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本百合子 播州平原

2019-06-01 可可诗词网-世界文学名著鉴赏 https://www.kekeshici.com

        作者简介 宫本百合子(1899—1951) 日本著名无产阶级作家。生于东京都文京区千石。父中条精一郎,著名建筑家,东京帝国大学毕业后曾留学英国。母葭江,华族女学校校长西村茂树之女,华族女学校毕业。宫本百合子从小受着良好的家庭教育,她1916年茶水女子高等学校毕业后考入日本女子大学英文科。1916年月5去祖母的住处福岛县农村取材,在《中央公论》发表了中篇小说《贫穷的人们》。同年,中途退学,专职从事文学创作。在大正时代,发表了一系列人道主义的作品。1919年在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作旁听生,1920年归国后同荒木茂结婚。这件婚事母亲强烈反对,再加上宫本百合子同荒木严重的思想分歧,终于在1924年离婚。这段生活,在宫本百合子1924至1929年间发表的连载长篇小说《伸子》 中有所反映。1927年11月她和好友俄罗斯文学研究者汤浅芳子一起去莫斯科、波兰、德国、法国、英国访问,1930年经莫斯科回国。当年12月立即加入了日本无产阶级作家同盟,同小林多喜二、德永直一起,成为三十年代日本无产阶级文学代表作家。1931年秋,加入日本共产党,1932年2月同宫本显治结婚。1932年宫本百合子两次被拘留。1933年宫本显治被捕入狱,直到1945年10月,长达12年之久。这期间二人的来往书信,于1950年汇集成书,出版了 《十二年间书信集》。战后,于1946年3月,宫本百合子等九位三十年代无产阶级文学作家发起重建民主文学的运动,成立新日本文学会,创办《新日本文学》杂志。她于1946年至1947年1月连载发表了中篇小说《播州平原》,1946年9至11月又连载发表了姊妹篇《知风草》,合集于1947年,获每日新闻出版文化奖。此外,著有长篇小说《两个院子》(1947)、《路标》 (1947—1950)。评论集有《越冬的蓓蕾》 (1934) 、《妇女和文学》(1947) 等。战后宫本百合子积极参加保卫世界和平等政治运动。1951年1月21日因脑脊髓炎病逝,享年51岁。
        内容概要 连日来整天的空袭于1945年8月15日11时30分停止了,广播了天皇的诏书。右田寻子战时离开东京,居住在东北地方的农村。此时,同弟弟一家人一起听广播。“接受波斯坦宣言”这句话她听清楚了,知道日本已无条件投降。炎热的正午,村内一片寂静。整个日本在这一片寂静的时刻,历史在无声中翻开了新的一页。此时右田寻子难以抑制发自内心的强烈的震颤,这震颤来自对旷日持久的侵略战争的深恶痛绝,来自和平到来之时感到的欢欣。战争中,法西斯当局以思想犯的名义,把丈夫重吉关进了监狱,长达12年之久。两个月前丈夫被流放到纲走,临行时丈夫说,这场战争,最多还有半年至10个月。这一天终于到来了,石田寻子脱下劳动服,伏在桌上给重吉写信,阳光照进窗来,已经很久未见到阳光了。此时,她一心挂念着重吉,似一曲凯歌涌上胸口,几乎令人窒息。空袭、防空演习、灯火管制都终结了。阳光照亮了家家户户室内的每个角落。孩子们解除了空袭的威胁,他们整天地玩耍,大声喊叫,真是无拘无束,心荡神驰。望着这一切,令人深感和平的可贵。3天过去了,人们从“麻痹”状态恢复过来,村里人在议论着赚钱的办法,可以把军用仓库中积存的物资抢夺出来,但没有人认识到要抓住当前这一对日本民族有重大意义的历史时机,更不要说由这一时期产生一个历史性的飞跃。广播里倒是不断传来政府的新施策,但在人们脸上看出的却是一团疑云,过去是只相信战争必胜,现在还不知道该相信什么。寻子想尽快到纲走去,但就在这时寻子接到一封山口县打来的电报,是婆母打来的。电报说重吉的弟弟直次应征入伍后派去广岛,广岛遭原子弹后直次生死至今不明。寻子决定,不北去纲走,而先西去山口县。西行途中,寻子目击了刚刚战败的日本列岛,从东北到中国地方,国土和人心都极度地惨遭破坏。东北地方到东京的列车中极端混乱,简直是一趟军用列车,装满了溃逃的军人。乘客之间没有任何联系,每个人都只关心自己。这些军人乘客同列车服务员互相辱骂,互相嘲笑。东京车站只剩下了裸露的钢筋,列车在这一片废墟旁通过。寻子对面的坐席上,坐着一位象是陆军军部教育总监之类的大人物,他身旁是一个靠承包土木建筑工程发财的男人。寻子的身旁坐着一个锯掉左腿的残废军人,一路上他还时而讲起战场上的情形,但列车离京都越近,他越加不安,已经失去了自信,变得很焦躁。寻子尽力地安慰和鼓励他。寻子心想,这人在战争中变成残废,生还后再失去爱的信心,那么他的一生也太不幸了。她衷心地鼓励说:“要坚强,要坚强。”列车中还有许多朝鲜人,他们是回到祖国去,在车内的一片昏暗中传来了朝鲜姑娘的“啊里郎……”的歌声,寻子听了非常感动,自1910年“日韩合并”以来,朝鲜成了日本的殖民地,根据战时总动员令,1945年时,有二百几十万朝鲜人在日本,这次他们也获得了回国的机会。广岛车站已经认不出来了,原子弹爆炸后它变成了另一种样子。这趟进站列车,也开进了临时用的货车站台。站台服务员是个单臂少年,他对着旅客没好声气地大喊大叫。下一站是岩国车站,寻子在这站下车。越往西走,越凄凉,给寻子留下了一个强烈的印象,就是说无法估计这次战争给日本带来灾难的深重程度。婆母登代已经等了一个多月,直次还是生死不明,直次妻艳子抱着两个男孩,绝望得已经不知道悲痛,形体十分憔悴。战时,已经把这里的几个町村合并起来,形成了一个军事重镇,一条宽宽的军用公路贯穿全境,这是决战精神的产物,也是决战精神使这一带成了寡妇街,很多女人都永远失去了丈夫。寻子想,战争最可恶之处便是制造了列车中那断了左腿的男人和这条寡妇街上失去丈夫的女人。因此,必须严惩战争罪犯。简直祸不单行,直次生死不明,西日本一带又遭了水灾,婆母一家泡在了水里,全家人只好到寺院里去避难。这些日子连降大雨,军用公路破坏了这一带自然排水的能力,终于酿成水灾。婆母一家成了直次的遗族,她们都几天几夜未睡了,整天面对工厂的废墟和那条毫无用处的军用公路。这一带从1945年5月起就流行着一首民歌。“日本是樱花之国,七八月是灰烬之国,九十月是他人之国”。1945年10月,政府废除了《治安维持法》,重吉10月10日获释,寻子得到消息,急忙奔回东京去,那里是从前的家。寻子是怎样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呀。由于水灾,回去的路程更难走,交通事故不断,她几经换车,有时便徒步,一步步地向东京走去。寻子搭乘一辆农家的大马车,走在美丽的播州平原上。秋高气爽,原野的土香沁人心肺。寻子随着马车摇荡,她在想不会再有第二次如此心旷神怡,她在想整个日本都在这样地愉快前进。
        作品鉴赏 宫本百合子在1946年1月发表的《歌声呀,响起来吧! 》一文中说:“所谓民主文学只能是忠实反映历史发展必然趋势的歌声。我们每个人都是为了这种历史的发展而献身的。”这就是她的重建战后民主文学的主张和宗旨。1946年3至10月她发表的中篇小说《播州平原》便是她民主文学的主张在具体创作中的实践,她说:“这部作品我要献给所有日本人都不能忘记的《治安维持法》和战争所迫害和泯灭的理性和善良。这两种残暴力量使人性遭到破坏,我的这部作品还要献给人性的恢复和未来的胜利。”《播州平原》是宫本百合子战后的第一部作品,也是日本战后民主文学派的第一部作品。小说通过石田寻子,即作家本人的个人视点,展开了对现实社会的描述,战后初期社会的一切现象,又是通过石田寻子的视点而表现出来。因此可以说,这部小说的主人公是石田寻子,同时也是1945年8月15日至同年10月中旬、从东北地方到中国地方的日本列岛。因此,主人公的形象比较复杂,既包括战时一直未转向,即未同军国主义妥协的石田寻子、重吉等人,也包括不知道怎样抵抗而陷入屈辱和失意的普通日本人。仅就寻子西行途中列车内的战争幸存者来说,他们之间阶级和阶层的差别也是很大的,因此每个人悲剧的深浅程度也不同。最为深重的是艳子这个人,美国原子弹在日本爆炸使她成了寡妇,具有战争受害者的典型性,这个典型人物,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小说自始至终洋溢着作者对群众的爱和信赖,表现了小说只有人民才是战后的主人,人民将创造日本新的历史的主题思想。小说以现实主义的社会洞察力分析了日本帝国主义投降后的政治形势。小说以民歌“九十月是他人之国”揭示了处于美军占领下的日本政治形势。这句歌词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反美情绪,而是指出了美国重新武装日本的危险性。这句歌词是民歌,它来源于人民,有很深的群众基础。相形之下,小说颂扬了朝鲜人民摆脱殖民地地位,返回祖国建设新国家的欢欣向上的心态,同样洋溢着作家对他们的热爱。回顾宫本百合子战前的作品,如《伸子》等,同《播州平原》一样,作者擅于将个人同社会结合起来,即便在小说主人公身上,有作家自己作为原型,但作家总是把主人公置于典型的社会环境中。《播州平原》颂扬了石田寻子同重吉之间的坚真的爱,但这种爱同无产阶级先锋战士威武不屈的性格紧密相连。这种典型化的手法,使宫本百合子的作品严格区别于日本近代文学史上流行的写作家自己琐事的私小说。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