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子

城西见杨柳

 

西风添旅感,寻秋去,信步出胥关。看夹道垂杨,悄无生意,丝多仍扰,絮去无还。空移得,章台千万树,毕竟托根难。暗蘸飞尘,乱牵衰草,不知摇落,尚赌眉湾。

凉蝉凄如语,道金销翠减,愁绪难删。从此流莺情薄,系马游阑,只瘦蝶怜伊,奈何频唤,离筵送客,攀折更番。莫把当初眉样,做与人看。

 

黄摩西夙负才志,欲有所作为,却一生困顿,雄心不展。中岁到苏州当时的东吴大学任教,疾患侵身,情怀抑郁。在这样的心绪下即目秋序杨柳,自然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正如题目所示,全词以“杨柳”为观照中心,蕴思遣情,左旋右抽,着意澜翻,寄托了自己幽渺凄孤,意冷心灰的无限感伤。

“西风添旅感,寻秋去,信步出胥关”,起笔三句点出时序,扣题目“城西”,规定全词的基调,为正面切入“杨柳”作了铺垫。作者家在常熟,任教苏州,两地路途虽不遥远,但毕竟也是它乡之客,所以,当西风飒飒而起,便顿时增添了羁旅异地的孤独感受,因而要去“寻秋”,信步走出苏州城西的“胥门”。在自然节候里,人们历来以寻春表示对生命的追求,而将万木摇落的秋天象征生命的枯萎,作者刻意标明要去“寻秋”,显然表现了一种对生命落寞失意的情怀,实际上是作者要到自然中去进行自我体认。所以,下面对“杨柳”的描写,都以“寻秋”的基调而展开,以“杨柳”为中心寻找“秋”的认同点。接下“看”字领起四句,具体落实“寻秋”的结果,切入题目“杨柳”。“夹道垂杨,悄无生意”写杨柳的总体状态; “丝多仍扰,絮去无还”又是“悄无生意”的具体化。两句是说,杨柳树的枝条虽然繁密,但却杂乱纷扰,春天生气勃勃地吐出的柳絮,更早已荡然无存,这都是在突出秋天杨柳的生命衰飒。“空移得,章台千万树,毕竟托根难”,这三句抒写所见杨柳引发的感触。“章台千万树”用“章台柳”典故。“章台”为唐代长安城一条路的名称,“柳”为住在这条路上的妓女柳氏。据《异闻录》载,韩翃将柳氏妇置郡下,三年不迓,寄以诗曰: “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这里作者借以说明杨柳根茎浅薄,故尔生命力不强,关合首句“旅感”。下面“暗蘸飞尘,乱牵衰草,不知摇落,尚赌眉湾”四句又逆接“看”字,继写“夹道垂杨”状态。枝条上覆盖着荡起的尘土,零乱地挂扯着枯草的茎叶,“暗蘸”,“乱牵”反被动为主动,因此说它们不但不知道将“飞尘”、“衰草”抖落下来,而且还在那里卖弄弯弯柳叶。杨柳本处于没落状态,却不自省,尚在枉自多情,联系作者身世与现实处境,显然有苦涩的自我讥嘲意味。

上片写杨柳均从正面着笔,道其秋的意志。下片从不同侧面状其冷落萧条。“凉蝉凄如语,道金销翠减,愁绪难删”,树上的秋蝉鸣叫声凄凉如沙沙雨声,它们倾诉些什么呢?原来是感伤于秋风销蚀,绿叶褪色,而泣诉无尽的愁苦心情。这是以蝉写柳。“从此流莺情薄,系马游阑”,由于“金销翠减”,所以前先藏身柳叶中的黄莺鸟也不再依恋柳枝而它迁; 游客们过去纷纷把马拴在柳边的游兴,也都阑珊。这都是写杨柳受到的冷落。“只瘦蝶怜伊,奈何频唤”,只有瘦弱的蝴蝶还对杨柳有些怜惜,但对它的频频召唤也无可奈何,这就更增添了杨柳的凄楚状态。然而,更为惨目心伤的,不仅是众叛亲离、无人知赏的冷落,还有粗暴的摧残:“离筵送客,攀折更番。”人们华筵之后,轮番折柳送别,可以想见,等待它的该是如何零落凋伤的运命。杨柳的凄惨状态深深地触动了作者的境遇,所以最后发出劝诫: “莫把当初眉样,做与人看。” “当初眉样”,指春时柳叶妩媚如眉的样子。要杨柳自识、自省、自爱,实际上也是作者的自诫,寓含着对生命事业深深的失望。一结低婉中透出凄绝。

这首词在自己的处境心绪和杨柳之间,以悲秋为契合点,将人生感慨打并入自然对象,又在自然对象身上映照自己。全词紧扣秋序杨柳特征,笔触细腻,意绪深微,思致幽婉,极尽盘旋跌宕之能事,正如张鸿所言:“如游丝之袅于长空,不知所住,而亦无所 住”。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7-20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niandaishici/jinyuanmingqing/235654.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