡诗充栋,终无能出此三首范围者。”
     
  •  
        首句承上启下,以“悲君” 总括前两首诗所写之内容,以 “自悲”引出下文。为什么自悲呢?次句作了回答,因为纵使人活百岁,又有多少时间呢?
     
       颔联引用邓攸、潘岳两个典故。晋人邓攸战乱中舍子保侄,心地如此善良,却终身无子,这难道是命运的安排?潘岳《悼亡》诗写得再好,对于死者来说又有何用,等于白费笔墨!
     
      颈联笔锋一转,从绝望中转出希望来,但愿死后能夫妇同葬,来生再作夫妻。但是冷静思量,这仅是虚无飘渺的幻想而已,因而更加绝望: 死者长已矣,过去的一切永远无法弥补。诗情愈转愈悲,不能自已,自然引出尾联的无可奈何之法来: “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诗人仿佛在对亡妻表白心迹:我将永远地想着您,以终夜“开眼”来报答你的“平生未展眉”。痴情绵绵,哀痛欲绝,令人不忍卒读。
     
      这是 《遣悲怀》 的第三首。写自悲,从现在写到将来,又从对将来虚无飘渺的幻想引出 “报答平生未展眉” 的无可奈何之法,哀痛之真情浸透字里行间,具有感人肺腑的艺术魅力。
     
  •      元稹在妻子韦丛死后,写了许多悼亡诗,其中以《遣悲怀》三首最为著名。
       
         其一,是一首追忆夫妻生活贫苦、恩爱,并抒发抱憾之情的诗。首联引用典 故,以谢道韫比韦蕙丛,以黔娄自喻,含有韦氏屈身下嫁之意。“百事乖”,言事事不顺, 生活艰苦,有领起中间二联的作用。中间二联主要叙写韦氏“搜荩箧”“拔金钗”“甘长 藿”“仰古槐”四事,言婚后的处境艰难,传神地勾画出了韦氏的贤妻良母形象。也透露 出诗人对妻子的赞美和怀念之情。尾联抒发对妻子的歉疚抱憾之情:今日俸禄丰厚却 不能与之共享,只能用祭奠和请僧道做法事来超度亡灵,寄托哀思。此诗用语简洁平 和,写出了内心的凄苦悲怆。
     
         其二,是一首继上诗悲凄情调,写妻子死后“百事哀”的诗。首联言往昔之种种情 景,时时闪现眼前,总写对贤妻之难忘也。颔联写对妻子遗物的处理:一是施舍,二是保 存。这些做法更有力证明诗人无法摆脱对妻子的思念。颈联思旧情,更加哀怜其婢仆, 有爱屋及乌之意;因事事伤情,故在梦魂中往阴界寻妻。梦送钱财,虽说荒唐,却见出一 片真情。以上二联,诗人的种种行为,都表现其哀思不断,痴情一片。结联采用进一层 写法,言生离死别,乃人人难免之事;而对于共患难、同贫贱的夫妻来说,应更为悲哀。
     
           这首诗是  其三,是一首写自己从现实到将来的悲哀之诗。首联上句“悲君”是总括上面二诗, “自悲”乃引出下文。何以自悲?妻子早逝,想到自己的人生,在世尚有几何,怎能不 悲?颔联用邓攸典故,暗示自己丧妻、无子,希望全无,怎能不悲? 又言潘岳悼亡之诗, 写得再好,而对死者有何意义,岂不白费笔墨! 颈联则寄希望于死后夫妇同穴和来生 结缘,但那无疑是虚幻缥缈,毫无指望,怎能不悲?如此层层写来,愈转愈悲,在无可奈 何的情况下,只好以“长开眼”来报答妻子一生的辛酸、痛苦与真情。真个是哀婉缠绵, 痛不欲生!
     
           这三首诗紧扣一个“悲”字,前二首写为妻子悲,写生前,写身后;第三首写为自己 悲,写现在,写将来。且用逐层推进法,使诗意愈来愈深,使诗情愈来愈悲。其诗取材 日常生活,真实可信,最能打动人心。其语言极其质朴平淡:诸如“昔日”“今朝”二句, “诚知”“贫贱”二句,“长开眼”“未展眉”等等,都是自然、逼真的本色语言,且字字亲昵, 句句情真,如从肺腑中流泻而出,悲哀之极,不愧为悼亡诗之绝唱也。清蘅塘退士云: “古今悼亡诗充栋,终无能出此三首范围者,勿亦浅近忽之。”(《唐诗三百首》)此至高的 赞誉,誉之未过也。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