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游·剑门道中遇微雨

2019-05-14 可可诗词网-古代诗歌精选 https://www.kekeshici.com

陆游

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

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

请先体会这首小诗后二句的境界:“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如果你闭上眼睛,你会看到,在古老的山道上,一个人在微微细雨中骑驴独走。路,是静静的,原野,也是静静的,只有小雨淅淅沥沥,只有驴儿踏在路上有节奏的音响。你会感到,一切都充满诗意:山野的景象、洒在面颊上的雨滴,伴着人生的感慨,一齐交织在心的图画里。你的心痒痒地,想要作诗,你觉得你是真正的诗人,你的命运决定了你必定要作一名诗人。你看,大诗人李白、杜甫、李贺、贾岛都有骑驴赋诗的传说,晚唐诗人贯休从杭州骑驴入蜀,曾有“千水千山得得来”的名句,现在你自己也骑着驴奔波,而且是入蜀——宋人都认为杜甫和黄庭坚入蜀以后,诗歌创作就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然而,这只是你诗意的感觉,是你带有自身生活体验的理解。事实上,这只是陆游写作此诗的一部分内容。对于陆游来说,作一名诗人并不是他的主要理想,他的主要追求是“王师北定”、九州大同,他向往的生活是“楼台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是“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然而,陆游终于只成为大诗人,而政治理想却屡遭破灭。

此诗写于南宋孝宗乾道八年(1172)冬。在此之前,陆游一直在南郑,在四川宣抚使王炎幕中,参预军机要事。同年九月,王炎调回临安,由虞允文接替积极北进、力图恢复的将领王炎,陆游也被调回成都,他感到自己的政治理想又一次破灭了。

在这一背景下再去理解诗人的这一首小诗,也许会有更深一层的体会:一方面,诗人的天性毕竟是诗人,所以,虽然长期奔走、衣服上沾满了征尘,夹杂着浇愁狂饮的酒痕,但美丽的大自然仍然使诗人感觉到审美的愉悦:“远游无处不消魂”。另一方面,诗人的终生追求毕竟是国家的事业。这样来看,“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就满含辛酸与惆怅了。

今日更新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