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宏道《云峰寺至天池寺记》

2019-06-18 可可诗词网-名胜游记诗 https://www.kekeshici.com

袁宏道《云峰寺至天池寺记》

袁宏道

云峰寺而上,道愈嶬,青崖邃谷,匝叠而行。絮而粘屦者曰云,幽咽而风弦者曰涧,独石而梁,一丝百尺,下临千仞者,曰锦涧桥。缬红萦碧,蜿蜒而导者曰九叠屏。怒而兀忽,如悍夫之介而相怖者,曰铁船峰。

数里一息,芟崖而亭之者五。路嵚削,杖而跻,遇泉则卷叶以酌。过试心石,望竹林寺后户,泉韵木响,皆若梵呗,乃拜。亭尽,梵刹出上霄,诸峰障而立,犹在天半。佛庐甚华整,覆以铁,一溪涨绿,泠然阶下。

稍定,乃上文殊台,俯盘鹰见背,千顷一杯。少焉,云缕缕出石下,缭松而过,若茶烟之在枝。己乃为人物鸟兽状,忽然匝地,大地澎湃。抚松坐石,上碧落而下白云,是亦幽奇变幻之极也。

走告山僧,僧曰:“此恒也,无足道。”

由云峰寺到天池寺,是袁宏道游庐山的第二个行程。这个行程的重点是观看竹林幻境和俯瞰鹰见背云海奇观。文章以行踪为顺序。先写云峰寺周围地势的险峻,次写沿途所见所闻,最后写登文殊台所见云海奇观。描写生动,绘形绘声,充满诗情画意。

云峰寺在庐山的西北面,地处九叠屏 (一名九旗峰) 西走山段。从云峰寺出发,南登石门涧 (一名障山),过狮子岩,越岭,再上一里多路便到天池寺。如果是平地,这段路倒不算太远。但这里是爬山,而且,“云峰寺而上,道愈嶬,青崖邃谷,匝叠而行”,山回路转,崖险谷深,非有志者不能尽兴。嶬,同巇,险峻的意思。匝叠,犹盤旋。环绕一周叫匝。尽管山高路险,举步维艰,作者却毫不畏缩,始终怀着浓厚的兴致踏云烟,听风弦,过涧桥,望铁船。“絮而粘”几句,路途的奇险和所遇景物写得形象逼真,生动传神,历历如在目前。无怪陆云龙称“絮而粘屦者曰云”一句为“就叙事中显形容,丰姿袅袅”,陈继儒赞“曰铁船峰”一句为“洞天之胜,此为第一”了。

过了铁船峰,往东北再走一段路,就是天池寺了。徐宏祖说:“南转登石门,为天池寺之侧径。余稔知石门之奇,路险莫能上,遂倩其人为导”。可见,到了天池寺附近,还要登石门涧,才能踏上天池寺的“侧径”。这段路仍然相当难走。“路嶔削,杖而跻”二句,形象地写出了其中的艰险情状。幸而,稍平的崖岩上,一路设有供游人歇息的凉亭。作者“数里一息”,“遇泉则卷叶以酌”。一个“酌”字,十分贴切而又形象地描画出了作者当时在艰难行进中的勃勃兴致并未稍减,真有“恋恋烟岚,如饥渴之于饮食”的神韵,“过试心石,望竹林寺后户,泉韵木响,皆若梵呗,乃拜”几句,词轻意浓,通过泉流木响,相互交织的声音描绘,把竹林幻境奇景写得空灵肃穆,意境凄清。竹林寺是传说中的庐山寺庙,前人谓之“有影无形”,徐宏祖称之“匡庐幻境”。现在仙人洞北竹林中有悬崖石刻“竹林寺”三字,相传有僧人在此见竹林寺幻影,闻钟磬之声,所以作者用流泉之声和风吹树木之声进行描摩,说它好像僧人作法时的赞叹之声。这个幻境,可望而不可即,加上经常云雾迷漫,变幻莫测,所以,徐宏祖说它“亦如海上三山”。接下去几句,写的是天池寺及其周围景色。天池寺在天池山南,原名顶寺峰,宋称天池院,明改护国寺。相传是释慧远修建,后毁于战火,现在只剩石门和寺前一对石狮子了。寺宇周围波光山影,岚壁秀润。杜牧有诗对它进行过这样的描绘,诗篇说:“绝顶青云杪,层波白石中; 郁纡腾秀气,萧瑟浸寒空。”文章作者则就它的地处与规模进行描绘。“一溪涨绿,泠然阶下”两句,既写出了它的幽雅,也刻画了它的肃刹气氛。

对“朱楹彩栋”的天池寺进行了淡淡的描绘之后,文章接着用重笔浓墨去描绘文殊台俯瞰所见云海奇观。这段描写,气势磅礴,千姿百态。“千顷一杯”写文殊台“地势之高,视野之广阔;“少焉”一句以后,绘形绘声绘色。“缕缕出石下”,写云雾初起之形;“若茶烟之在枝”,写云雾上腾之状;“已乃为人物鸟兽状,忽然匝地,大地皆澎湃”几句,写云雾的变幻与磅礴气势。“抚松坐石,上碧落下白云”两句,写作者面对云海时飘然太空的感受。如果说,人世间真有仙境的话,那么,这就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活仙境了。陆云龙说,“若茶烟之在杖”一句,“右军 (王羲之) 绘事,哪能如此生动。”应该说,整段文字,都写得气势磅礴,变幻莫测,生意盎然,令人陶醉,读之心旷神怡。如果说,范仲淹《岳阳楼记》“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而或长烟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耀金,静影沉璧,渔歌互答,此乐何极!”一段,读之令人“宠辱皆忘”的话,那么,这一段,也有异曲同工之妙。文章最后两句,写出了作者的惊叹与无比留恋之情。余音袅袅,言尽而意未穷。陆云龙说,最后两句,“煞处每每露奇。”又说:“松姿嶂色,新菁可餐。”

这篇游记,脉络清晰,中心突出,寓情于景,把写景与抒情融为一体,历历如绘,读之有身临其境之感,令人逸兴遄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