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弃的女人

〔智利〕 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

现在我要熟悉

辛酸的境界,

我要忘却你的爱,

它曾是我唯一的语言,

正如河流想忘怀

河床,流水和两岸。

你没有教我遗忘的本领,

为什么给了我珍贵的感情?

一切对我都多余,包括我自己,

没有节日,又何必穿上节日的衣裳?

天哪,从第一天起,

我的生命就没有必要!

奶娘没有教我字句,

我现在从头学起。

“剥夺”,“空虚”,“生命的终了”,

诸如此类的字句

尽管在我嘴里扭绕,

象毒蛇般的啮咬,

我却说个没完,翻来覆去,

象疯子似的叨唠。

亲爱的,我正当生命的盛年,

却要告别人间,

我要剖开我的脉管和胸膛,

掏出红石榴般的腑脏,

我要敲碎骨头的桃花心木,

因为我对你的爱已经入骨。

我焚烧我们共有的一切:

宽厚的外墙,高大的房梁,

我一扇又一扇地掏毁

你打开的十二扇门扉,

我一斧又一斧地劈烂

贮存欢乐的水槽。

我要把昨天打下的粮食

泼得满地狼藉,

让皮囊里的葡萄酒白白流淌,

我要释放笼中的鸟雀;

象损毁我自己的身体那样,

把棚舍的架子拆光,

让断垣残壁,灰烬瓦砾,

把我深深埋葬。

多么痛苦,多么残忍,

这些美好的东西多么可惜!

它们不愿毁灭,却呻吟着死去,

绽开了活蹦乱跳的腑脏。

木头似乎也解人意,在窃窃私语,

葡萄酒探出头在观望,

飞向天空的鸟雀

像雾霭般笨拙张皇。

刮风吧,让我的屋子

烧得此油松林更旺;

让顶楼和磨坊

东倒西歪,熊熊燃烧。

让我的黑夜,在火中煎熬的黑夜,

赶在天亮之前快快结束!

(雷怡 译)

这首诗选自诗人晚年的一本诗集《葡萄压榨机》,此时的诗人早已挣脱了个人悲痛的枷锁,思想境界更高了,她对祖国,拉丁美州大陆,对人民倾注着无限的感情。在后期的诗作中,她也时而描写自己的经历,但过去至深的苦痛感对诗人来讲似乎已经陌生了、淡化了,这主要是因为晚年的诗人心胸宽阔了,感情也更博大了。

诗的题目“被遗弃的女人”是指过去的自己,对现在的她来讲,要重新回到过去,甚至需要一个“熟悉”的过程。这首诗就是从现在的角度讲了一个被爱情遗弃女人的故事,虽则讲的是自己当年的感受,但更多地掺杂了诗人晚年的思想情绪。这首诗表现出的主题就是毁灭和忘却。

诗歌一开始就开宗明义,“我要忘记你的爱”,虽然这种忘却比河流忘却河床和两岸还要困难。遥想当年被情人遗弃,感到心灰意冷,“一切对我都多余,包括我自己”,深刻体味和咀嚼着“剥夺”、“空虚”、“生命的终了”,诗人毫不避讳自己当年绝望心理和死亡的欲念,真实抒发了当初想与这个世界同归于尽的决心。接下来出现了诗人其它诗歌里常常出现的死亡旋律,用具体的细节加以强调,“我”要剖开我的胸膛,“掏出红石榴般的心脏”,要“敲碎骨头”,因为“爱已经入骨”。在米斯特拉尔笔下,死亡被描绘的如此具体,令人心灵颤抖不已。 为了彻底“忘却你的爱”,将“我们共有的一切”焚烧毁掉,诗人抛出一长串意象,“外墙”,“房梁”,“门扉”,“水槽”,“粮食”,“葡萄酒”,“笼中的鸟雀”等等,这些包含爱和思念的象征物,“这些美好的东西”,在诗人巨大痛苦的重压下,成了“断垣残壁”,“灰烬瓦砾”。毁灭是残忍的,忘却是痛苦的,然而没有毁灭,将是双倍的,绵绵无期的痛苦。最后诗人发出呼唤“刮风吧”,让这一切熊熊燃烧,“让我的黑夜”象征着被不幸和痛苦煎熬的日子,“快快结束”。

晚年的诗人回想着生命中唯一的一次沉重的爱,对着那个在无尽的黑夜挣扎着的年轻的灵魂——那个被遗弃的女人,发出求救的呼喊,让所有的不幸“赶在天亮之前快快结束”吧!这是两个自我在交流,强大的成熟的自我对那个弱小的孤立无援的自我的理解、怜悯和同情,毁灭和忘却是同旧日决裂。从这个意义上说,这首诗也暗合着“新生”的含义。

这首诗构思独特,以现在时态写过去发生的事,角度新颖。偶有象征却不晦涩,音调铿锵,语言具有穿透力,包含了深刻的寓意。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2-03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shige/waiguoaiqing/38336.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