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陵弦·妒梦

        (旦上)
        【青玉案】茫茫情绪无交代,填不满忧愁海。一院秋声风树外,断蛩吟瘦,栖鸟啼坏,听得人无奈。
        【梁州新郎】 凉生罗袜,香松裙带,总是秋风无赖。所思不见,黄昏立断苍苔。为问天公何意,担着离愁,各处寻人派。眉梢才放下,上心来,缭绕蚕丝解不开。(欠伸介) 我神疲倦,心伤坏,问秋魂可有车儿载?只索向梦中待。
        (伏几睡介,内一更,净卓王孙上) (旦泣跪介) 阿呀,爹爹,念女儿呵!
        【鱼灯儿】不能彀桑榆慰,笑语追陪;不能彀椿萱侍,杖履安排;不能彀蘼芜采,青山去来。我的爹爹呀,尚兀是当亲生看待,把孩儿放在心怀。
        (净曳旦起介) 女儿不要伤悲,你官人在书房中,等你弹琴哩,我去也。(下) (旦) 噢,原来长卿已回来了。我好喜也。(行介)
        【前腔】 只道是小桃花凄守天台,只道是冷秋云不出阳台,只道是紫燕分开两股钗。怎晓得那人已在,还恐怕乍相逢悲喜交来。
        (内二更介) (旦) 这里已是书房了。(作窥介) (内生小旦作笑声介)(旦) 呀,明明看见长卿拥着个少年女子,在那边饮酒,好生奇怪也。
        【锦渔灯】那一个软勾搭,脸温存,紧靠着袍襟衣带。这一个醉惺忪,眼迷离,紧凑着粉颈香腮。难道他别有春风豆蔻胎?连一点假羞儿不害?这可也费疑猜。
        (生携小旦手同上) 小娘子,我们看月去来。(开门见旦介) 你是何人?在这里叨叨絮絮! (旦) 哎哟,长卿,你难道不认得我了么?念我与你呵,
        【锦上花】相思树一处栽,双飞雁一字排。为甚的,今朝另醉合欢杯?一会儿言语淡,情意乖,抛故剑,买新钗。须知道糟糠妻不下堂,来问你可应该?
        (生) 我已聘了这茂陵女子为妾,与你有甚瓜葛?这些话说与谁听?(旦寻思介) 你看他一些儿不理,莫非不是长卿么?是呀,长卿宦游在外,尚未回家,敢是在此做梦? (生执小旦手缠绵介) 小娘子,和你睡觉去,他做他的梦,我们去做我们的梦罢。(旦牵衣哭介) 这些话教我全然不懂,到底是怎么来呀?
        【锦中拍】可恨你铁石肠没些儿挽回,假装个痴呆。只看着新妇面,当做了春风图画。全不顾旧人眉,瘦损了秋山烟黛。问郎心恁坏,奴身甚歪,便容你妻停娶再,也未可把前情扫开。难道是燕去鸿来,桃僵李代,为甚么强支吾全不睬?
        (内金鼓喧介) (杂扮乱兵上,冲生小旦下) (旦) 吓杀我也,呀,你看长卿和那女子竟自去了。
        【锦后拍】他拥着俊罗敷强和谐,那晓得使君自有旧荆钗。这缠绵媚态,这缠绵媚态,果然是后妇儿更比从前恩爱,我年年空上望夫台。可恨那女子,你将来到了色衰爱弛的地位呵,只怕他情意改,也要当文君看待。到那时,把葫芦依样画将来。
        (内三更,旦仍伏几作哭醒介) 嗳哟,相如,你好狠! (呆介) 原来是一场大梦,作弄得人好苦恼也!
        【北骂玉郎带上小楼】我一缕惊魂那处回?这就里无人晓,自去猜。只见那,花阴和月上莓苔,促寒娘啼冷空阶。咳,梦神阿梦神,你既要我做梦,也该送一好梦来。何苦教人受这些惊惶呀! 泪珠儿暗揩,泪珠儿暗揩,被这小瞢腾搅乱情怀。我想长卿去后,久无消息,莫非真有两意,故得此兆么?问温郎镜台,问温郎镜台,可真个明珠另买?可真个蛾眉新载?若非是把桃根江上移栽,把桃根江上移栽,却怎的鸳鸯魂魄,做蝴蝶飞来?长卿呵,你若做狠秋胡,重兜搭别处金钗;何苦教病秋娘,强留下这无聊粉黛?
        (贴上) 小姐,夜深了,怎不安寝?(旦) 我在这里做梦。
        【尾声】 只觉得可真可假难明白,细寻思总多挂碍。我和你归向空房去,从头将梦解。(同下)

        当司马相如拟想着陈皇后的心思,代陈皇后向汉武帝倾诉幽怨的时候,卓文君却因相如音信渐稀而闷闷不乐。一日她梦见了相如,却发现他移情别恋,伤感不已。《妒梦》 一出写的就是卓文君入梦的情形。
        【青玉案】、【梁州新郎】 两曲卓文君叙说独居幽闺的苦闷情绪,舞台上的卓文君无情无绪,孤独地徘徊。放眼望去,满目深秋凄清苍凉的景色,触动了她郁积内心深处的愁怀。秋风落叶,寒蝉凄切,栖乌悲啼,这满耳秋声,让人无奈,又倍增伤感。已是黄昏,她独自立在满是秋露的苍苔,任秋风撩起衣裙,凉意袭上罗袜。她极目远眺,却不见爱人踪影,极力排遣,离愁却无计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像缠绕的蚕丝,解不开,挣不脱。这样的离愁怨苦,太动人心神,伤人情怀,怕只怕幽魂离索,无人收埋,所以卓文君想,干脆躲入梦中,让沉睡忘怀一切烦恼吧! 这两曲点出入梦缘由,很自然地过渡到以下的梦中情节。
        【鱼灯儿】 以下六支唱曲写卓文君入梦情形。文君伏几而眠,幻梦中看见父亲卓王孙进来。这是文君私奔以后第一次 “见” 父亲,面对父亲的关切与思念,文君羞愧不已,她想,自己为一己之情离家私奔,不能欢声笑语追陪,不能左右服侍安排,告慰父母晚年。可眼下被夫君遗忘,却只有父母牵挂于心。悔恨与怨恨一齐涌上心头。这支曲子把文君由于相如冷落而产生的失落之感,通过和父亲的梦中相见,委婉曲折地抒发了出来。父亲当然理解女儿的心思,他劝文君不要伤悲,并告诉文君相如早就回来了,卓文君一下子变得欣喜万分,第二支 【鱼灯儿】 曲子抒发了她喜出望外的心情。她唱道,原以为自己像刘晨、阮肇撇下的仙女凄守天台山中,巫山神女到不了阳台与爱人相会,与心上人紫燕分飞如钗分两股,不曾想爱人就在眼前。悲喜交集中更多的是喜不自禁。这段唱词为下面感情突转作了铺垫,大喜而大悲,欲抑而先扬。
        卓文君兴冲冲奔到书房,想不到却看见司马相如与一美貌女子欢会的场面: 两人旁若无人地相依相偎,百般温存,醉眼朦胧,风情万种。【锦渔灯】 曲抒发了文君乍惊乍疑、不敢相信又不能不信、费心猜量的复杂情绪,是出乎意料时的诧异,也是很符合梦中情形的描写。司马相如当面不认,惹恼了文君,【锦上花】 曲中,她指斥相如,抒发出一腔幽怨。想当初两人心心相印似双飞雁,没曾想眼下他却另觅新欢,言语冷落,情意背弃,忘记了糟糠之妻! 面对文君的责难,司马相如不理不睬,只说已聘茂陵女为妾,一味和年少女缠绵。文君百思不得其解,她怀疑所见不是相如,又以为在梦幻之中。梦中说梦,乃为奇笔,一方面写出文君疑惑,另一方面也表现了她强自排解的情绪。【锦中拍】 曲,卓文君痛斥负心郎铁石心肠,只为贪新人春风满面,不顾过去恩爱,哪管旧人憔悴瘦损,停妻再娶,却假装痴呆,支支吾吾,不理不睬。这支曲实际上是文君素日深埋于心底的担忧猜疑,借梦境一下子宣泄出来。
        忽然金鼓齐鸣,乱兵杀来,相如和茂陵女自顾自地逃生而去,只撇下文君一人,她在 【锦后拍】 曲中抒发了愤恨而又酸楚的情绪。她斥责司马相如空撇下荆钗妻,却和新欢作出许多缠绵媚态,辜负了自己的痴心守望。又转而想自己无辜被弃,那么那女子也会有年老色衰的一天,她必然遭到和自己一样的命运。怅恨之中包含着许多无奈。梦幻中司马相如的薄情,激起了卓文君对社会中男女不平等现象的不满:男性任意妄为,喜新厌旧; 女性遭人遗弃,不能把握自己命运。愤恨、失望、悲伤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它已不单单是卓文君对个人不幸的感伤,而转向对当时社会中妇女普遍命运的思索。
        已是夜半三更,卓文君伏几痛哭,从梦中醒来。【北骂玉郎带上小楼】 曲抒写卓文君梦醒后矛盾痛苦的心情。一场惊梦,幽魂难觅。只见花阴寂寂,清冷的月光洒落青苔,凄凉的寒蝉在空阶悲啼。睹物伤情,回想起刚才的惊梦,不由人潸然泪下。她想,相如一去,久无消息,莫不是真如梦中所示,他有了二心,另结了新欢?曲中的明珠、蛾眉、桃根、金钗都是指美貌年少的女子,一连串的发问,极力抒发了文君内心对相如长期不归的疑虑猜想和由惊梦引起的忧虑伤感。她甚至把相如直接比作长久不归认不出妻子而调戏了妻子的秋胡,把自己比作已年老色衰遭人遗弃的秋娘。【尾声】 中卓文君依然感觉着真真假假难辨难明,思忖着又有诸多疑惑,只好劝自己慢慢儿去解,慢慢儿去猜。《妒梦》 结束了,可是文君的思恋、担忧、疑虑、忧伤却依然萦绕在心头。
        未形猜妒情犹浅。情真而妒,妒而生梦,梦境虚幻,却情真一片,百转千回。可笑而又可叹,是文君的痴心,也是天下女子的痴心。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5-24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gushiwenshangxi/juqu/105086.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