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泊船多少诗

瓜洲,在扬州城南约20公里处,因地形如瓜而名。原是扬子江中的沙碛,隋唐时,沙渐涨出,北与扬州郡城连成一片。它地处古运河与长江交汇之点,与古京口镇江斜对,唐开元(713—741)以后,为南北交通枢钮。云:“瓜洲虽弹丸,然瞰京口,接建康,际沧海,襟大江,实七省咽喉,全扬保障也。且每岁漕舟数百万,浮江而至,百州贸易迁涉之人,往返络绎,必停于是,其为南北之利,讵可忽哉?”今为瓜洲镇,亦称瓜洲古渡。

古渡多诗情 佳话传至今

瓜洲古渡,历来停泊夜宿的文人墨客极多,留下的写瓜洲的诗也很多。游子远游,旅人久旅,思妇愁思,离者恨离,瓜洲古渡仿佛是他们感情帆船的一个港湾,给他们带来慰藉、温暖。白居易的《长相思》云:“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张祜《金陵渡》云:“金陵津渡小山楼,一宿行人自可愁。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洲。”两首都是写瓜洲的名篇。

宋代王安石的《泊船瓜洲》也是一首脍炙人口的好诗。诗曰:“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绿”字在这里用得神妙生动。据洪迈《容斋续笔》载,这一个字是王安石在草稿上改了十几次才选定的,最初是“到”,改为“过”,又改为“入”,又改为“满”,最后才选定“绿”。

清代著名书画家郑板桥的诗《瓜洲夜泊》颇有特别之处。诗曰:“苇花如雪隔楼台,咫尺金山雾不开。惨淡秋灯渔舍远,朦胧夜话客船偎。风吹隐隐荒鸡唱,江动汹汹北斗回。吴楚咽喉横铁瓮,数声清角五更哀。”诗的风格如画,江上夜景如在眼前。

刘锜败金兵 十娘沉百宝

瓜洲因是南北交通的襟喉之地,历史上曾多次成为兵家争斗的战场。南宋时期,这里曾发生有名的皂角林之役。绍兴三十一年(1161)冬,完颜亮率领金兵大举进攻南宋,攻下扬州,又以全军来争瓜洲渡。南宋名将刘锜命步将吴超、王佐等在皂角林拒敌。当时,刘锜陷于敌军重重包围,自己的战马也受了伤,只好下马与敌死战,杀开一条血路,回到本营。王佐率步兵百余人已预先埋伏在林中,以强弩将追兵击退。刘锜转守为攻,举兵追击,在阵前斩敌将高景山,大败金兵。完颜亮军溃后,内部又发生兵变,部将耶律元宜等将其杀死于瓜洲。

瓜洲古渡也曾演出过许多世俗生活的悲喜剧。冯梦龙《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叙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明时,京城(北京)有一个才貌双全的名妓杜十娘,她“浑身雅艳,遍体娇香,两弯眉画远山青,一对眼明秋水润”。她一心向往自由,与富家子弟李甲相好,并以己钱为己赎身,与李甲同赴李的家乡绍兴。不料,路上泊船瓜洲时,李甲因财负心,加上惧怕严父怪罪,竟以一千金的价钱把杜十娘卖与扬州盐商子弟孙富。杜十娘得知,痛骂负心郎,然后,捧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箱子,“取钥开锁,内皆抽屉小箱。十娘叫公子抽第一层来看,只见翠羽明珰,瑶簪宝珥,充于中,约值数百金。十娘遽投之江中。……又命公子再抽一箱,乃玉箫金管。又抽一箱,尽古玉紫金玩器,约值数千金。十娘尽投之于大江中。……最后又抽一箱,箱中复有一匣。开匣视之,夜明之珠,约有盈把。其他祖母绿、猫儿眼,诸般异宝,目所未睹,莫能定其价之多少。……十娘抱持宝匣,向江心一跳。……但见云暗江心,波涛滚滚,杳无踪影。可惜一个如花似玉的名姬,一旦葬于江鱼之腹”。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8-07-01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hiciwenzhang/sanwen/2697.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