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劳的等待

〔智利〕 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

我忘了

你轻快的脚步已化为灰烬,

又像在美好时辰

到小路上把你找寻。

穿过山谷、河流和平原,

歌声变得凄凄惨惨。

黄昏倾泻了它的光线,

可你仍是动静杳然。

太阳火红,枯萎的罂粟花瓣

已经散落成碎片;

细雾濛濛使原野抖颤,

我孑然一身与谁为伴!

秋风瑟瑟,摇曳着

一棵树的发白的手臂。

我感到恐惧,呼唤着你:

“快快来呀,亲爱的!

我有恐惧也有爱情,

亲爱的,加快你的行程!”

茫茫夜色越来越重,

我的痴情越来越浓。

我忘了

你已听不到我的呼唤;

我忘了

你的沉默和黑色的容颜;

忘记了你冰冷僵硬的手

已不会将我找寻;

忘记了你的瞳孔已经扩散,

由于上帝对你的审问!

夜色展开了黑色的幕帐,

报忧不报喜的猫头鹰

将可怕的、丝绸的翅膀

扑打在田间的小路上。

我不再将你呼叫,

你已不在那儿操劳;

我赤着脚继续行走

你已经不再上路。

我沿着荒凉的小路

徒劳地赴约寻找。

你的魂儿不会进入

我敞开的怀抱!

(赵振江 译)

米斯特拉尔在失去恋人最初的10年里,一直沉浸在对失去的爱情和未婚的爱人的怀念中,她不断写着痛楚感人的诗歌,后来这些诗歌汇集成册,于1922年以《绝望》的名字出版。《徒劳的等待》选自这部诗集。

这首诗表达了一种痛苦而绝望的情绪。讲述了一个姑娘苦苦的等待与寻找爱人踪影的故事。尽管当初恋人变心,尽管最后恋人弃世,这注定影响诗人一生一世的爱情叫人怎能忘怀与超拔呢。此刻,诗人多么想抹去蒙在心头的怨恨与辱耻,只留下美好时光。可是一旦走上往日两人流连忘返的旧地,内心又充满了悲哀。这是怎样的一幅晚景啊,“太阳火红、枯萎的罂粟花瓣/已经散落成碎片/细雾濛濛使原野抖颤/我孑然一身与谁为伴!”面对瑟瑟秋风和茫茫夜色,姑娘只有徒劳的呼唤。想当初,恋人弃她而去,她还是一往情深的等待。而今日,恋人永远地走了,一切都变成徒劳的了。等待只是永无归期。此刻,姑娘除了孤独就是悲痛与绝望,“便有千种风情更向何人说”,一腔的感情消匿于茫茫暗夜里。当读到“我忘了/你已听不到我的呼唤!”“忘记了你冰冷僵硬的手/已不会将我找寻”,“我不再将你呼唤……你已经不再上路”时,字里行间流露出的悲哀令人不忍卒读,为之动容。死亡在此时已超出了一般含义,它带给诗人的不仅仅是痛苦绝望,也使诗人获得了一种感情上的永恒感。“我沿着荒凉的小路/徒劳地赴约寻找/你的魂儿不会进入/我敞开的怀抱!”这首凄婉哀怨的诗歌到此结束,奏完了一曲徒劳等待的悲伤之歌。不过,虽则徒劳,却表达了诗人生生死死永远不变的苦爱与思念。

这首诗,具有强烈的抒情风格、感情真挚动人,真不愧其“抒情女王”的美称。一位著名的西班牙文学评论家这样评价米斯特拉尔的诗歌:“她的创作特征具有火山爆发那样的激情和广泛的概括力;灼热的诗句来自那长期经过铸锻、激情迸发的熔炉——心田,也是从那经久不熄的思想烈焰中陶冶出来的。”这首诗情景交融,景为情设,借景抒情,景物描绘几近白描,烘托诗人孤独恐惧和绝望的心理。音调婉转,四句一小节,抑扬顿挫,富于跳动和韵律。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2-03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hige/waiguoaiqing/38332.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