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女花·觞叙

        (生旦携手,侍女满汉装随行上) (旦)
        【北中吕·粉蝶儿】 帘幕秋凉,画眉痕,旧时宫样。倩寒波,替照新妆。病丰神,愁影子,镜中摇飏。步转衣香,恁西风,吹来鬓上。
        【南泣颜回】 提起便心伤,十六年中苦况。勘除梦幻,早拼祝发空王。恁蚕丝未尽寿阳梅,再现优昙相。溯前情异样酸辛,(掩泪介) 到今朝才能依傍。
        (生为旦拭泪介) (丑侍女送酒) (生旦并坐对饮介) (生) 公主!
        【北石榴花】可怜你袅亭亭宽透玉罗裳,镇日价珠泪洗红妆。俺与你银尊同泛碧霞觞。良辰有限,暂解回肠。况且你一副瘦身裁,怎能担得愁千样?花前酒后,要寻欢畅。(照杯介) 虽则是变沧桑,虽则是变沧桑,风和月仍无恙。权抵做旧时歌舞北花房。(旦) 想起那甲申之变,兀的不心痛欲碎也呵。
        【南泣颜回】 那时杀气满陈仓,帝后残尸血葬。香消半臂,痴魂同见高皇。死灰未冷,苦韶华,偏要阎罗赏。愧西门杀贼秦休,趁东风来嫁周郎。
        (生起立作势唱介)
        【北斗鹌鹑】猛想起闹纷纷蚁溃蜂屯,闹纷纷蚁溃蜂屯,乱攘攘狐群鼠党。不能做烈轰轰柴绍提军,气昂昂淮阴拜将。只看着紫燕黄鹂泣上阳,累了你花一朵受风霜。到今日呵,刚落得恨悠悠精卫烦冤,恨悠悠精卫烦冤,苦凄凄姮娥小像。(旦)记那日呵!
        【南扑灯蛾】血盈盈胭脂染绣袍,梦沈沈丝灵透罗幌。云漠漠夜台随风去,雨绵绵落花催葬。(生插白) 可有药饵医治? (旦)远迢迢兔儿药臼,冷清清月魄堕微茫。(生)后来如何苏醒? (旦) 闪摇摇慈悲一现,惜惺惺,把旃檀烧做返魂香。(生携旦缓步介)
        【北上小楼】呀,你看那芙蕖底文鸳两,梧桐底么凤双。俺与你下了香阶,扶上红桥,绕转回廊,看着你态倦眉颦,看着你态倦眉颦,鬟寒肩瘦难胜偎傍,只好做天仙供养。(内作风声,旦怯颤,侍女扶介) (旦)妾病矣。
        【南扑灯蛾】 闷闷的无聊感伤,忽忽的无端惆怅。萧萧的秋影凉,恹恹的春梦长。当不起淅淅飒飒,惊风儿送响。(生插白) 可要安寝否?(旦) 眼睁睁无须睡乡。(生)难道有些醉了么? (旦) 事了了醒透肝肠,事了了醒透肝肠。只觉得酸酸楚楚,难言病样。瑟瑟的残魂,恐逐杜兰香。
        (生扶旦行介)
        【南尾声】好夫妻半载相依傍。(旦)素女秋寒不耐霜。(生)还望那梦里瞿昙,替他除病障。

        吴梅评论黄燮清的戏曲作品说: “倚晴楼六种 (按: 指倚晴楼七种曲中的六种传奇),韵珊诸作,《帝女花》、《桃溪雪》 为佳,《茂陵弦》次之,《居官鉴》最下,此正天下之公论也。” ( 《吴梅戏曲论文集》 184页)
        《帝女花》作于道光十二年(1832),取材于明末清初史实,并加以虚构。所谓帝女花,即明崇祯皇帝的女儿坤兴公主,名叫徽娖,许嫁给太仆公子周世显,官驸马都尉。此剧写李自成起义军由居庸关进兵,攻入北京,崇祯皇帝在自尽前逼周皇后自缢,又持剑砍杀坤兴公主,因手软只砍伤她的右臂。周皇后之兄周钟把公主救起,抬回府中,伤愈后在北京彰义门外维摩庵中带发修行。清朝占据北京后,公主上表请求削发为尼,清廷不准公主削发,派人找到驸马周世显,使他们夫妻团圆。后来公主因病早逝,葬于彰义门外,谥号为长平,后世称她长平公主; 又因她是崇祯皇帝的长女,又称长公主。此剧情节多据史实,但写公主和驸马原为天界散花天女和侍香金童转世,死后皆重归天界,则落入蒋士铨、沈起凤等人的作品的俗套。由于此剧涉及明清之际重大历史事件,而且曲文佳美,因此撰成后流传甚广,孙恩保在《桃溪雪》剧前的题词中特别提到 《帝女花》 剧 “日本人咸购诵之”,可见它传播之远。
        杨恩寿 《词余丛话》卷二论及 《帝女花》,把它和董榕的 《芝龛记》 相比,认为 《芝龛记》 中有《感徽》一出写崇祯皇帝的长公主,但 “不甚周备”,而黄燮清的《帝女花》专写长公主事迹,“本末较详,词笔逼近藏园 (蒋士铨),非《芝龛》可同日语也”。又说: “长平忧患余生,虽沐殊恩,重谐佳偶,而桥陵弓剑,故国河山,触目兴悲,自多苦语。余爱写长平处,愈热闹,愈凄凉,瑟柱琴弦,但觉商音满指。” 他特别录出剧中第十五出 《觞叙》 中的 【粉蝶儿】、【泣颜回】 (2支)、 【扑灯蛾】 (2支) 共5支曲子的全文。杨恩寿如此赞赏《帝女花》,足见此剧感人之深。因此,本书特选出 《觞叙》 一出的几段曲词,略加赏析。
        《觞叙》 是写入清之后、长公主和周世显乱后重逢并结为夫妻、二人在府中饮酒叙话的一场戏。一开始,生旦携手登场时有侍女身着满汉两种服装随行侍候,可见此时已经改朝换代,他们已不是明朝的公主和驸马,而是清朝的臣民了。交代这一层意思,已给读者一种沉重的沧桑之感。公主所唱【粉蝶儿】 一曲,点出眼前的季节是秋天,凉气入幕,西风萧瑟,公主的梳妆打扮还是明朝宫廷式样,但她在经历了国破家亡的乱离之后,精神受到强烈的刺激,身体也变得衰弱,加上患病和忧愁,更显面容消瘦,心力疲惫,面对秋光,倍觉凄苦。当周世显说起二人在劫难过后得沐新朝隆恩,终成眷属,这也算是不幸中之万幸,值得欣慰的了。但是,公主在痛定思痛之时,终究难以消除噩梦的阴影,不由得百感交集。她唱的 【南泣颜回】 一曲就表现了这样的心情。回想起自己十六年来的经历,生在帝王之家,又逢亡国之世,种种辛酸,一言难尽。早已打算削发为尼,遁迹空门,却难以做到。如今虽然夫妻团圆相守,但思前想后,毕竟难止伤心之泪。
        此时,能够抚慰公主身心创伤的人只有周世显了。他为公主拭泪,又让侍女安排酒席,与公主一同饮酒谈心。【北石榴花】 一曲是周世显所唱。他看到公主病体支离,泪痕不干,甚觉可怜,他要与公主一同饮酒,以酒暂解闷怀。同时他以言语劝慰,让她排遣愁绪,放宽心胸。他主动和公主碰杯,调和气氛,欲以此引逗起公主欢乐的情绪。但是,任凭周世显百般解劝,公主的忧愁一直无法消除,尤其是她想到甲申国变时父皇举剑杀她的那一幕情景,仍然心痛欲碎。她唱的第二支 【南泣颜回】 曲子,又情不自禁地叙起当时的可怕场面。起义军就要进城,皇宫内外杀气腾腾,父皇和母后都已殒命,自己仅存断臂苟延残喘。她恨自己不能像东汉时燕王妻秦女休那样在闹市杀人为宗亲报仇,现在还苟活于世嫁为周郎之妻真感到羞愧。
        公主的这番言词,激起周世显的男儿气概。他唱出 【北斗鹌鹑】 一曲,倾吐胸中蕴含的愤激。在明朝末年天下大乱、群雄并起而明朝大厦将倾、无木可支的时候,自己身为男子也没有轰轰烈烈地干一番事业,既不能像唐高祖李渊的驸马柴绍那样统兵立功,也不能像汉高祖刘邦的大将韩信那样拜将封侯,如今却让妻子悲悲戚戚、怨恨不已,自己也太无能了。周世显的自责之词,也在情理之中,对于缓解公主的情绪或许产生一定的作用。因此,当周世显再向公主劝饮时,公主以不胜杯杓而推辞了。
        于是,周世显让侍女撤去酒肴,他与公主携手散步,观赏庭院中秋色。这时,周世显看到公主断臂处的红色斑痕,不由得心疼起来。公主唱出 【南扑灯蛾】 一曲,又回忆起她断臂之后的种种苦楚。当时她左臂被砍伤,血染绣衣,疼痛昏迷,不省人事,就像是被狂风暴雨摧折的残花,几乎就要凋谢了。周世显问起求医救治的情形,公主对当时如何用药、如何包扎茫然不知,只是到苏醒之后才意识到已成残废的可怕而可悲的现实。周世显感慨万分,他对公主说,既然大难不死,又得夫妻重聚,可见两人的姻缘是前生注定、天意促成的,因而是值得珍重的。他唱出 【北上小楼】 一曲,把同公主的结合比做鸳鸯同宿、凤凰于飞,如今相依为命,但愿地久天长。他要用真挚而忠诚的爱心,尽力去熨贴公主旧日心灵的伤痕。
        但是,公主的身心创伤实在太深重了。这是历史的、家世的、命运的多重因素加于一个柔弱女子的创伤,是永远不可能消除的。夜风吹来,秋寒侵骨,公主直打冷颤,自感疾病又生。她唱的第二支 【南扑灯蛾】 曲子就表达了她此时痛苦的感受。闷闷的感伤,忽忽的惆怅,恹恹的梦境,飒飒的风声,楚楚的病态,瑟瑟的残魂,这一连串的意象,也似乎是一连串的幻觉。她精神迷乱,恍然若失,但那滴血的往事却历历如在眼前,拂之不去,自己虚弱至极的病体,已不可承载那巨大的悲伤了。周世显见公主这般模样,十分怜悯,又十分无奈。只好扶她回房安寝。【南尾声】 一曲,是此出结束时二人轮唱。周世显说起夫妻结合刚刚半年,但公主却心病与身病交加,狼狈不堪,他只有寄希望于佛祖保佑了。
        以上所选本出的数支曲子,极力刻画长公主对于往事的惨痛记忆和她病体的虚弱,令读者掩卷遐思,感慨不已。这样的描写也是为后面的情节造势。此后,周世显请医士崔名显给公主治病,崔名显说“伤心病难医”,不久公主就病重而死。《觞叙》 一出在公主所唱第二支 【南扑灯蛾】 处有眉批云: “病源尽此数语,难言之恙,扁鹊望而却步,何况庸医?” 可见,作者在此出中已表现出公主的伤病确是不治之症。医士无方,佛祖不灵,公主只有以死结局。大明朝最后一位皇帝的大女儿未直接死于父皇之手,实际上也是死于父皇给她造成的劫难,这是她个人的悲剧,也是历史的悲剧。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5-24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gushiwenshangxi/juqu/105088.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