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东去

吊广州死难七十二烈士

 

歼良胡酷,刹那成宿草,痛哉英物! 风马云车来 往处,磷火宵飞石壁。碧血殷山,赤虹贯日,白 骨皑皑雪。九京游想,鬼雄还是人杰。

回忆 电掣雷轰,犁庭扫穴,叱咤喑呜发。大纛高牙空 眼底,拉朽摧枯齐灭。天妒奇功,问天不语,怒 指冲冠发。毋忘在莒,年年记取今月。

 

清宣统三年(1911) 三月廿九 日,同盟会在广州发动武装起义,进 攻两广总督署等军政机关,不幸血战 失败。喻培伦、林时爽、方声洞等百 余人壮烈牺牲。经同盟会会员潘达微 等冒死收殓,得尸七十二具,葬于今广 州先烈路黄花岗,史称“黄花岗七十 二烈士”。本篇痛悼烈士,表达对他 们的崇敬之情。

“歼良胡酷,刹那成宿草,痛哉 英物! ”良,好人。胡,为什么。宿 草,隔年的草。《礼记·檀弓上》: “朋友之墓,有宿草而不哭焉。”后 因用为悼念朋友之词。此代指坟墓。 三句说: 为什么要残酷地歼灭这些好 人?他们刹那间成了墓中之鬼——我 为他们悲痛啊,英雄人物!首句反问, 饱蕴对烈士的爱、对清廷的恨。二、 三句以极其强烈的感叹语气,表达对 死难者的哀悼和崇敬。“风马” 二 句,写夜间墓地景象,暗示英灵不 死,字字饱含作者的哀悼之情。风马 云车,指鬼神驾驶的车马。“碧血殷 山,赤虹贯日,白骨皑皑雪”——烈 士的鲜血将青山染成了赤黑色,这里 埋葬着他们如雪的皑皑白骨,他们浩 气冲霄,有如赤虹贯日。“赤虹”句 化用成语“白虹贯日”。三句写烈士 牺牲之壮烈和精神的伟大。除“贯” 字外,字字皆有强烈的色彩,正好表 达对死者的赞颂之情,同时通过强烈 的视觉效果,加强句子的艺术感染 力。“九京游想,鬼雄还是人杰。” 九京,或作“九原”,春秋时晋卿大 夫的墓地。后用以泛指墓地。游想, 集中精神,反复思考。两句由前三句 推出,是上片的总结。“人杰”引起 下片。

“回忆电掣雷轰,犁庭扫穴,叱 咤喑呜发”。几句以“回忆”宕开,由 上片对烈士的哀悼,转而对他们生前 “奇功”的追述。电掣雷轰,形容声 势凌厉迅猛。“犁庭”句是成语,谓 彻底摧毁敌人巢穴。叱咤喑呜,吼喝 之声。三句,一以雷电喻其势,一用 “犁庭扫穴”写其威,一从声音状其 怒。“大纛”二句谓不把仪仗威严的 两广总督衙门放在眼里,如摧枯拉朽, 将敌一举歼灭。高牙大纛(dú读), 为大将之牙旗,亦泛指居高位者的仪 仗。拉朽摧枯(即“摧枯拉朽” ), 亦是成语。“天妒”三句,悲愤之情 喷涌而出,结构上与全词首句呼应。 “怒指”句由成语“怒发冲冠” 化 出。以上皆就“人杰”生发。结拍谓 不要忘记挫折,要记住这个惨痛的日 子。莒(jǔ 举),春秋国名。齐桓 公姜小白未为齐君时避难于此。“在 莒”,指受过的困难挫折。

本篇笔力雄劲,格调悲壮,感情 强烈。作者善于采用或化用成语以表 达感情,突出中心。全词由“痛”而 颂,而“忆”,而“怒”,最后用 “毋忘”、“记取”以警世人,而悲 愤之情则流贯始终。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7-20
文章来源: 可可诗词网  https://www.kekeshici.com/
原文地址:https://www.kekeshici.com/niandaishici/jinyuanmingqing/235652.html,转载请保留。

Copyright © 2002-2017 可可诗词网 版权所有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津ICP备16003523号-4
友情链接:食功效