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唐诗歌——诗到元和体变新

中唐(766-859)一般指大历到大中年间的约一百年时间。

“安史之乱”虽然只闹了八年,但是对唐帝国的打击却是毁灭性的。为 了平定“安史之乱”而执行的两大错误国策——向吐蕃、回纥借兵而造成 的外族入侵和对藩镇的软弱迁就造成的藩镇割据——像两大毒瘤,使中 唐一开始就显现出衰飒之像,但是唐帝国毕竟是“中兴”了。但是,这个“中 兴”却已经没有了初唐的恢宏之气,也没有了盛唐的繁荣华贵。

中唐社会面临的问题是表面繁荣下的重重危机,政治无复清平,吏治 极其腐败,人民的生活更加困苦。

中唐诗坛面临的问题是盛唐诗人境界太高,题材范围太宽,诗写得太 好,使后人很难超越。

很难超越,就不得不另辟蹊径。韩愈、柳宗元、孟郊、白居易、元稹、刘 禹锡、李贺等中唐文人都在探索诗文革新的道路。唐李肇《国史补》说:“元 和已后,为文笔则学奇诡于韩愈,学苦涩于樊宗师,歌行则学流荡于张籍, 诗章则学矫激于孟郊,学浅切于白居易,学淫靡于元稹,俱名‘元和体’。” 在诗歌领域,最有影响的是韩孟诗派和元白诗派,他们的诗歌,都在继承 盛唐成就的基础上走出了新路,也就是白居易所说的“诗到元和体变新”。

举起诗歌革新大旗的是韩愈、孟郊和白居易、元稹。

在韩、孟、元、白之前一点的“大历十才子”以及刘长卿、韦应物、元结、 顾况等人,已开中唐诗风的先河,虽然也有一些名篇传世,但境界都不太 高,题材范围也相对狭窄,可以算作是盛唐诗歌向中唐诗歌转变的过渡。

韩愈的主要贡献在散文,他是主张“辞必己出”和“唯陈言之务去”的。 这个理论,也被他用到诗歌创作中。“辞必己出”,“陈言务去”,即不抄袭前 人,这本是正确的创作方法,但是如果走到极端,甚至所谓的“横空盘硬 语”(韩愈《荐士》),“险语破鬼胆”(《醉赠张秘八》),就必然走向怪怪奇奇 的道路。韩孟诗派的诗人,如韩愈、孟郊、贾岛等人,追求的正是这种雄奇 险怪的风格,以此与盛唐诗歌抗衡。韩愈的《山石》《南山》《城南联句》,孟 郊的《偷诗》《峡哀十首》等都是这样的作品。

白居易和元稹走的是一条相反的道路,他们继承的是杜甫战斗性很 强的现实主义精神和通俗化的风格。白居易和元稹所发起的“新乐府运 动”,是从内容和形式上对杜甫和盛唐诗歌的继承和革新。

“感于哀乐,缘事而发”的现实主义创作手法和针砭时事的批判精神, 是两汉乐府的优秀传统。从曹操的以乐府古题写新事到杜甫的 “即事名 篇,无复依傍”的诗歌创作,是对乐府诗歌的继承和发展。白居易学杜,最 重视的是杜甫那些反映社会现实,具有强烈批判精神的诗歌。他在《与元 九书》中说:“杜诗最多,可传者千余首……然撮其《新安吏》《石壕吏》《潼 关吏》《塞卢子》《留花门》之章,‘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之句,亦不过三 四十首。”“新乐府诗”也不过数十首,但继承的,正是杜甫的这种现实主义 批判精神,具有很强的战斗性,即白居易所说的“唯歌生民病,愿得天子 知”(《寄唐生》)。他们强调诗歌要“为君为臣为民为物为事而作,不为文而 作”(《与元九书》),强调诗歌“补察时政”,“泄导人情”的社会功能。白居易 的“新乐府”五十首和《秦中吟》十首,元稹的《织妇词》《田家词》等,都是投 向社会黑暗和权贵们的匕首和投枪。

“元和体”有时是专指元、白所创的一种新的诗体。韩孟诗派以怪怪奇 奇的诗风求得与盛唐诗风的不同,元白诗派则以通俗易懂的诗风求新求 变。白居易在《寄唐生》诗中说自己的诗“非求宫律高,不务文字奇”。元稹 在《酬孝甫见赠十首》之二中说杜甫的诗“怜渠直道当时语,不著心源傍古 人”。所谓“当时语”,就是当时流行的通俗语言。

与元、白风格相近的还有刘禹锡、张籍、王建等诗人。

中唐诗人中高张异帜的是天才的短命诗人李贺。

他是一位超常的天才,据说很小的时候,就以才华惊动了韩愈。韩愈 和皇甫湜两大名人亲自登门去拜访他,他“总角荷衣”出迎,并即席作了一 首叫《高轩过》的诗,诗写得很好,令韩愈大为惊叹。据说当时李贺才七岁 (见唐刘嘉《隋唐佳话》)。李贺的人生是悲剧性的,一生郁郁不得志,死时 年仅二十七岁。他的诗歌,继承了《楚辞》《庄子》和李白的浪漫主义风格, 但更加夸张荒诞,诙诡谲怪,幽峭冷艳,极富个性。

中唐后期的诗坛,因杜牧和李商隐两人的出现而大放异彩。

中唐后期,宦官势力已经很大,牛李党争也非常激烈,成为藩镇割据 以外对朝廷影响很大的因素。

杜牧出生在有“城南韦杜,去天尺五”之称的高门大姓,虽然有“平生 五色线,愿补舜衣裳”(《郡斋独酌》)的远大理想和抱负,但仕途上并不得 意。当了十多年的幕僚,出任过黄州、池州、睦州、湖州等地刺史,他高唱的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倖名”(《遣怀》),不过是满怀失意的牢骚。 杜牧的诗歌,兴寄高远,华美俊爽,尤以七绝为工。唐代诗人中,李白和有 “七绝圣手”之称的王昌龄的七绝称雄一代,能与之媲美的,大概只有杜牧 了(杜甫各体皆精,不在此例)。

李商隐和杜牧并称“小李杜”,他的身世就要凄凉得多了。他的老师令 狐楚是牛党中人,岳父王茂元却被归入李党,于是,他受到牛、李两党的共 同排斥,一生郁郁不得志,踏入仕途三十余年中,有十多年辗转于各地幕 府,远离妻子,漂泊异地。他是一个希望有所作为的人,也是一个情感丰富 的人,他的各类有关时事政治的诗有百余首,占了他传世六百余首诗歌的 六分之一。但他最受人喜爱的,还是那些虽然有些晦涩的咏怀诗和爱情 诗。

和盛唐相比,中唐诗坛的境界要小一些,但仍然是名家辈出、佳作迭 现、后世难及的繁荣时期。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06-14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hiciwenzhang/baike/1959.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